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5 | 讀者投書
《使女的故事》第三季:平凡與邪惡,無人得以評斷的道德抉擇
《使女的故事》正是真實人生的翻版小說。沒有人能評斷一個人在道德方面的抉擇,因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個人做出決定時的處境為何?不是只有完全受納粹迫害的犧牲者才能被冠上聖人的名號。
2019/04/17 | 精選書摘
《鈽托邦》:核廢料彷若五○年代的喪屍電影,既殺不死,也阻止不了它復活
里奇蘭和奧爾斯克都能讓人一眼辨識,因為在這些鈽城堡壘,核末日戰爭的將落地點,若有選擇,人人都會和其他同胞做出相同選擇,以民權和政治自由,換取消費和財務安穩。
2019/04/17 | 精選書摘
《鈽托邦》:為何制衡原則失敗更勝車諾比的災情,會發生在美國的心臟地區?
我發現美國和蘇聯核能領袖發明出全新的「鈽托邦」,誘拐員工答應吸收鈽生產的風險,犧牲自我。鈽托邦獨享獨有、門禁管制、夢寐以求的社區,滿足了美蘇戰後社會的諸多欲望。鈽托邦井然有序的繁榮富足,讓多數災情目擊者甘願漠視周遭堆積的放射線廢料。
2018/10/16 | 精選書摘
人類要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與AI成為同事一起工作?
人類的能力是一種出自相對價值觀而存在的東西,我們無法靠單一價值觀來評判。若以同事的眼光來看待AI,結果也是一樣的。
2018/10/14 | 精選書摘
《AI同僚》:人類要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與AI成為同事一起工作?
人類的能力是一種出自相對價值觀而存在的東西,我們無法靠單一價值觀來評判。若以同事的眼光來看待AI,結果也是一樣的。在沒有評量標準與相同價值觀的前提條件下,「AI的能力會超越人類嗎?」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解答。
2018/08/09 | 李秉芳
那些草民的心裡話:當草原自治區只剩下「自由」,還有什麼價值?
我對烏托邦沒什麼興趣,好像我們要弄個地方完全跟現實脫節,然後反政府、反社會,事實上草原是跟城市緊密關聯的,我們要做的是製造討論空間。
2018/07/13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悲劇後,烏托邦如何成了反烏托邦?
即使在尋求打破獨裁統治的社群,也不免會內化獨裁時代的思想。或許草原兇殺案也指出了台灣許多人自認前衛的價值觀有多淺薄:在事態嚴重時,可能就直接回歸到二元性的「完全負責」或「毫不負責」的保守看法,這無疑源自威權時代的心態。
2018/03/21 | 精選書摘
《文學的40堂公開課》:烏托邦與反烏托邦的美麗新世界
文學中的烏托邦最大問題是劇情通常沉悶乏味,令人直打哈欠。文學要批評、懷疑或直接站在對立面,才能夠引起最大的閱讀興趣。所謂「反烏托邦」的觀點讀起來有趣多了,對照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社會也更能發人省思。
2018/03/20 | 精選書摘
《文學的40堂公開課》:烏托邦和反烏托邦的美麗新世界
文學中的烏托邦最大的問題是劇情通常沉悶乏味,令人直打哈欠。文學要批評、懷疑或直接站在對立面,才能夠引起最大的閱讀興趣。所謂「反烏托邦」的觀點讀起來有趣多了,對照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社會也更能發人省思。
2017/09/26 | 精選書摘
太平洋冒險激起的文學:人都嚮往烏托邦,但沒人能久住
隨著海上航行越來越頻繁,人們對於航海家可能到過哪裡、發現了什麼異國情調的東西,越來越感興趣。
2017/09/25 | 精選書摘
太平洋冒險激起的文學想像:人都嚮往完美烏托邦,但沒人能久住
隨著海上航行越來越頻繁,人們對於航海家可能到過哪裡、發現了什麼異國情調的東西,越來越感興趣。
2017/02/12 | 精選書摘
十八世紀的烏托邦未來小說:在2440年的理想巴黎,歷史是「人類的羞辱」
梅西耶這本小說雖以未來為背景,卻充分反映出啟蒙時代後期法國社會廣為人知的信念與理念,尤其著重在既存體制的不公不義上。另一方面,從小說內容也可以察覺一七八九年大革命之前,法國知識分子的主流意見是改革,而非革命。
2017/02/12 | 精選書摘
十八世紀的烏托邦未來小說:在2440年的理想巴黎,歷史是「人類的羞辱」
梅西耶這本小說雖以未來為背景,卻充分反映出啟蒙時代後期法國社會廣為人知的信念與理念,尤其著重在既存體制的不公不義上。另一方面,從小說內容也可以察覺一七八九年大革命之前,法國知識分子的主流意見是改革,而非革命。
2016/06/13 | 當今大馬
《烏托邦》五百年祭:人類從空想到實踐理想社會的漫漫長路
差不多半個世紀前,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時有句口號:「讓想像力奪權!(L'imagination au pouvoir !)只要我們還有超越當前資本主義社會的想像,哪怕是烏托邦式的空想,我們都有實現另一個世界的可能。
2016/06/13 | 當今大馬
《烏托邦》五百年祭:人類從空想到實踐理想社會的漫漫長路
差不多半個世紀前,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時有句口號:「讓想像力奪權!(L'imagination au pouvoir !)只要我們還有超越當前資本主義社會的想像,哪怕是烏托邦式的空想,我們都有實現另一個世界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