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生理男性們,從來就不會有「女權過度高漲」­的一天
女性主義主張推翻父權的同時,其實也解放了受困於父權眼光的男性。所以,不一定要是女性才需要了解女性主義,身為一名生理男性女性主義者,不僅讓你可以更了解身為另一個性別的困境,也能同時讓自己審視自我在這個體制擁有什麼、受何所困。
生理男性們,從來就不會有「女權過度高漲」­的一天
女性主義主張推翻父權的同時,其實也解放了受困於父權眼光的男性。所以,不一定要是女性才需要了解女性主義,身為一名生理男性女性主義者,不僅讓你可以更了解身為另一個性別的困境,也能同時讓自己審視自我在這個體制擁有什麼、受何所困。
2018/03/30 | 男性解放
推離潛在盟友的危險:回應〈我懷疑男性的「女性主義者」〉
男人當然可以是女性主義者;「男人也被父權傷害」視使用的脈絡和方式,亦不一定是適得其反的負面口號。不過,一如〈懷疑〉所提醒的,男性在參與性別平等運動時,也需要不斷反思自身的優勢位置。
2017/09/29 | 男性解放
我們都從父權秩序中受傷,卻將制度問題推給個別的代罪羔羊
很多時候,性別平等推動困難,在於我們雖然都從父權秩序中受傷,並據此瞭解了這套制度的殘忍,卻對彼此的傷口視而不見,並憤怒地互相否認,甚至寧可順從不公平的遊戲規則,將制度問題推到個別的代罪羔羊身上。
2017/08/07 | 范綱皓 Kanghao
女人因「小事」向你表達不滿時,可能是她一生中痛苦的來源
關注不起眼的「小事」,並不是因為女性主義者特別鑽牛角尖,而是當你想要擊倒一頭巨獸時,能直攻心臟當然是優先選擇;如果不行,為什麼不先斷了牠的腳筋、砍了他的手臂?人類歷史上的諸多改革與進步,不也都是從改革「小事」開始做起嗎?
2017/08/05 | 范綱皓 Kanghao
當一名女人因「小事」向你表達不滿時,那可能是她一生中痛苦的來源
關注不起眼的「小事」,並不是因為女性主義者特別鑽牛角尖,而是當你想要擊倒一頭巨獸時,能直攻心臟當然是優先選擇;如果不行,為什麼不先斷了牠的腳筋、砍了他的手臂?人類歷史上的諸多改革與進步,不也都是從改革「小事」開始做起嗎?
2016/11/01 | 讀者投書
讓男性請客是領取「父權紅利」嗎?女人從中獲得的紅利,不過是男人餐桌上的殘餘
既然父權本身是壓迫的,那所謂的「紅利」終究不會好的。即使「男人付帳」是父權給予女性的紅利,龐大的不平等結構也不會因「女人付帳」而瓦解。
2016/11/01 | 讀者投書
讓男性請客是領取「父權紅利」嗎?女人從中獲得的紅利,不過是男人餐桌上的殘餘
既然父權本身是壓迫的,那所謂的「紅利」終究不會好的。即使「男人付帳」是父權給予女性的紅利,龐大的不平等結構也不會因「女人付帳」而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