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9 | 愛長照
什麼動力讓這位年輕居服員,即使碩士畢業仍投入照顧工作?
「其實光是要走進去一個陌生的家裡,真的就是一個挑戰了!雖然很緊張,我還是會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我是北醫學生,請多多指教』。遇到不會的,我就發問,我知道不會的一定很多,所以我更用謙卑的態度來面對。」有別於時下對年輕人害怕吃苦的刻板印象,宗棋希望社會用更宏觀的角度看待「照顧」這件事。
再訪「跨國灰姑娘」:從照顧與遷移體制,探討台灣組織照顧工作的供與需
《跨國灰姑娘》一書出版已屆十年,我再回頭檢視近十年來相關移工制度的變化,運用近來學者提出「照顧體制」與「遷移體制」這兩個概念,探討台灣社會如何組織照顧的供給與需求,以及管理公民與移民之間的界線。
未婚是國安議題、走起路來像大母豬⋯⋯為什麼這些男性政治人物失言無極限?
這年頭,當個女性參政者有多難呢?長得醜被罵大母豬,長得好看被笑坐櫃檯。就算你長的「剛剛好」、不會被人講話,但如果你單身可就不行了!畢竟,單身女子怎麼會了解人民需要,妳怎麼會適合問政治國呢?有事嗎帶你直擊官場亂象,並告訴各位為什麼這些說法全部都是「問題發言」!
2018/05/11 | 愛長照
居服員平均42歲以上,年輕人不願加入「長照行列」的五大原因
要在短期內解決居服員面臨的工作環境並不容易,除了居服員自身克服個人、所屬機構、外在工作環境的挑戰以外,政府究竟有沒有用心落實長照政策,是全民必須共同監督的。
「現身」的必要:成為有血肉的學術工作者
大學學術工作者的「立業」和社會期待的「成家」階段幾乎重疊,不僅要面對升等壓力下的高勞動強度,還得回應育兒工作的高密集需求。在傳統性別分工影響下,不難理解,為什麼單身不婚,或是不生養小孩,成為女性學術工作者普遍的選擇。
2017/08/07 | 愛長照
看不見未來的家庭照顧者心聲:我希望自己不要活那麼久,老後生病多痛苦啊
台灣即將進入高齡社會,本文主角陳蘭所面對的困境只是眾多家庭照顧者心聲的小小縮影:不清楚長照的資訊、需要喘息休假卻無從找起、不自覺成為家庭中的犧牲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