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1/11/15 | 樹洞 - TreeholeHK

群衆心理學:想停止IG帳號?3分鐘了解社交媒體如何影響你的心理狀態

想要減少社交媒體帶來的負面效果,我們可以多給自己一些「me time」,好好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間。

2021/01/18 | 精選書摘

《我變笨都是公司的錯!》:會議本身就是培養「群體愚行」的理想溫床

研究IBM多年的作者發現,當獨立作業時,我們都能輕易找出適合自己的良好工作方式;但在團隊合作時,為了融入一個群體,我們就必須做出相當大的讓步。久而久之,就只能陷入「大家一起笨」的惡性循環泥淖之中……

2020/11/08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如果人沒那麼好騙,國家機器養那麼多五毛黨和1450幹嘛呢?

我相信真實的世界,應該會是比《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所揭示的還複雜許多,但也相信《為什麼這麼荒謬還有人信?》會是被很有啟發性的,未來關於這方面的研究會讓我們更認識我們人類自己。

2020/07/21 | 自由清道夫

中國「飯圈文化」:為明星癡狂,為國家瘋狂,被「割韭菜」也甘之如飴

在飯圈,流傳這樣一句話:離明星的作品近一點,生活遠一點。對於資本方、娛樂公司、明星和官方來說,更重要的是離功利遠一點。

2019/04/26 | 精選轉載

韓國瑜說服群眾的8項技巧

以群眾說服來說,韓國瑜無疑是絕世高人,但必須說實話,這僅在演說、選舉。

2019/04/26 | 精選轉載

韓國瑜,被政治耽誤的催眠大師

一個原來支持綠營的高雄朋友跟我說,聽了韓國瑜市長的造勢會後,就決定把票投給他。而我認真讀了他的書、講座影片和演講逐字稿,我才發現其中大有門道,以下一一分析。

2017/11/20 | 幹幹貓

【插畫】發表個人意見卻說自己「中立客觀」?

事實上,觀感上的好與壞取決於立場,但世界並非只有善惡、對錯兩種價值觀,你還只期待「中立客觀」嗎?

2017/11/13 | 子迂的蠹酸齋

烏合之眾系列文後記:我在做一件徒勞無功的事情,但我很驕傲自己做到了

這段日子的經營讓我明白到,許多烏合之眾根本是沒辦法改變的,但我的內心深處依然希望能靠著更多文字,盡可能的緩解他們無止盡的瘋狂。這種無力感在烏合之眾系列文之時尤其強烈。

2017/11/06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八):讓烏合之眾不再烏合

我們有沒有辦法卻知道自我意識的轉變,瘋狂神態的消失與再現,如果有面鏡子在眼前,時時刻刻我們都可以透過鏡子來檢視自己。但鏡子不存在,真正能夠拿來檢視自我的,只剩下非同溫層的思想,而要能接受批評和指教,更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

2017/10/31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七):操弄烏合之眾的想像力,就能擁有烏合信眾

當我們對歷史或對一種文明進行分析,就會發現那些支撐著整體的並不是那些平凡無奇的內容,反倒是那些浮誇又神話般故事串起了整部歷史。而在歷史當中,這些被想像力所編織出來的幻覺,反而取代真實發生的事物,不現實的因素總是比那些真實來的更吸引人。

2017/10/23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六):如何分辨烏合之眾?

分辨生活周遭的烏合之眾也是十分有用的。我們人生總是會面對許多困難和問題,而我們自然會需要許多擁有理性分析能力的人與自己進行利弊討論。我們要尋找擁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當作共同策畫者,而找尋烏合之眾當作計畫的徹底執行者。

2017/10/16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五):創造烏合之眾聖戰士的必要性

但我們又有誰沒有品牌迷思、政黨認同或是喜歡的藝術家呢? 在這層面上我們都屬於一部份烏合之眾,甚至當我們所認同的人事物被他人所質疑的時候,一股直接的反感由內心湧上,不明究理的反對了該項質疑,甚至連些微思考都沒有就直接開了口、發了聲。

2017/10/09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四):烏合之眾既自卑但又自大

某一天開始,自卑者終究認知到世界並不是為了自己個人而存在。如果世界是個大舞台,自己已經失去當上主角的可能性,或許連當個配角都還是個七線到八線的角色。了解世界並不繞著自己轉只是認清現實的第一步,多數烏合之眾對於世界的理解也僅止於此。

2017/10/02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三):烏合之眾深信媒體中立性及正確性

多半的烏合之眾沒有想過的是,其實媒體不過只是提供內容,而對於媒體來說生存也是第一要件,所以媒體的商業考量不過也就是想要討好烏合之眾,想辦法增加收視率和點擊率罷了。

2017/09/18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一):如何消滅烏合之眾的英雄?

在當代,英雄的死亡與重生並沒有離我們遠去,而是用另一種方式,在人類社會當中留存下來。當代的領導人物無一不是把自己放上神壇供信徒們膜拜,從電影明星、政治人物到作家皆然,這種對偶像的狂熱是沒有辦法用理性的方式去消滅的。

2017/09/11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烏合之眾投入群體當中之後就會失去自我

陷入群體認同的人多半都是缺乏自信的人,因為缺乏對自我的認同和自信,所以轉而去尋求其他人的幫助。而有著強烈自我認同的人不是像作家一樣獨善其身,就是利用自己的妖言邪說去樹立一個看起來像是群體認同的偶像崇拜。

2017/09/04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九):烏合之眾追求認同感,而且害怕寂寞

與其說烏合之眾追求追求趕,其實還比較像是害怕寂寞,這種寂寞或許是來自於害怕錯誤。最保守的作法就是先沉默,等待風向的確定之後再大力的出聲站在制高點上撻伐他人。為什麼要撻伐別人,因為大聲宣告可以獲得更多的社會認同感罷了。

2017/08/28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八):為什麼烏合之眾只喜歡聽政客說話?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我們都被賦予了一些角色上的定義。像是做老爸的要有老爸的樣子、做兒子就要有兒子該說的話,那當然做為一個政客也又屬於他們自己的角色設定和侷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