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7/08/28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八):為什麼烏合之眾只喜歡聽政客說話?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我們都被賦予了一些角色上的定義。像是做老爸的要有老爸的樣子、做兒子就要有兒子該說的話,那當然做為一個政客也又屬於他們自己的角色設定和侷限。

2017/08/21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七):烏合之眾所懼怕的虛無魔鬼

永遠消滅不了的惡魔有個好處,這個政治籌碼可以無限的兌現,當完成一件事情之後如果沒有有效的消滅惡魔,那代表這股力道不夠,應該再跟支持者借取其他力量再施行一次更有效的驅魔儀式。

2017/08/14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六):烏合之眾的偶像崇拜

信仰的產生和持續,只代表我們跟原始部落那些今天被我們視為未開化的人沒有什麼太多的差別,他們相信兄妹亂倫會導致洪水和欠收,而我們今天相信事情,又有哪個是我們敢絕對保證的真實?

2017/08/09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五):烏合之眾的神怪迷信

幾乎所有的宗教都使用了恐懼人心的手法來達成傳教目的。烏合之眾需要恐懼所帶來的動力。這種負面情緒所帶來的恐懼會在心裡紮根,於是改良後宗教提供了救贖的方式。這個救贖的方式必須是簡單易懂且符合宗教能夠賺錢的方式。

2017/08/07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五):烏合之眾的神怪迷信

幾乎所有的宗教都使用了恐懼人心的手法來達成傳教目的。烏合之眾需要恐懼所帶來的動力。這種負面情緒所帶來的恐懼會在心裡紮根,於是改良後宗教提供了救贖的方式。這個救贖的方式必須是簡單易懂且符合宗教能夠賺錢的方式。

2017/08/02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四):貪財金融狂熱

謠言是狂潮的開端,但是真正興起狂潮的慾望,無止盡的慾望催化了所有金融狂熱現象。只要認真思考就可以知道根本沒有資訊是足以相信的,你認為的真相可能是別人塑造的假象,你認為的謊言可能是別人用誠心打造的懇求。

2017/07/31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四):烏合之眾的貪財金融狂熱

謠言是狂潮的開端,但是真正興起狂潮的慾望,無止盡的慾望催化了所有金融狂熱現象。只要認真思考就可以知道根本沒有資訊是足以相信的,你認為的真相可能是別人塑造的假象,你認為的謊言可能是別人用誠心打造的懇求。

2017/07/25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三):烏合之眾的正義獵巫狂熱

聽起來獵巫者跟今天烏合之眾的領導人或是電視名嘴有九成像,都是利用烏合之眾對於未知的恐懼,而後自己對恐懼只要稍加包裝就可以成為一套完整的陰謀論,並且將兩者沒有關聯的獨立事件潤飾一下,瞬間就變成足以毀壞人心的獵巫行動。

2017/07/24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三):烏合之眾的正義獵巫狂熱

聽起來獵巫者跟今天烏合之眾的領導人或是電視名嘴有九成像,都是利用烏合之眾對於未知的恐懼,而後自己對恐懼只要稍加包裝就可以成為一套完整的陰謀論,並且將兩者沒有關聯的獨立事件潤飾一下,瞬間就變成足以毀壞人心的獵巫行動。

2017/07/11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二):英雄如何從烏合之眾當中崛起?

到最後英雄發現自己也不過是只是順應狂熱的浪尖,被作家的戲謔給擠上歷史的舞台,這幕是慷慨激昂的歷史劇,難保下一幕不是讓人啼笑皆非的諧星鬧劇。

2017/07/10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二):英雄如何從烏合之眾當中崛起?

到最後英雄發現自己也不過是只是順應狂熱的浪尖,被作家的戲謔給擠上歷史的舞台,這幕是慷慨激昂的歷史劇,難保下一幕不是讓人啼笑皆非的諧星鬧劇。

2017/06/30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一):烏合之眾是如何鍊成的?

當觀眾被感染的同時,內心裡的那把火被輕輕的點起,無法控制的人會瘋狂的尋找養分來滋養這把烽火,直到祂成為世界的新秩序為止。我們都是狂熱的烏合之眾,但也都可以不是。

2017/06/30 | 子迂的蠹酸齋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一):烏合之眾是如何鍊成的?

當觀眾被感染的同時,內心裡的那把火被輕輕的點起,無法控制的人會瘋狂的尋找養分來滋養這把烽火,直到祂成為世界的新秩序為止。我們都是狂熱的烏合之眾,但也都可以不是。

2017/03/17 | 精選書摘

群體心理學創始人:教育,使民族走向衰落的劊子手

學校非但不能培養年輕人具備達到自己明確的目標所應該具備的素質,反而讓他們失去了實現目標的能力。因此,當年輕人步入社會、踏上工作崗位後,他經常會受到一連串痛苦失敗的打擊,給他們造成久久不能痊癒的傷痛,甚至失去生活的能力。

2017/03/17 | 精選書摘

「群氓之族」:群體永遠徘徊在無意識邊緣,隨時接受一切暗示的指揮

群體中能夠輕易地傳播神話的原因,不僅源於他們極端輕信,也是他們奇思妙想、過度歪曲的結果。一件最簡單的事受到群體關注後,很快會變得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