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26 | 男性解放
「男人不可能被性侵」:我們說的不是事實,而是父權社會的信念
我們的社會向來習慣個人主義式的思考方式:愛拚就會贏,因此贏不了,只能怪你自己不夠努力。在這種氛圍下,我們很難看到集體性的結構問題。於是,需要發展一套自我調適的心理策略,讓我們既不必費心地思辨結構問題,又能合理化原本的歸因邏輯——「找出代罪羔羊」,如此看來是十分合理的做法。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神與性》:猶太教與基督教的一致圖像,就是父權結構
即使耶穌確實容納女性在他的追隨者之中,而且與她們來往,顯然較那個時代的社會規範為自由,但十二門徒(他的核心圈)裡仍然沒有女性,也沒有任何一名女性在最後的晚餐中被提及。
2018/06/20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分屍案後,藝術人士成為台灣沙文性暴力的代罪羔羊
媒體和公眾不但不檢討台灣社會中男性對女性的暴力,反而以草原自治區的群眾為目標。而且考慮到台灣社會道德的保守風氣,那些外表不同或行為不同的人,通常會被視為反社會人士,就像藝術家或那些選擇另類生活的年輕人一樣。
2018/06/19 | 書生百用
回應吳馨恩:所謂的「吸管」與女性經驗
我再三看了那篇關於吸管和「女性生命經驗」的文章,大約明白作者關心的是什麼。有些是表達方式不太好,有些論點則確實值得商榷。
2018/06/04 | 山地媽
為什麼沒有人宣揚「守身如玉」也是女性身體自主?
女性因穿得暴露而引來男人色迷迷的眼光、女性被男性賤視為性工具、人們對婦女墮胎指指點點,那是家庭教養和社會風氣問題,不必一下子拉到女性身體自主。
2018/05/10 | 精選轉載
莉亞公主的「奴隸裝」比基尼
單以前面論及的電影劇情所發展出來的概念,這件「奴隸裝」其實不太具有正向的意涵;因為它代表了女性的受控、被壓迫與奴役。然而當《星戰》建立起自己的次文化後,這樣的意涵也受到了轉化。
性侵迷思下的審判文化:你是「理想的性侵被害人」嗎?
在「檢視」被害人被害後的反應時,檢視者經常受到父權文化的影響,而對於「理想的被害人」有著諸多想像,而期待所有的被害者必須符合特定的樣貌。這樣的迷思一旦進入性犯罪的審判中,就會出現了許多審判上的「性侵害迷思」。
2018/04/17 | 王陽翎
女主角之母既然反對離婚,為何保留協議書?—談《隱藏的大明星》
電影《隱藏的大明星》並未主張激進的女權主義反思,而母親的角色充滿寓意,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分享看法。
2018/04/11 | Abby Huang
無酬被拍長達16年,其中包括大量裸照:當日本情色攝影師荒木經惟「繆思」的代價
「他把我稱呼為『老子的女人』,或是說『因為有繆思,所以我不能死』,好像我是他最重要的女人」,不過也有些時候,KaoRi又被叫做「妓女」「連公寓都沒有必要買給她的女人」。
沙烏地觀察日誌:阿拉伯國家打壓女權?不如說是「男女有別」
在文化的變遷或是固守之下並沒有真正的孰是孰非。與其完全的用主流價值批評沙烏地文化,更多的深入研究並了解共存,才是真正的「多元主義」吧!
2018/03/19 | 左岸沉思
為什麼李敖是有毒的?
李敖有毒,只因為他打了一名搶匪,你沒有關心平常他無緣無故亂揍的那些路人——你把他當成英雄在追捧的時候,沒有意識到他隨機打人是不對的。
2018/02/13 | 男性解放
當「性別諧擬」後傷害了另一個性別,我們還笑得出來嗎?
「又不是被強姦只是摸摸」、「被摸又不會少塊肉」、「喜歡才摸你,大驚小怪」等言論,固然是女性在遭到性騷擾後,必須不斷聽到的父權語句,但它們有沒有可能同時也被父權社會用來對付男性(或其他性別的)受害者呢?
2017/12/02 | 朱建豪
《隱藏的大明星》:如果你喜歡,請按一個讚;那要是不喜歡呢?
如果是生理女性看完《隱藏的大明星》之後,所要追求的信仰價值是「回到原本屬於你的靠窗位置」,那麼男性所要追求的就是「如果你不喜歡,就從現在開始改變自己的偏好吧。」
2017/10/21 | 李修慧
被潑硫酸的保全是派遣員工,台大沒辦法用公務預算給職災補償
台大表示,外包人員恐難使用公務預算,但學校一定會盡全力協助,必要時會採用募款的方式。
2017/09/15 | 洪曉嫻
我是個未婚媽媽,不是誰的太太
旁人會先入為主的覺得,一男一女一個小孩的組合,肯定是異性戀婚姻的家庭。有時候連朋友也會脫口而出說︰「你老公怎樣怎樣怎樣」,我每次都不厭其煩地指正。
2017/09/04 | 楊子琪
從《他們的美好時光》看「女性視角」
社會要求女性成為一個規定的角色,做「賢妻」,做「良母」,然後恥笑她們從這角色出發所看見的視角。好好想想這充滿惡意的path design,你就會發現你對女性視角的輕蔑,可能正說明你是既得利益者。
2017/07/13 | Lo
打破「不端莊」的伊斯蘭觀念!沙國女孩終於能上體育課了
女性從事運動在沙國仍被視為禁忌,沙國部分極端保守人士仍以「不端莊」迴避女子運動的概念,並指這模糊了性別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