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9 | 讀者投書
《范保德》:每個人家裡都曾經有過一個「范保德」
我想這部電影不會讓你睡著的,但是會是讓你邊看邊想。因為對於所有的人來說,你的家裡都曾經有過一個《范保德》,或是成為《范保德》的你將帶來什麼樣的化學變化呢?這會讓你想很久很久的⋯⋯
2018/06/17 | 青平台
越過太平洋的求子長征,單親同志爸爸的育兒漫漫路
沒有伴侶的支持,和父母摩擦不斷,工作上也沒有育嬰的支援,羊爸面對許多問題都只能一個人戰鬥。一個爸爸獨自帶著嬰孩出門會遇到什麼樣的困境?
男性育兒的獨特性:如何成為一個「夠好的父親」?
父親既然並非天生的育兒者,「父親」身分仍必須經過學習,依然得從增加家庭時間、參與分工開始,讓生活瑣碎成為與孩子間很「親」的基礎,別只認為陪玩或扮黑臉就行。
2017/12/30 | 精選書摘
唯有牽絆能使你獲得救贖,這是《星際大戰》所傳遞最強大的訊息
盧卡斯後來跟父親重修舊好。他把許多痛苦與理解化為一段話:「他終於看到我從他口中的『大器晚成』變得真正發光發熱。我讓他得到所有父母所希望的那件事:孩子要平平安安,照顧得了自己。這是他真正要的,也是他所得到的。」
2017/12/29 | 精選書摘
《遊戲自黑暗》小說選摘:在家庭分崩離析後,痛恨貓的父親抱起了貓
在那雜物隨意置放,空氣一片冰涼的客廳,我發現了父。父獨自蜷曲縮抱在客廳椅上,兩腳併攏,雙手扣肘平放在膝頭,額就頂著手腕,整個上半身就像一顆球。
2017/12/16 | 精選書摘
你要是不知道老婆在生誰的氣,那肯定就是你!
當爸媽的人的語言,就像是密碼一樣。一位媽媽要是跟爸爸說:「我要送她去醫院」,她的意思其實是:「我們都要一起去醫院,你要是膽敢出聲抱怨,就算只是多說一個字,就足以證明你就是一個不懂得愛、沒能力去愛家人的男人。」
2017/12/16 | 精選書摘
我有個朋友做過這手術,結果十個月都感覺不到自己的老二
我自己的猜想是,全美國的太太們都像石油輸出國家組織一樣,想控制老公精液的開關,而做丈夫的都拚命想維持油管暢通。這場仗就圍繞著一種珍貴資源而展開,可惜沒有戰地記者做報導。
2017/11/11 | 王陽翎
宮崎駿的心結(上)—數十年無法原諒父親「不忠不義」
回顧宮崎駿的一生,他多次議論自己的父親(宮崎勝次),其心境跟談論動畫意境一樣複雜。這方面,必須回顧《半藤一利與宮崎駿的不負責愛國漫談》的一段話,當時宮崎駿72歲,他才正式承認對父親還是有些好感,為什麼?
2017/10/20 | 精選書摘
計畫進入西藏的旅途中,我才漸漸理解父親所扛下的家庭重擔
我人生第一台單眼相機是他買給我的。因為父親這台相機的鼓勵,我在往後的人生,有了追逐未知的熱情與勇氣,也才理解父親礙於經濟壓力與家庭重擔,一生壓抑屬於他自己想追求的夢想。
2017/10/16 | 精選書摘
《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今天不搞笑,Let's talk about Love
我們的社會存在著太多痛苦卻說不出口的孩子。他們和父母關係疏遠,活得不快樂。不夠幸運,所以沒有遇到一個讓他們感到被愛的人;不夠幸運,所以沒有遇到一個會對他們道歉的成年人。
2017/09/17 | 精選書摘
北野武《全思考》:人生而不平等,再怎麼努力也沒用
無論過去或現在,事物的本質沒有改變。正確地說應該是,有些夢想是努力就可以實現的。但世上也充滿了不管怎麼努力都實現不了的夢想,不是嗎?
2017/09/14 | 精選書摘
父親死後,母親安排祂到宮廟為神明做「義工」
父親做海員的時候,每週要出兩三趟海,「這廟因此被他拜了幾千遍了,所以這裡的神明也疼他,收留他。」第一次去「探視」的路上,母親和我這麼說。
2017/08/08 | 吳象元
新手爸爸們,當另一半餵母奶時,你可做這12件事
「你們覺得能順利餵母奶的因素是什麼?」「應該是媽媽的身體狀況吧?」我轉頭跟先生小聲討論著。
2017/05/21 | 元亨立楨
一個父親的挑戰:我該怎麼對一個11歲的女孩解說兩性之間的問題?
近日台灣的某些社會事件,也側面突顯出家庭在青少年兩性教育中的重要角色。這篇文章是一個傳統父親,下定決心面對女兒步入青春期後種種問題的心路歷程。
2016/10/26 | 羊正鈺
【圖輯】每個孩子都可能是畢卡索!這個爸爸讓兒子的創作都「成真」了
「我的名字叫唐(Dom),我已經加入Instagram並且想向你們展示我在畫畫上多麼驚人」
2016/10/20 | 周雅淳
仙女教母明知道灰姑娘長期受虐,為何在皇宮舞會前才出手幫忙?
童話故事也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尤其當「遇見一位白馬王子」被描寫成脫離受虐狀況的唯一解。找到一個仍然不平等的靠山,只會製造新的問題。
【青春歌單】張耀升:讓我永遠愛你
你怎麼知道那是你父親,而不是別的鬼魂?「我就是知道。」
2016/09/04 | 映畫手民
是枝裕和《比海還深》:那些終究被原諒的父親們
是枝裕和在劇本第一頁寫着:「我們都無法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大人」;但無論是電影角色,還是從電影中找到共鳴的許多觀眾,其實不僅沒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大人,他們更是長成了自己最討厭的那種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