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4 | 日日好日

恐怖小說天后笭菁:人性黑暗面就是最好的鬼故事,鬼會害人是為了復仇,但人就不一定了

寫了這麼多鬼難道自己不害怕嗎?我們與她談到這次主題「百無禁忌」,才知道笭菁從小受到家庭環境影響,不燒香也不拜拜是無神論,名符其實的無禁無忌,就連在人生上也是勇氣十足。

2020/09/19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教廷提早亮出「梵中協議」底牌,默默裂解了「鐵板一塊」的中共政權

中國內部堅守共產黨教義的保守派則質疑,梵中協議對中共政權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因為協議開了「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政」的法律漏洞,挑戰中共的「獨立辦教」信條和「宗教中國化」政策,恐從根本動搖中共的領導基礎。

2020/07/20 | 精選書摘

《共產世界大歷史》:中共能代表中國人民嗎?從毛澤東、鄧小平的功與過說起

習近平如果真想實現「中國夢」,真想讓中國偉大,只能做兩件事。第一是把毛澤東的像從天安門上拿下來,第二是停止共產黨一黨專政。毛澤東的像如果不拿下來,我敢斷言中國及中共體內長久以來積存的毒素就永遠無法清除乾淨,中國也將永遠無法獲得新生。

2020/04/11 | 戲言

哲學家雅各比的五十道陰影(外傳):被保守派攻擊的費希特

費希特在自己編輯的學報《Philosophisches Journal einer Gesellschaft Teutscher Gelehrten》發表了一篇討論宗教的論文,認為道德實踐必須預設上帝存在,而上帝的存在必須通過道德實踐來證明。因此他被指控為無神論,遭保守主義者攻擊。

2019/10/22 | 精選書摘

《赤裸裸的共產黨》(上):用好戰無神論有條不紊地取代宗教,是極其重要的事

這些成長於自由世界的人們,怎麼會被共黨特工策反,相信他們的合作,就是在幫助人類?假設你是科學家,而有個共產黨特工來找你,你會有何反應?

2019/07/23 | 精選書摘

胡適〈容忍與自由〉:思想言論壓迫,都由於深信自己不會錯

我應該用容忍的態度來報答社會對我的容忍。我現在常常想,我們還得戒律自己:我們若想別人容忍諒解我們的見解,我們必須先養成能夠容忍諒解別人見解的度量。至少至少我們應該戒約自己決不可「以吾輩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

2019/07/22 | 精選書摘

胡適〈容忍與自由〉:我年紀越大,越感覺到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我曾說過,我應該用容忍的態度來報答社會對我的容忍。我現在常常想,我們還得戒律自己:我們若想別人容忍諒解我們的見解,我們必須先養成能夠容忍諒解別人見解的度量。至少至少我們應該戒約自己決不可「以吾輩所主張者為絕對之是」。

2019/03/02 | 精選書摘

《為神而辯》:神死於奧許維茲——祂吊在絞刑架上

二次大戰之後,哲學家和神學家無不奮力思索神的概念,設法將它救出字面解經的圈套,因為望文生義已讓它變得難以置信。這樣做時他們經常走上昔時舊路,重拾前現代思考與談論神聖的方式。

2019/03/02 | 精選書摘

《為神而辯》:牛頓坦承他從一開始就想為「神的存在」提出科學證明

到了一七〇四年牛頓開始認為,自然界裡一切生機都是神臨在的具顯。不過這個信念他只私下跟知交提過。沒有一股自然力能獨立於神發揮作用,神就臨在於祂所設計的法則裡。

2019/02/03 | 精選書摘

《渣誌:宗教的兩張臉》:我們能夠客觀歸納出一個宗教是向善或向惡嗎?

不妨就接受大腦中已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但只要願意採取開放的態度,即不堅持「這本來就是對或錯的」的標準答案情結,聽到有道理的觀點就願意接納,那我們即有可能站在傳統宗教倫理觀的基礎上,走向道德論辯的新高點。

2018/12/03 | 周雪君

愛因斯坦「上帝的信」拍賣:上帝這個詞只不過是反映人類弱點的產物

這封信就只提及過一次「上帝」,卻謔稱為「上帝的信」,寫於1954年,即是他逝世前一年。

2018/05/14 | 精選書摘

別人眼中的缺點,卻是斯多噶哲學從一開始就吸引我的特質

無論人類發現了什麼新知,兩千年前的這番話至今仍是真理。所以我們為什麼不乾脆對神保持開放的態度,攜手朝著更重要的美好人生邁進?

2018/01/15 | 王偉雄

臨終接受宗教信仰?

不信的人在病重或臨終時接受宗教信仰,不是罕見的事,但休謨可不是一般的不信者,他一生不斷思考宗教信仰的種種問題,臨終時立場絲毫不變,應該是意料中事。

2018/01/15 | 王偉雄

臨終接受宗教信仰?

不信的人在病重或臨終時接受宗教信仰,不是罕見的事,但休謨可不是一般的不信者,他一生不斷思考宗教信仰的種種問題,臨終時立場絲毫不變,應該是意料中事。

2017/11/20 | 精選書摘

《詩性的宇宙》:如何用科學推理上帝是否存在?

肯定有人會論證,擁有千億個星系的宇宙,正是上帝創造的宇宙;接著肯定會有另一人翻白眼問道,那樣的期許不是在我們使用望遠鏡發現星系之前就已經提出了?

2016/11/29 | 王偉雄

兩場哲學羅生門︰達爾文的黑箱與維根斯坦的撥火棒

人的感觀和記憶難免受觀點、信念、和主觀意願影響甚至扭曲,而且往往是無意識的,防不勝防,難以改正。

2016/11/28 | 王偉雄

兩場哲學羅生門︰達爾文的黑箱與維根斯坦的撥火棒

人的感觀和記憶難免受觀點、信念、和主觀意願影響甚至扭曲,而且往往是無意識的,防不勝防,難以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