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1/27 | 精選轉載
瘟疫時代的邊境和恐懼
惡劣的制度導致人們尋求更原始的叢林法則,釋放出更多人性之惡。當民眾將仇恨導向彼此,制度暴力才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2019/05/20 | TIME
反猶主義的猖獗,已讓猶太人開始懷疑是否能繼續在歐洲生存
2018年法國內政部的報告,稱法國「沒有一天是沒有反猶太主義活動的」。歐洲猶太人大會的主席坎特說,「這感覺像是每個有關於猶太人、猶太教、猶太生活的禁忌都已經被打破了。」
仇恨政治當道,我們還能獨善其身嗎?
「仇恨政治」似乎愈來愈有市場,人們容讓甚至支持將侵害「他者」人權的行為合理化,以保障自己眼前的利益,卻忽略了當人權底線失守,最後可能得不償失。
仇恨政治當道,我們還能獨善其身嗎?
「仇恨政治」似乎愈來愈有市場,人們容讓甚至支持將侵害「他者」人權的行為合理化,以保障自己眼前的利益,卻忽略了當人權底線失守,最後可能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