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反對林鄭月娥壓迫港人,但不應使用「色情羞辱」
對林鄭月娥的批判不該建立在對女人的壓迫之上,因為用既有壓迫反對另一種壓迫,一直以來都不是什麼好方法,這將會鞏固或強化現存不正義結構,所造成的社會影響依舊是不正義的。
我很愛女人/我就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呢?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我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因為「厭女」不僅僅是「厭惡」而已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2019/04/12 | 精選書摘
《噪集》:反映核廢問題和父權體制的「自殺跳蛋客」鄭宜蘋
鄭宜蘋以台灣的反核經驗,試圖反應當代人類文明的處境。她的作品還體現了出現在日本災後社會,被解讀為「女性歇斯底里」的新型態反核勢力。在日本核心家庭中,時常見到父親將政府權力內化,把母親對於核電的疑慮斥為女人家的歇斯底里。
2019/02/24 | TNL特稿
《還願》:如果「杜家」不單指整個家庭,而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
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怖作品,講述的通常都是關於邪教傷人、家庭破碎的人倫悲劇。而《還願》也是這樣的一款遊戲。從《返校》開始,赤燭就用恐怖遊戲的類型在討論台灣的本土議題;我很喜歡、敬佩能透過遊戲讓世界認識到台灣過往的傷痛。
2019/02/19 | 李秉芳
不化妝有罪?韓國女生企圖擺脫父權審美的「素顏革命」
韓國的「脫掉束身衣」運動不僅是關於化妝,這項運動讓這個傳統國家的女性找到了表達自己的自由。然而在韓國社會裏,這樣的聲音很少見。
2019/02/19 | 李秉芳
不化妝錯了嗎?韓國女生企圖擺脫父權審美的「素顏革命」
韓國的「脫掉束身衣」運動不僅是關於化妝,這項運動讓這個傳統國家的女性找到了表達自己的自由。然而在韓國社會裏,這樣的聲音是很少見的。
2019/02/14 | 陳平浩
貝托魯奇電影中的性暴力:布爾什維克導演的小布爾喬亞闇影(下)
貝托魯奇電影裡的性與政治,於是不只是《同流者》解剖分析的法西斯性心理學,也是「禁慾的布爾什維克 (Bolshevik)」與「縱慾的小布爾喬亞 (Bourgeois)」之間的鬥爭⋯《巴黎最後探戈》是自詡布爾什維克的貝托魯奇,批判小布爾喬亞,一次敗北或歪樓的嘗試。
2018/12/26 | 讀者投書
女權當道的世界 — 回應〈「雪人」的英文怎麼說?語言的男權意識型態〉
回應吳馨恩主張把「snowman」改為「snowoman」跟「snowperson」,以示支持性別平權與女性主義,作者認為此舉是女性中心主義對男性的反壓迫。
2018/12/25 | 讀者投書
女權當道的世界 — 回應《「雪人」的英文怎麼說?語言的男權意識型態》
回應吳馨恩主張把「snowman」改為「snowoman」跟「snowperson」,以示支持性別平權與女性主義,作者認為此舉是女性中心主義對男性的反壓迫。
2018/11/23 | 讀者投書
在性平教育被打壓的社會,像我這樣「不夠陽剛」的男孩只能埋藏青春
「愛家」公投他們的行為,是扼殺所有愛,消滅了家的包容可能。他們不只拒絕了多元性別的可能,更是惡意否定了每個生命一路走來,因為「做自己」所受到的傷害。請不要被擊潰,請好好活下來。我們要活下來給那些還沒長大的孩子們看,告訴他們,你可以長大,會有人愛你。
2018/11/21 | 書生百用
罪名不成立下的#MeToo
#MeToo與其他公共事件不同之處,正正在於大眾對指控者格外不寬容,許多指控者都受到大量人身攻擊和滋擾。如果真的害怕事件中有人會承受到巨大且不正當的傷害,那麼我們應該關注的不是任何一邊的人。
2018/10/29 | 李修慧
曾多次惹怒中國 極右派「巴西特朗普」當選總統
曾經訪問台灣的巴西新總統博爾索納羅,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2018/10/29 | 李修慧
曾訪問台灣、多次惹怒中國的極右派「巴西版川普」當選總統
曾經訪問台灣的巴西新總統波索納洛,對於中國的看法也和其他拉丁美洲國家不同,可能影響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2018/10/20 | 李修慧
柯文哲聊「美學」又失言:台灣女生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
其實,女性主義的群體中,對於化妝也有不同想法,有的認為化妝是表現自我,有的認為化妝像中國古代纏小腳、西方古代束腰一樣,都是對女性的「壓迫」。
2018/10/16 | 書生百用
俄國「潑漂白水反manspreading」影片真假和女性主義者的困境
這段影片的真假暫時無從稽考。但它卻反映後真相時代查證新聞真偽的困難,也顯示女性主義的困境。
2018/10/15 | 書生百用
俄國「潑液反manspreading」影片真假和女性主義者的困境
這段影片的真假暫時無從稽考。但它卻反映後真相時代查證新聞真偽的困難,也顯示女性主義的困境。
無法下戲的《女伶們》:現實比戲劇更荒謬
《女伶們》裡女人試圖言說,拒絕父權的姿態或許有些生硬,甚至愚蠢,最激烈的抵抗表現竟是齜牙咧嘴地往男性權威圖像砸雞蛋?但我們或許忽略了,但在很長的一段歷史上,甚至直至今日,女人是沒有話語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