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3/01/18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中共秋後算帳,白紙運動參與青年指友人「被消失」

近日社群平台推特(Twitter)廣為流傳一則影片,一名自稱是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畢業,現任北大出版社編輯的女青年曹芷馨表示,委託一些朋友在她失蹤後把這段影片公諸於眾,「我已經被警察帶走了,就像其他幾位朋友一樣」。

2022/12/18 | 歪脑|WHYNOT

白紙運動現場(下):訴求混亂,大多數人只是表達悲憤,但有一刻「站在一起」,也是件好事

雖然同樣是參與白紙運動,表達對現況不滿的情緒與訴求,但參與者的多樣化,抗爭的不熟練與混亂,是參與者第一時間感受到的。而這樣的氛圍也導致現場該喊什麼口號,該走激進還是平和路縣,沒有人拿得定主意。

2022/12/17 | 歪脑|WHYNOT

白紙運動現場(上):這件事只在狹小的精英圈傳播,想想2019年,香港人不挺是情有可原

中國白紙運動集結了對中國現況不滿的人,不論是防疫政策、言論自由、政府體制,每個人帶著不同的訴求來到抗議現場,一名旅居香港的中國內地人這樣說:「我當然知道香港人有不同的解讀和反應,但情有可原吧,畢竟2019年內地網民真的説了很多難聽的話。」

2022/12/07 | 德國之聲

面對衝出小區的自由怒火,中國領導層的大麻煩才剛剛開始

鎮壓或許在技術和戰術上能夠繼續取得成功,但無法掩蓋體制的失敗。他們無法逮捕所有的學生、中產階級和工人。人民已經起來,對當權者發出了噓聲,這不是任何一個鎮壓體制能夠消滅的。他們在清零和鎮壓中,失去了人民。

2022/12/05 | BBC News 中文

驅動中國「白紙運動」反清零抗爭的年輕一代:他們試圖在不逾越的前提下挑戰紅線

她說,COVID-19清零防疫政策偷走了他們人生中最好的年華。她的同輩人很多沒有了收入和生計,也失去了教育和旅行的機會。有時候一封鎖就持續好幾個月,他們要和家人分離,也不得不延遲或者取消一些人生計劃。他們感到「憤怒、悲傷、無助」——一種煉獄般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