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25 | 羊正鈺
瑞莎終於成為「正港台灣人」,曾因此「無國籍」的她為何等了5年多?
由於《國籍法》規定外國人申請歸化,須提出喪失原有國籍之證明,但烏克蘭「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因此遲不核發瑞莎的喪失國籍證明⋯⋯
2018年結婚對數創9年新低,外配逾4成來自東南亞
若就大陸、港澳地區以外配偶人數的原屬國籍來看,以越南籍6070人最多,日本籍1045人次之,印尼籍792人居第3。與106年比較,外國籍配偶共增加245人,又以日本籍增加93人居首位;大陸及港澳地區則減少734人。
2019/07/11 | 精選轉載
「野豬足球隊」洞穴獲救一週年,泰國政府持續致力消弭無國籍
記得受困洞穴獲救的泰國野豬足球隊嗎?轉眼事件就滿一週年了,當時,14歲的阿杜用流利英文與英籍搜救潛水員溝通、致謝,令世人印象深刻,也好奇他的來歷。
2019/01/01 | 芭樂人類學
印度的西藏地圖:流亡藏人追尋解脫自在的「幸福路上」
印度流亡藏人在定居點重建快樂林、吉祥林,無國籍的藏人在台灣的幸福社區等待自由,他們都是透過地理上的移動,追尋個人未來幸福的希望,而倫珠梭巴格西則即使到了自由的所在,他的心卻還依然來回在夢境與現實之間。
2017/08/30 | 圖話國際
【影片】緬甸「羅興亞恐襲」釀百死,為何這批少數族群成為翁山蘇姬的燙手山芋?
緬甸羅興亞人武裝組織向軍方發動攻擊,遭當局認定是恐怖攻擊,軍方反擊造成逾百傷亡。羅興亞人是誰?為何讓翁山蘇姬相當頭痛?
2018/08/28 | 周慧儀
路透社報導工作坊筆記:為何在馬國,我們很難有效避免遺孤陷入「無國籍」風險?
路透社基金會報導工作坊中,各國記者共同討論世界各國孤兒的現況,激發了許多後續的思考。尤其在參考緬甸、泰國、柬埔寨案例後,反觀馬來西亞的法律,我們該如何讓被遺棄孤兒,脫離無國籍的風險?
他們的隱形牢房:談無國籍小孩在馬來西亞的存在(上)
在馬來西亞報章上,時不時會看見記者採訪的無國籍小孩個案。這些小孩因各種原因無法成為大馬公民,若將個案統合起來至少接近30萬或更高。他們被排除在社會之外,無法擁有最基本生活保障,包括身而為人的權利,若無相應的改善措施,他們的命運很容易陷入惡性循環——一代又一代受困於身份的牢房裡,忍受無形的壓迫和歧視......使人動彈不得但又無法脫離。
【自製專題】他們的隱形牢房:談無國籍小孩在馬來西亞的存在(上)
在馬來西亞報章上,時不時會看見記者採訪的無國籍小孩個案。這些小孩因各種原因無法成為大馬公民,若將個案統合起來至少接近30萬或更高。他們被排除在社會之外,無法擁有最基本生活保障,包括身而為人的權利,若無相應的改善措施,他們的命運很容易陷入惡性循環——一代又一代受困於身份的牢房裡,忍受無形的壓迫和歧視......使人動彈不得但又無法脫離。
2016/10/11 | 精選書摘
無國籍中國裔在汶萊:「在這裡出生的華人只能忍氣吞聲,還是不要太多嘴比較好」
在這樣的國之邊境,夕陽西沉,鳥兒在漸趨轉紅的天空中優雅地飛翔著,鳥兒們無須在意國境的存在,可以自由自在地遨翔在夕陽西斜的天際之中。
2018/07/13 | Abby Huang
【泰國足球隊救援】全球直播18天被救出來,換來的是被拍成電影?
這場引起全球矚目的這起救援活動,除了吸引好萊塢片商想拍成電影,泰國政府也在考慮給予其中4名無國籍人士,泰國公民的身份。
2018/07/14 | Abby Huang
【泰國足球隊救援】全球直播18天被救出來,換來的是被拍成電影?
這場引起全球矚目的這起救援活動,除了吸引好萊塢片商想拍成電影,泰國政府也在考慮給予其中4名無國籍人士,泰國公民的身份。
【泰國足球隊救援】當局承諾:無國籍少年將獲泰國公民身分
泰國足球隊的Ekkapol教練,在洞難期間危機處理的能力功不可沒,但他仍然無法獲得正規教練的資格,只因身為少數民族的無國籍身分。當局承諾將通過國籍核查程序,向這三人提供法律援助。
【泰國足球隊救援】他們是野豬隊少年,也是泰緬邊境上的無國籍小孩
被困的三名足球運動員及他們的教練艾卡波都是無國籍的少數民族,他們習慣於「今天穿越邊境到緬甸,第二天再返回泰國參加一場足球賽」的生活。其中,14歲的隊員Adul Sam-on於緬甸佤邦出生,精通英語、泰語、緬甸語、中文和佤語。在救援行動中,就是他扮演了跟英國潛水員溝通的重要角色。
2016/10/04 | 精選書摘
愛情無國界,但國家卻阻撓兩人愛情:他因雙親在奠邊府戰役逃至泰國成為「無國籍」
「他的情況是這樣的,他父母親在戰爭時從越南移居至泰國,他是在泰國出生的,問題是他沒有在留資格,所以無法與光小姐正式結婚。」
2016/10/04 | 精選書摘
愛情無國界,但國家卻阻撓兩人愛情:他因雙親在奠邊府戰役逃至泰國成為「無國籍」
「他的情況是這樣的,他父母親在戰爭時從越南移居至泰國,他是在泰國出生的,問題是他沒有在留資格,所以無法與光小姐正式結婚。」
【自製專題】他們的隱形牢房:談無國籍小孩在馬來西亞的存在(下)
上篇,馬來西亞非政府組織《兒童之聲》主席沙米拉(Sharmila Sekaran)點出了執政者解決問題的「政治意願」(Political Will),即是政府堅決執行政策的意圖或承諾,尤指不受歡迎、或無法立即成功的政策。先不論漫長的「解決」過程,無國籍議題的「改善」在馬來西亞已面臨重重關卡,其中之一便是執政者缺乏沙米拉口中的「政治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