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5 | 讀者投書
《使女的故事》第三季:平凡與邪惡,無人得以評斷的道德抉擇
《使女的故事》正是真實人生的翻版小說。沒有人能評斷一個人在道德方面的抉擇,因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個人做出決定時的處境為何?不是只有完全受納粹迫害的犧牲者才能被冠上聖人的名號。
2019/04/17 | 精選書摘
《鈽托邦》:核廢料彷若五○年代的喪屍電影,既殺不死,也阻止不了它復活
里奇蘭和奧爾斯克都能讓人一眼辨識,因為在這些鈽城堡壘,核末日戰爭的將落地點,若有選擇,人人都會和其他同胞做出相同選擇,以民權和政治自由,換取消費和財務安穩。
2019/04/17 | 精選書摘
《鈽托邦》:為何制衡原則失敗更勝車諾比的災情,會發生在美國的心臟地區?
我發現美國和蘇聯核能領袖發明出全新的「鈽托邦」,誘拐員工答應吸收鈽生產的風險,犧牲自我。鈽托邦獨享獨有、門禁管制、夢寐以求的社區,滿足了美蘇戰後社會的諸多欲望。鈽托邦井然有序的繁榮富足,讓多數災情目擊者甘願漠視周遭堆積的放射線廢料。
2018/10/14 | 精選書摘
《AI同僚》:人類要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與AI成為同事一起工作?
人類的能力是一種出自相對價值觀而存在的東西,我們無法靠單一價值觀來評判。若以同事的眼光來看待AI,結果也是一樣的。在沒有評量標準與相同價值觀的前提條件下,「AI的能力會超越人類嗎?」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解答。
2018/10/16 | 精選書摘
人類要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與AI成為同事一起工作?
人類的能力是一種出自相對價值觀而存在的東西,我們無法靠單一價值觀來評判。若以同事的眼光來看待AI,結果也是一樣的。
2016/06/13 | 當今大馬
《烏托邦》五百年祭:人類從空想到實踐理想社會的漫漫長路
差不多半個世紀前,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時有句口號:「讓想像力奪權!(L'imagination au pouvoir !)只要我們還有超越當前資本主義社會的想像,哪怕是烏托邦式的空想,我們都有實現另一個世界的可能。
2018/07/13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悲劇後,烏托邦如何成了反烏托邦?
即使在尋求打破獨裁統治的社群,也不免會內化獨裁時代的思想。或許草原兇殺案也指出了台灣許多人自認前衛的價值觀有多淺薄:在事態嚴重時,可能就直接回歸到二元性的「完全負責」或「毫不負責」的保守看法,這無疑源自威權時代的心態。
2015/05/31 | 破土 New Bloom
社會主義在世界政壇蔚為潮流,但你真的認識社會主義嗎?
馬克思和恩格斯後來結論:真正持有生產力的社會多數(勞動階級)必須要沒收、充公和控制資本階級所壟斷的生產資料,才有辦法建立一個無私產、無剝削、無迫害的社會。勞動階級必須先奪下已經被資本家控制的國家機構,進而運用以勞動階級主導的國家機構的政治力量來沒收被壟斷的生產資料。對於馬克思來說,一個勞動階級主導政府下的社會才是真正有意義的「社會主義」。
2018/03/21 | 精選書摘
《文學的40堂公開課》:烏托邦與反烏托邦的美麗新世界
文學中的烏托邦最大問題是劇情通常沉悶乏味,令人直打哈欠。文學要批評、懷疑或直接站在對立面,才能夠引起最大的閱讀興趣。所謂「反烏托邦」的觀點讀起來有趣多了,對照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社會也更能發人省思。
2018/08/09 | 李秉芳
那些草民的心裡話:當草原自治區只剩下「自由」,還有什麼價值?
我對烏托邦沒什麼興趣,好像我們要弄個地方完全跟現實脫節,然後反政府、反社會,事實上草原是跟城市緊密關聯的,我們要做的是製造討論空間。
2015/12/25 | Jesse
【藝遊時光】忽冷忽熱,跨年跑攤可別忘了衣著、雨具
冬天不冷、天空灰灰,即將來到的聖誕節與跨年,如果不想老調重彈,這週展開的新劇、特展、音樂表演,或許可以為你帶來一場有別以往的新鮮體驗。
2016/02/24 | Project Syndicate
恐怖主義五大真相:每年死於邊開車邊發短訊的美國人,是死於恐怖攻擊的數百倍之多
恐怖主義是個嚴重問題,它理應成為我們情報、警察、軍事和外交機構的重中之重。但我們不應落入恐怖分子的圈套。讓暴徒們在空無一人的影院上演他們的行動。
2016/03/18 | 讀者投書
人工智慧崛起讓你害怕?其實最該關心的還是人類本身的問題
科技發展最終會為人類帶來的是天網,還是烏托邦,關鍵都在人類本身。所以在害怕人工智慧之前,該擔心的還是人類自己的問題。
2016/03/18 | 讀者投書
人工智慧崛起讓你害怕?其實最該關心的還是人類本身的問題
科技發展最終會為人類帶來的是天網,還是烏托邦,關鍵都在人類本身。所以在害怕人工智慧之前,該擔心的還是人類自己的問題。
2014/12/19 | mlkj
飛機上的經濟學:猜猜飛機座位的「貧富差距」有多大?
紐約州立大學Albany分校的社會學教授Elizabeth Berman在搭飛機時想到,飛機上這個小型社會跟美國社會比起來,分配不均的情況究竟是哪邊比較嚴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