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5/06 | 小日子
馬世芳聽「草東沒有派對」:「魯蛇」世代的虛無與憤怒
我仍不敢說自己真懂了那群不斷歡快唱著「殺了它順便殺了我/拜託你了」的青年世代,箇中種種尷尬,反倒是屬於初老的我輩了。
2016/04/26 | 讀者投書
《醜奴兒》:一群台灣青年的自畫像
草東在這個動盪時勢創作的歌,是給那些生活鬱悶,而又需要堅強地走向未來的孤苦靈魂的一個擁抱。時代會記住這張台灣獨立音樂的新經典。
2016/04/21 | 傅紀鋼
為什麼台灣社會現況就像爛泥?大概因為「公平」都是由「不公」們虛構的
台灣人就像是在過一種「餘生」。所有我們能夠成就的、值得奮鬥的一切,早在我們還沒長大就已經過去。個體全都葬送在集體的社會意識底下,成了一攤爛泥,在囚籠的谷底,無法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