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26 | 精選轉載
韓國瑜,被政治耽誤的催眠大師
一個原來支持綠營的高雄朋友跟我說,聽了韓國瑜市長的造勢會後,就決定把票投給他。而我認真讀了他的書、講座影片和演講逐字稿,我才發現其中大有門道,以下一一分析。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八):為什麼烏合之眾只喜歡聽政客說話?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我們都被賦予了一些角色上的定義。像是做老爸的要有老爸的樣子、做兒子就要有兒子該說的話,那當然做為一個政客也又屬於他們自己的角色設定和侷限。
2017/11/20 | 幹幹貓
【插畫】發表個人意見卻說自己「中立客觀」?
事實上,觀感上的好與壞取決於立場,但世界並非只有善惡、對錯兩種價值觀,你還只期待「中立客觀」嗎?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六):如何分辨烏合之眾?
分辨生活周遭的烏合之眾也是十分有用的。我們人生總是會面對許多困難和問題,而我們自然會需要許多擁有理性分析能力的人與自己進行利弊討論。我們要尋找擁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當作共同策畫者,而找尋烏合之眾當作計畫的徹底執行者。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五):創造烏合之眾聖戰士的必要性
但我們又有誰沒有品牌迷思、政黨認同或是喜歡的藝術家呢? 在這層面上我們都屬於一部份烏合之眾,甚至當我們所認同的人事物被他人所質疑的時候,一股直接的反感由內心湧上,不明究理的反對了該項質疑,甚至連些微思考都沒有就直接開了口、發了聲。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四):烏合之眾既自卑但又自大
某一天開始,自卑者終究認知到世界並不是為了自己個人而存在。如果世界是個大舞台,自己已經失去當上主角的可能性,或許連當個配角都還是個七線到八線的角色。了解世界並不繞著自己轉只是認清現實的第一步,多數烏合之眾對於世界的理解也僅止於此。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三):烏合之眾深信媒體中立性及正確性
多半的烏合之眾沒有想過的是,其實媒體不過只是提供內容,而對於媒體來說生存也是第一要件,所以媒體的商業考量不過也就是想要討好烏合之眾,想辦法增加收視率和點擊率罷了。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一):如何消滅烏合之眾的英雄?
在當代,英雄的死亡與重生並沒有離我們遠去,而是用另一種方式,在人類社會當中留存下來。當代的領導人物無一不是把自己放上神壇供信徒們膜拜,從電影明星、政治人物到作家皆然,這種對偶像的狂熱是沒有辦法用理性的方式去消滅的。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烏合之眾投入群體當中之後就會失去自我
陷入群體認同的人多半都是缺乏自信的人,因為缺乏對自我的認同和自信,所以轉而去尋求其他人的幫助。而有著強烈自我認同的人不是像作家一樣獨善其身,就是利用自己的妖言邪說去樹立一個看起來像是群體認同的偶像崇拜。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九):烏合之眾追求認同感,而且害怕寂寞
與其說烏合之眾追求追求趕,其實還比較像是害怕寂寞,這種寂寞或許是來自於害怕錯誤。最保守的作法就是先沉默,等待風向的確定之後再大力的出聲站在制高點上撻伐他人。為什麼要撻伐別人,因為大聲宣告可以獲得更多的社會認同感罷了。
2017/03/17 | 精選書摘
「群氓之族」:群體永遠徘徊在無意識邊緣,隨時接受一切暗示的指揮
群體中能夠輕易地傳播神話的原因,不僅源於他們極端輕信,也是他們奇思妙想、過度歪曲的結果。一件最簡單的事受到群體關注後,很快會變得面目全非。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七):烏合之眾所懼怕的虛無魔鬼
永遠消滅不了的惡魔有個好處,這個政治籌碼可以無限的兌現,當完成一件事情之後如果沒有有效的消滅惡魔,那代表這股力道不夠,應該再跟支持者借取其他力量再施行一次更有效的驅魔儀式。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六):烏合之眾的偶像崇拜
信仰的產生和持續,只代表我們跟原始部落那些今天被我們視為未開化的人沒有什麼太多的差別,他們相信兄妹亂倫會導致洪水和欠收,而我們今天相信事情,又有哪個是我們敢絕對保證的真實?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五):烏合之眾的神怪迷信
幾乎所有的宗教都使用了恐懼人心的手法來達成傳教目的。烏合之眾需要恐懼所帶來的動力。這種負面情緒所帶來的恐懼會在心裡紮根,於是改良後宗教提供了救贖的方式。這個救贖的方式必須是簡單易懂且符合宗教能夠賺錢的方式。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四):烏合之眾的貪財金融狂熱
謠言是狂潮的開端,但是真正興起狂潮的慾望,無止盡的慾望催化了所有金融狂熱現象。只要認真思考就可以知道根本沒有資訊是足以相信的,你認為的真相可能是別人塑造的假象,你認為的謊言可能是別人用誠心打造的懇求。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三):烏合之眾的正義獵巫狂熱
聽起來獵巫者跟今天烏合之眾的領導人或是電視名嘴有九成像,都是利用烏合之眾對於未知的恐懼,而後自己對恐懼只要稍加包裝就可以成為一套完整的陰謀論,並且將兩者沒有關聯的獨立事件潤飾一下,瞬間就變成足以毀壞人心的獵巫行動。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二):英雄如何從烏合之眾當中崛起?
到最後英雄發現自己也不過是只是順應狂熱的浪尖,被作家的戲謔給擠上歷史的舞台,這幕是慷慨激昂的歷史劇,難保下一幕不是讓人啼笑皆非的諧星鬧劇。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一):烏合之眾是如何鍊成的?
當觀眾被感染的同時,內心裡的那把火被輕輕的點起,無法控制的人會瘋狂的尋找養分來滋養這把烽火,直到祂成為世界的新秩序為止。我們都是狂熱的烏合之眾,但也都可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