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04 | 精選書摘
《衝浪板上的哲學家》:衝浪隊伍就像無政府社會,但有衝突也不會打起來
要是有兩名衝浪客已經準備要動手了,其他衝浪客就會一起出面解決爭論。有第三者介入就可以消弭紛爭,而其他人則會乖乖讓氣氛緩和下來,私下抱怨人多麻煩就多。這往往比法律監控更有效。
2015/07/26 | Foreign Policy
我想成為比傷害我的青少年更好的人,但權力讓我開始變得殘酷:我在北韓拘留所裡的「飢餓遊戲」歲月
數以千計的人在北韓大飢荒中喪命。會寧的低丘上仍看得見一些亡者的墳墓。大飢荒也悄悄改變一些事,它使家庭潰散,就像浸入酸裡被溶解(我的家庭很不幸地就是個例子);它讓堅固、深刻的友情變得如玉米餅般微不足道。西方國家都說北韓政府高壓、帶有侵略性,但我所經歷的卻是無政府狀態,而這可是恐怖多了。
世界到底會否面臨末日,是由政治決定的?
在國際氣候變遷議題上,有別於過去傳統高階政治以國家為主要行為者的參與模式,行為者相當多元,包括傳統的國家行為者、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跨國企業、城市、乃至個人,然而唯有透過所有行為者共同的積極參與,國際之間才能夠在國際氣候變遷議題上有合作進展的可能。
從街頭叛逆而來的時尚:獨一無二的龐克風格
從七零年代開始,龐克風格一直是服裝史上獨特且無法取代的篇章,獨特是因為它是唯一一個由街頭次文化向上流行而變成主流之一的服裝風潮,無法取代是因為不論是龐克文化的衣服風格或製成,都是服裝史中之絕羣拔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