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14 | 陳娉婷
採訪側記:人間不失格,流浪者悲喜交集的臉
當苦難比快樂多,人活著的憑據是什麼?我想勾勒每一張露宿者的臉龐,看清他們活著的姿態和渴望,如何抓住人之為人的一絲尊嚴。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身障街賣者互助,打造有尊嚴的「共生家園」
「十五年前的目標,是希望讓我們住的地方很人性化。」患有小兒麻痺的陳安宗,對無障礙空間極為重視,且讓新巨輪的成員們都能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除了盡力構築適合身障者的空間,始終讓陳安宗心心念念的,是把新巨輪營造成一個「家」。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負債苦撐15年,卻被說成「賺暴利的詐騙集團」
「我們幾乎沒有靠國家的資源,有的只是一點點的身障補助,但這裡幾乎都是沒有家的或有家回不去的。之前我們每個月都是借錢,借到我跟宗哥翻臉了,要他關掉。但宗哥不關掉新巨輪,是怕大家沒地方去。」但最讓新巨輪街賣者感到心累的,其實還是社會長期對於街賣的汙名。
2018/03/05 | 湯米
【插畫】幫助街賣者,感受身邊微小的幸福
我們走在街上,偶爾會看到坐著輪椅的街賣者在兜售日用品,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東西很貴而買不下去,或感覺他們是在消費愛心。換個角度看,你會有不同的想法。
2018/02/13 | 讀者投書
「街邊尾牙」不代表無家者一年中只有這幾天需要吃飽
做過無家者尾牙的志工,才能真正打破「街友都是固定樣貌」的單一視角,然而人絕對不只有這幾天需要吃飽,街友需要的,也不只是一年一頓的尾牙。
2018/02/03 | Abby Huang
2018最強寒流來襲:除了「哪裡可以看雪」,你知道全台有2556人「無家可回」嗎?
為了因應寒流,台北市特別針對無家者特別多的萬華艋舺公園和台北車站,開放2處避寒所,從1月29日開放以來,平均有50人入住。
2018/01/16 | 精選轉載
【街賣圖輯】為什麼賣火柴的小女孩只能「消費同情」?
在人生柑仔店計畫中,我們試著呈現街賣者視角的工作與困境,因為他們才最了解街賣的困境。許多街賣者可能受限於表達方式、污名或缺少經濟餘裕,而難以表達自己的困境。但我們相信改變最關鍵的力量就潛藏在街賣者之中,這力量被許多條件所限制,而人生百味的工作就是找到並指出這樣的限制,並在有限的資源下用行動改變這些條件。
2017/12/11 | 法操FOLLAW
拆公園遮蔽物趕街友,為什麼政府不能強制驅趕「低端人口」?
我們對待的是與我們相同,有血有淚、會生病、有自由思想的「人」。只是這些人可能是因為社會結構、個人特質、先天環境的弱勢等等,才讓他們過著不同於大眾的生活。而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有自由思想、自我決定的權利,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有基本人權。
2017/09/29 | 精選書摘
為什麼解決街友的住宿與醫療問題,反而比漠視不管還省錢?
協助成癮街友戒癮的成本,大約是每名街友每年一萬美元,而收容與長期照顧一名街友,最多要花一萬五千美元,大約是此人流浪街頭會造成政府負擔的三分之一。
2017/09/14 | 精選書摘
《無家者》:「艱苦人照顧艱苦人」,艋舺公園的舉牌界人資部長
他在獄中時,女兒跟媽媽完全不理他,但兒子曾帶錢去探望過阿新,他知道爸爸的罪名是被員工陷害的。聽說兒子已經開始工作不用再靠家裡,但阿新還是希望能存點錢留給他娶妻生子,除此之外,別無掛念。
2017/09/14 | 精選書摘
《無家者》:看盡街頭百態,想靠音樂自食其力的花草系身障街友
好手不好腳的阿明其實做過很多工作,作業員是其一。民國六、七十年代,隨便就能找到小型加工廠的工作。後來大型工廠轉往中國,下游的小型加工廠只好跟著收掉,雖然工業區還是需要一些作業員,但是「他們對作業員的要求已經不是那麼隨意了,至少要高中以上學歷;還有像穿『無塵衣』的那種工廠,哪是普通歐巴桑、歐吉桑進得去的,要有專業的人才行。」
2017/09/08 | Lo
【影音】美國矽谷的50歲大學教授,付不起房租只能睡車上
原先無家者都是刻板印象中酗酒、吸毒的人,但現在已經不是這樣了。「那些無家者就跟你我一樣並非癮君子,他可能是你孩子的老師。這對我們是很大的衝擊與挑戰。」
2017/09/04 | Lo
「未來大人物」輪番挑戰,柯文哲:搞掉UBER是錯誤、選手村可給無家者住
李佳庭糾正柯文哲,雖然部分街友屬於「自願流浪」,但大部分都是現實條件考量,柯反問「Are you sure?」,李則回「I am fucking sure.」
2017/07/20 | 精選轉載
【圖輯】生存以上,生活以下:七張圖帶你看無家者的真實生活
一般人對於無家者的生活狀況無從瞭解,造成了許多誤解與汙名化的標籤,這類負面印象通常只會造成傷害。而這篇由「人生百味」所製作的圖輯,將帶您更認識那些與我們其實沒甚麼不同的無家者們,以及幾個相關的活動與資訊。
2017/06/05 | 精選書摘
劍橋學者 X 街頭遊民:一個人是怎麼從「我們」這樣的人,變成「他們」那樣的人?
「這不就是重點嗎?」史都華解釋:「正常人有的,遊民都沒有。正常人會拍上位者的馬屁,社會才得以運作。還有像是家庭、事業、軍隊,我們跟這些東西都一點關係也沒有。」
2017/05/22 | BIOS Monthly
打擊食物浪費(三):石頭湯計畫,用剩食為街頭煮一頓飯
人生百味從關心無家者出發,涉及食物浪費的議題,將兩件被視為社會麻煩的事情結合在一起,嘗試找出對人、對環境更友善的生活之道。「對待食物的態度,應該跟對待社會上的其他人一樣。長得醜的食物不該被放棄,街上的無家者也不該直接被淘汰。」
2017/05/21 | 時報出版
《倒帶人生》書評:如何為無家者寫傳記?
作者亞歷山大‧馬斯特所寫出的《倒帶人生》,實則是一名無家者史都華的傳記,也就是書本的原名。作者試圖理解無家者的處境,也從他在收容團體中工作的經驗,來白描出作為一名中產階級,能採取什麼樣的觀看方式、理解方式。
2017/05/13 | TNL 編輯
【未來大人物】當特教老師碰上街友關懷者:他們用不同的行動溫暖社會「弱勢」
街友真的都做過壞事、好吃懶做嗎?特教孩子需要的究竟是什麼教育方式?「人生百味」創辦人朱冠蓁和「陶璽特殊教育工作室」創辦人曲智鑛,以不同於一般人的方式協助弱勢,喚起大眾的關注。他們認為「行動」是最好的社會溝通,只要願意接觸,就能夠看見這些族群不一樣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