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3 | 梁安琦
【舊片重溫】《燒失樂園》:空虛是種無人免疫的病
明媚陽光,在《燒失樂園》裡幾乎沒有出現過。在攝影師洪慶彪完全採用自然光的鏡頭下,光線是一個精心設計的符號,象徵鐘秀與海美這種人沒法過的美好生活。那溫暖的光線,從來都不落在海美與鐘秀身上,暗示著像他們這樣的人並不可能得到幸福。
2019/02/12 | 梁安琦
【舊片重溫】《燃燒烈愛》:空虛是種無人免疫的病
明媚陽光,在《燃燒烈愛》裡幾乎沒有出現過。在攝影師洪慶彪完全採用自然光的鏡頭下,光線是一個精心設計的符號,象徵鐘秀與海美這種人沒法過的美好生活。那溫暖的光線,從來都不落在海美與鐘秀身上,暗示著像他們這樣的人並不可能得到幸福。
2019/01/24 | 壁虎先生
《燃燒烈愛》X《白蟻:慾望謎網》:一半傑作,一半迷失
李滄東《燃燒烈愛》的前半段對我來說幾近完美,不是非常好,而是完美。然而電影的後半近乎致命性地傷害了這部電影,這讓我想起了另一部電影——朱賢哲的《白蟻:慾望謎網》⋯兩部片的關鍵角色都在電影中段消失/死亡,接著影片的重心即故事的致命傷。
2019/01/14 | 陳娉婷
《燒失樂園》:世界迷霧如詩,我們只看到所相信的
鍾秀迷戀海美,破壞了Ben的殺人定律——只要有一個人在意,另一個人就不孤獨。海美的死,因為鍾秀的愛,註定不會在沉默中被埋葬。
【坎城大導演】濱口龍介:《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若說政治正確的劇碼,往往把社會的不公義放進背景,以其成為主角的障礙來推進劇情,那通俗劇就是反其道而行,使一切障礙都來自彼此的牽制⋯《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可能是本屆坎城最值得欣賞、最成功的通俗劇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