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0 | 精選轉載
高舉「此地無限制」的野青眾,有沒有負起華山草原的管理責任?
我們應持續監督草原諸眾所帶來的作為,及為其他藝術團體、與被動捲入的次文化社群所帶來的後續影響力,而不是讓大眾的風向將藝術群體視為妖魔化的同一群人,並與失去道德界線和喪失自我管理能力劃上等號,筆者再一次重述,我認為120草原計畫案負責人與工作人員應出面說明並道歉。
2017/08/28 | 余宛如
【余宛如專欄】台灣不可能有「火人節」,因為這些外國人沒有工作簽證
就業服務法要求外國人在台工作須經許可,初衷是要保護本國人民就業權益。但這個「提供勞務就是工作」的函釋,是不是太過扭曲,讓來訪台灣的外國朋友,以及邀請外國朋友來台灣的台灣人,都陷入動輒得咎的困境呢?
2016/09/25 | YannYang
【專訪】蕭青陽的快意人生:不瘋魔不成活,從唱片設計到火人祭
「不害怕是因為你的夢想不夠大!」蕭青陽說,近年上山下海的生活帶給他許多體驗,2015年他與團隊前進火人祭成為亞洲首支參與團隊,今年是第二度參與,「瘋狂的火人祭是高度藝術性及精神層次的活動,我已經上癮了。」他說。火人祭的魅力究竟何在?為何高價門票仍然可以秒殺完售?
2016/03/09 | 英語島
荒漠求生的火人節:沒人能認出我時,我是誰?又會如何挑戰自己?
我在睡袋裡闔上眼,像一條死魚躺在陰暗的冷凍櫃停屍間,慢慢地雙腳感覺痲痹、變成刺痛、最後感覺不到腳的存在。我一直問自己,在家過活得好好的,我在這裡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