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6 | 李秉芳

台南學甲之後屏東枋寮也爆「廢棄物回填」,立委偕環團控政府包庇將提修法

環團認為,廢棄物非法流竄嚴重,是因為不肖業者追求不當利得的風險太低,如果沒有嚴密全程監督,仍有許多方法可以逃避流向申報和GPS監督管控。

2020/09/15 | TNL 編輯

馬英九、江宜樺在「323行政院事件」被控殺人未遂判無罪 ,律師團:沒人為國家暴力負責

律師團聲明,方仰寧是當晚的轄區指揮官,握有現場指揮權,明知當時民眾是和平靜坐,仍為了完成現場淨空任務,對施暴員警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2020/08/20 | 精選轉載

【關鍵時事】其實「無罪」這個名詞有點簡略,實質上應該是「無罪有責」

針對梁姓男子的吸毒弒母案,若符合《刑法》第19條第1項或第2項,在免刑或減刑後,該如何處遇是核心問題。而吸毒後殺人要責付衛生局,但衛政單位能處理嗎?

2020/07/19 | Alex Cheng

《李察朱威爾事件》(下):如何避免自己成為媒體公審的幫兇?

很多時候,就算新聞媒體的熱度已經過去了,但他們的傷痛卻還持續下去。因為在他們的鄰里或周遭同事親友的眼中,他們早就被打成同樣有罪的一群人,終生都可能會受到別人的指指點點。

2020/07/19 | Alex Cheng

《李察朱威爾事件》(上):沒做虧心事就不會被陷害的「好人情結」

我們可能都是無辜的,但只要有人有心或無意的造謠或批判,你我都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而且我們未必有能力證明自己的清白。

2020/07/06 |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嫌疑時人人喊打、無罪時乏人問津──什麼是「不起訴處分」 ?

「無罪判決」跟「不起訴處分」對於當事人來說都算是「沉冤得雪」,但一般人在生活中通常不會碰到刑事案件,對於新聞裡常出現的「起訴」或「不起訴」總是模模糊糊?到底不起訴處分是什麼?

2020/05/03 | 讀者投書

鐵路警察之死所暴露的警政之惡:應守護的是警察尊嚴,還是警察本身?

從這幾天警政署的發言,看出其正努力經營出警察的悲情形象,同時將問題歸咎於司法不公與立法不足,藉以迴避警察行政本應負的責任,但「英勇殉職」並不是警政高層能拿來宣揚的徽章,而是該引以為恥的汙點。

2020/05/03 | 精選轉載

我與思覺失調症的祖母:我們與惡的距離,從來都不遠

台灣許多人活在被媒體薰陶的簡化思維中,拿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思維,看不透特別預防思維下的保安處分,卻忘了犯罪的人不是他們的家人、不是醫生、也不是法官;這些因為精神疾病而犯罪的人是病人,且也不代表所有的病人。

2020/04/24 | TNL 編輯

高雄氣爆二審宣判:12名被告,剩3名公務員有罪,9名廠商全無罪

高雄氣爆案,今日二審宣判,原本12名被告,高市府官員3人仍被判2年6個月~3年6個月,但原本9名「李長榮化工」和「華運公司」的被告都被判無罪。

2019/07/23 | 法操FOLLAW

法官判「無罪」等於判「免罰」嗎?從《刑法》認定罪責的方式說起

「無罪」和「免罰」究竟是不是相同的意思?答案其實是否定的,這必須從刑法認定案件的方式說起。

2018/10/05 | 李秉芳

促轉會公告1270位政治受難者「無罪」,蔡英文: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蔡英文總統表示,過去即使對家屬有補償、頒發恢復名譽證書,沒辦法消除錯誤判決紀錄,她知道每個受難者都引頸期盼這天的到來,但還有很多人等一輩子等不到。

2018/08/08 | Abby Huang

警方刑求逼供讓他蒙冤32年:蘇炳坤「特赦」後聲請再審,今判無罪

蘇炳坤的辯護律師尤伯祥日前表示,在當時這種警察以刑求為家常便飯、檢察官也有意或無意默認刑求的司法環境下,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只要被捲進去,都是被害人。

2017/10/28 | 法操FOLLAW

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而無罪的依據是什麼?

在2017年10月26日宣判,鄭性澤終於獲得「無罪」判決,推翻過去「死刑定讞」的結果。而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判決?無罪的依據又是什麼呢?目前台中高分院,並沒有釋出新聞稿及判決書,讓《法操》先就過去的長期蒞庭旁聽的內容來告訴您!

2017/10/26 | 羊正鈺

【公開信】從「死囚」改判無罪,鄭性澤:今天以前,我是一個沒有明天的人

經過台中高分院超過16個月的審理,勘驗警偵影音,並傳訊證人、鑑定人出庭說明,台中高分院於10月26日早上11時宣判無罪,此案為國內首宗檢察官為「定讞死刑」被告利益聲請再審之首例。

2017/08/28 | Abby Huang

17年前獲得總統特赦,蘇炳坤為何還要向高院申請再審?

檢方表示,基於個人感情,他同情蘇炳坤,但是檢察官為公益代表人,依法蘇炳坤已被總統特赦罪刑, 是連同「罪」與「刑」都免除,如何對不存在的「罪」聲請再審?

2017/02/01 | 新公民議會

修改《國安法》第9條,還給政治受難者應得的「無罪判決」

大法官將「裁判之安定」置於政治案件的平反之上,也形同為過去的不法審判背書,政治犯透過上訴獲得真正平反的管道確定遭到封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