• 確認
  • .
2019/02/05 | 精選書摘
《穿越吧吉祥話》:萬用百搭款,婚喪喜慶加上「萬年」總沒錯
看到萬年,古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時間,想到時間馬上聯想到壽命,因此早在西周初期就有「萬年壽考(古代考.老相通)」的說法。可想而知,當然是希望能夠有長久的歲數可以愛你一萬年。
2019/02/05 | 精選書摘
《穿越吧吉祥話》:「綽綰」祝你難老,西周男性貴族也想青春永駐
綜合前面「寬緩」的說法,「綽綰」應當是祈求無情上蒼多贈些時間,讓匆匆歲月饒過自己,最好可以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都不會老。對男性貴族來說,大概就是永遠保持熟男大叔的帥氣姿態,不要「一朝臥病無人識,三春行樂在誰邊」?
張大春 X 莫言:繁體字是正體字,還是另一種簡體字?
這本《見字如來》雖為解字之文,但讀起來卻又有些小說的快感。問起解字與寫小說的界限與不同,張大春卻談起了相同之處。寫小說的時候,他會讓自己的想像力張揚一點,寫散文的時候,有時也不免想把小說的筆法融進來,但是,關於文字這個事情,不能創造它的來歷。兩者是有相似性的。
2018/11/22 | 精選書摘
《龔鵬程述學》:反省白話文運動之作法與觀念,讓語文重新「得體」起來
推動漢字演變發展的動力,看起來是社會,其實是文字本身自然的動能。文字的體系、構造,在面對新時代新事物時,自然會造出新詞來指稱、調整其文法以呼應。而深化文字、刺激其發展、開發其彈性的則是詩詞文賦。
從老歌〈魂縈舊夢〉追溯「制定國語」的往事
即便白光唱「魂 ㄖㄨㄥˊ舊夢」是有所本的,後代的歌迷聽眾還是認為「魂 ㄧㄥˊ舊夢」才對。應該沒有人預料得到,國語的制定,也影響了日後大眾認為流行歌曲的歌詞字音該怎麼唱吧!
2018/04/23 | 芭樂人類學
「重返・田野」:伊能嘉矩與臺灣文化再發現策展後記
如果說,20年前臺大的展覽,主要是恢復伊能嘉矩的手稿與物質文化蒐藏的本來面貌的話,20年後的特展,則是試圖呈現這20年來學界對於伊能嘉矩以及他所代表的殖民地人類學與歷史學研究的反省與討論,以及更重要的是作為被研究者的報導人們的現身、顯影與對話。
2018/03/05 | 讀者投書
語文教師:我反對廢除ㄅㄆㄇㄈ,但贊成學習羅馬拼音
本投書提出另一個兼容並蓄的個人觀點:「反對廢除注音符號但贊成學習羅馬拼音,惟需將多種文字或標音系統之拼讀規律,依序分別安排適當的學習階段和間隔。」
2018/02/16 | 精選書摘
皇太極為何將國號從兵器的「金」改為柔情似水的「清」?
清王朝建立政權之初,曾沿用其直系祖先女真人在西元十二世紀初建立的「金國」名稱,其原因是崇尚武力的風俗與傳統,因為金屬與兵器息息相關。那麼,當清朝的奠基者躊躇滿志、劍指中原的時候,他們怎麼突然變性,選了三點水旁的「清」字為名,由金戈鐵馬變得柔情似水了呢?
2018/01/30 | 安騏
如何突破聽解(2)你的發音基礎打好了嗎?
從漢字、特殊發音和高低音及語氣三方面看突破日語聽解的技巧。
2018/01/30 | 安騏
如何突破聽解(1)——日劇的妙用
日劇所用詞語雖然很淺白,但還是有助學習日語的人突破聽解的困難。
萬葉假名:當多音節的日語遇上漢字表記
相對於全部使用漢字的萬葉假名,音節單純、重複性高的日語或許用平假名及片假名記載才更符合經濟原則,畢竟墨水貴、紙有限,且寫久了手也是會疲累的。
2017/10/15 | 羊正鈺
美國來的「漢字爺爺」散盡千萬,只為了打造免費的線上版「說文解字」
他說,「我希望中國人注意我不是因為我是外國人,而是因為我會分析漢字。」
2017/09/23 | Abby Huang
只要6個印章,就能蓋出所有中文字——2個八年級台灣女孩用設計發揚繁體字
2個女孩說,想要透過印章,推廣繁體中文之美,而透過可以旋轉印章的設計,讓大家可以自己操作字體,蓋出來的字體也會更有溫度。
教育部辭典列通同字引人不滿,但「對的字」又是由誰決定呢?
教育部辭典列通同字,造成許多人不滿,其中包括一些名人也出來說話。當我們欲訂立一套「標準」來框架文字使用時,就很可能會有許多衍生的問題,例如:「以誰為本?」
漢字嚴格來說不是「表意文字」,而是「語素文字」
遊蕩於網路世界,有時會見到一種意見強調漢字的不可取代性。這次我們就以大家普遍聽過的說法-「漢字是表意文字」,來一窺漢字的特色。
2017/07/25 | 安騏
細說假名
其實平假名和片假名都是來自同一個祖先,叫「漢字」,就是被日本借用了的「中國文字」。
2017/06/14 | 精選書摘
中國­的國家本質「宛如一顆洋蔥」,漢字與中文為皮、民族多樣性為莖
了解「中國」一詞真正的由來,不只能幫助看透這個國家的本質,也提供了理解此國與世界(國際社會)之連結問題的重要關鍵。說得明白一點,若將中國­的國家本質比喻成「宛如一顆洋蔥」,倒是相當維妙維肖。
2017/06/12 | 安騏
「放題」如何變成「吃到飽」?
「食べ放題」的營銷模式傳過來香港後,就被簡化成「放題」,雖然缺掉了「食べ」,但約定俗成,大家都已共識這是任食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