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24 | 讀者投書

思想的戰場即政治的戰場:獨裁與無知者的悲劇,也是康德哲學的悲劇

蔡慶樺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反抗和服膺納粹的這兩種思想,其實正有著共同的根源。而這個共同的根源正是影響了全歐洲、甚至全世界哲學思想兩百多年之久的康德哲學。而這是康德哲學本身的困境。

2020/01/19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朱家安:男性說教(mansplain)令人討厭的三個原因

恰當的知識能阻止人說教。若我知道我要講的你都知道了,我就不會對你說教。反過來說,說教者往往不是特別有知識,而是特別無知,連自己要講的東西對對方沒幫助,他都不知道。

2019/09/06 | 思考的蘆葦

蘇格拉底的「一無所知」為何使他成為最有智慧的人?

蘇格拉底「不知」,但他的不知並不是無知,而是沉思後對知識的謙卑,所以至少知其不知。相比,自以為「知之」的智者其實連自己的無知都無法覺察,甚至不知其不知。

2019/06/04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知識的假象》:無知並不可怕,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覺才是

我們自以為與知識的距離好近,在這個錯覺中,把他人的專業知識看作是我們自己的。在這樣的錯覺下,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對正在發生的很多事情,其實多麼無知。

2018/11/20 | 精選書摘

《演算法下的行銷優勢》:設計思考——狗屁龍捲風的剖析

我但願這輩子沒碰過「馬丁」這樣的人,不幸的是,在我的世界,無論任何對話,只要涉及創意思考,總會出現馬丁。我所謂馬丁,指的是那些不肯勞神費力、觀察現實,只想用流行口號玩弄空洞技倆的人。

2018/10/21 | 精選轉載

【插畫】知識就是力量,無知給你更大的力量

我們常看到無知的人在散播無知,從假專家到一知半解的名嘴,各個在螢幕中大放厥詞,其實他們自己何嘗不知道自己是在胡謅。

2018/08/20 | chenglap

讀書也可能讓你很無知

人最大的無知,就是不察覺自己的無知,因為知道自己「不懂甚麼」,比起「懂很多」要重要多了,但以為自己看很多書就懂很多、不再無知,其實才是最危險的事。

2018/08/20 | chenglap

人類需要的並不是消除無知,而是承認無知

人最大的無知,就是不察覺自己的無知,因為知道自己「不懂甚麼」,比起「懂很多」要重要多了,但以為自己看很多書就懂很多、不再無知,其實才是最危險的事。

2018/07/17 | Readmoo閱讀最前線

《知識的假象》書評:「知識外包」的時代,每個人比自己想的更無知

有些事情你得試著自己說明一次,才會發現自己沒那麼懂。我天天用拉鍊,沒出問題,所以我對拉鍊怎麼運作,有很高的「知識信心」,但這不代表我真掌握了拉鍊的原理。

2018/05/08 | Roxas 楊大輝

為什麼越強的人,反而會說自己「一無所知」?

如何才能讓自己變得更無知?到底是什麼阻礙了我們通往無知的道路?我沒有寫錯,你也沒有看錯。

2018/02/20 | 《科學人》粉絲團

與其明智,許多人寧可無知:無辜死於細菌感染的美國總統

如果當時主診醫生除了安慰賈費德之外什麼都不做,他幾乎百分之百能夠存活下來。相反,醫生把骯髒的手指與探測器伸進病人的傷口,笨拙地尋找子彈。

2018/02/20 | 《科學人》粉絲團

與其選擇明智,許多人寧可保持無知:無辜死於細菌感染的美國總統

如果當時主治醫師除了安慰賈費德之外什麼都不做,他幾乎百分之百能夠存活下來。相反地,醫生把骯髒的手指與探測器伸進病人的開放性傷口,笨拙地尋找子彈。

2018/01/26 | 精選書摘

為何無知往往比知識,更能讓人產生自信?

剛開始學習某技能時,因為技術層次還太低,人的自信通常會超過真實水準而產生過度膨脹。隨著技術精進,自信也會增強,但是增強的速度比較慢。最後,技術達到高水準時,自信就會與技術程度相符了。

2018/01/25 | 精選書摘

為什麼無知往往比知識更能讓人產生自信?

人在剛開始學習某項技術時,因為技術層次還太低,自信心通常會超過真實水準而產生過度膨脹。隨著技術精進,自信也會增加,但是增加的速度比較慢。到了最後,當技術達到高水準時,自信程度就會與技術程度相符了。

2016/09/27 | 張婉雯

一些宗教團體愚昧「放生」動物 為光環害苦了生命

作者批評一些宗教團體「放生」活動,不但無非符合「善行」的原意,更是愚昧害苦動物的行徑,為此作詳細反思。

2016/09/27 | 張婉雯

一些宗教團體愚昧「放生」動物 為光環害苦了生命

作者批評一些宗教團體「放生」活動,不但無非符合「善行」的原意,更是愚昧害苦動物的行徑,為此作詳細反思。

2016/09/27 | 精選書摘

中規中矩只會得到不痛不癢的結果—日本暢銷書之神:無知是我強大的武器

1997年4月,幻冬舍文庫同時推出62部作品,以初版350萬本的規模不顧一切地成立了。文庫本賣的是現成作品,不是一個創業不久,還未累積足夠作品內容的出版社該做的生意,然而,我偏偏故意選擇了這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