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2 | TNL特稿
《怪奇物理的日常大冒險》書評:從愛因斯坦到量子力學,漫畫看懂「近代物理」是什麼?
看完《怪奇物理的日常大冒險》,你對物理可能還是懵懵懂懂,但是對這個習以為常的世界,可以有另一種視野。
2020/07/12 | 方格子vocus
《輝夜姬想讓人告白》:不只是兩個傲嬌互相攻略、打死不告白的故事
觀眾固然可以將《輝夜姬》當成一個兩個傲嬌互相攻略但打死不告白的故事,但OP用簡短幾個畫面再次提醒我們:兩人的地位天差地遠,不論哪一方先告白的確有其難處。
2020/06/28 | 精選書摘
《白衣天使的天堂路》:「醫院評鑑」就是一場眾人賣力演出的表演
大家口中所說的:「你們醫院好厲害耶!」根本就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只要在醫院工作的人,都知道那些完美的數據,全部都是刻意做出來的結果。
2020/06/26 | 精選書摘
《夢想微微疼》:用英文來解數學題的歡樂天堂
號稱「沒人比我衰」的微疼,如何拋開微不幸,成為粉絲爆多的網路知名漫畫家?知名網漫插畫家微疼,想告訴你他成就自己夢想的坎坷歷程。
2020/06/26 | 精選書摘
《夢想微微疼》:我把履歷表設計成「甜心卡」的樣子
號稱「沒人比我衰」的微疼,如何拋開微不幸,成為粉絲爆多的網路知名漫畫家?知名網漫插畫家微疼,想告訴你他成就自己夢想的坎坷歷程。
2020/06/20 | 精選書摘
《怪奇物理的日常大冒險》:人類首度證實自己能逃脫時間的牢籠
法國Dunod出版社與漫畫家暨科普作家Laurent Schafer合作,推出《怪奇物理的日常大冒險:又酷又能學到東西的漫畫量子力學,迷人又好笑的相對論》,透過逗趣卻不失嚴謹的劇情安排,學習正確的現代科學知識。
2020/06/17 | 精選書摘
《漫畫香港抗爭》:「你學中文為了暴動嗎?」日本人親身記錄網上精神虐待
在港日本人秋田浩史由2019年6月天安門事件追悼晚會、200萬人遊行開始,一直參與香港的抗爭運動,按現場經歷配合漫畫解說,以外國人的角度創作了此書。
2020/06/13 | 精選書摘
《都是李雅莉》:為什麼我要躲開男友,拔腿就跑?
本書以漫畫寫實呈現加害者逐步施加殘酷「精神控制」,以及來自社會、甚至親友「檢討受害者」的二次傷害。
2020/06/11 | 讀者投書
《鬼滅之刃》太血腥禁止孩子閱覽?我認為這過於低估兒少的直觀與判斷力
禁與不禁之間的分野應該是「內容」。孩子看漫畫其實就跟看小說一樣,具有邏輯性的好作品基本上都可以閱讀,像《鬼滅之刃》不只是有打殺血腥畫面,也有主角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毅力、還有保護妹妹的手足深情。
2020/06/05 | 精選書摘
《OPUS 神的腳本》:傳奇動畫導演今敏,遺世前最後一部漫畫長篇作品
本作連載於1995-1996年,為今敏漫畫家時代最後一部長篇,在今敏投入製作動畫《藍色恐懼》之前,已經透過這部漫畫中的漫畫,奠基後續動畫作品的世界觀。
2020/05/16 | 方格子vocus
《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沒有比這個更理想、更政治正確的情慾世界了
我們可以說《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討論了評論者,討論了獨立評論本身作為一種公眾平台溝通的可能,卻也美化了評論者。
2020/04/25 | 精選書摘
《亞斯兒養育日記》:這位媽媽,不可以把自己教不好歸咎到孩子身上喔
本書作者為漫畫家,同時也是個雙寶媽。兩個孩子先後都因為具有不尋常的特質,而被診斷具有亞斯伯格症或具有其傾向。本書便是他們一家人看似不平凡(或許有些辛苦),卻也充滿溫馨爆笑的生活點滴。
2020/04/19 | 方格子vocus
商戰小說《狼與辛香料》裡,赫蘿跟羅倫斯究竟賺了多少錢?
各位羅倫斯:雖然我們口口聲聲說愛赫蘿,但實際上我們對老婆赫蘿一無所知。連心愛的女人為自己賺多少錢都不知道,還敢說愛她?
2020/04/12 | 方格子vocus
要知識沒知識、要主線沒主線,充滿各式奇葩的《遊戲3人娘》
說起2018年9月該季最毒的動畫,還是非歸給要知識沒知識、要主線沒主線、充滿各式奇葩人物的《遊戲3人娘》莫屬。
2020/04/11 | 精選書摘
《每天都想牛在一起》:被牛舔沒那麼舒服,被牛尾巴甩耳光更是超級痛
因為對牛一見鐘情,決心告別城市,前往九州深山中過起全年無休,從早到晚和牛混在一起的酪農生活的作者,以漫畫畫出養育著不是「寵物」,而是「經濟動物」的心境。
2020/04/11 | 精選書摘
《印刷業抓狂日記》:五校時,顧客要求將顏色調成「我腦中的藍天」
只要錯一個字、有一張紙出錯就是另一場戰爭的開始,「印刷男孩」才懂的苦難,精彩內容全部都在《印刷業抓狂日記》。
馬利談《阿鼻劍》與前傳:要幫小說主角找出路,也要替自己的人生找出路
2017年,鄭問猝然辭世。2019年,《阿鼻劍》面世30週年,重新製作的版本面世,出版社也辦了紀念活動。馬利在其中一場活動裡感嘆,自己大概沒法子寫完前傳小說,但現場讀者的鼓勵觸動了他。於是,馬利決定繼續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