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7 | 湯米
【插畫】我不道歉,我不道歉,我是「偷故事的人」
人怎麼可以不勞而獲呢?但想想看,當觀眾只想要聽免費的故事,誰又會在乎故事是從哪裡偷來的?
2019/04/29 | 精選轉載
當搜尋引擎變「答案引擎」,Google離開了版權的「避風港」嗎?
Google正在吃掉所有流量,讓使用者停在Google,不會進入到個別的網站去,答案引擎會加劇這個情況。造成的結果,就是「Google或成最大贏家」。
2018/12/27 | Kayue
「米奇老鼠保護法」為美國帶來的「公有領域真空期」將於2019年結束
自1998年起,美國只有少量作品流入公有領域,原因是當年國會通過延長保護期限。在20年後,1923年的作品終於可以讓公眾自由使用。
2018/11/06 | Kayue
不滿被學術出版商迫封鎖網站 瑞典ISP「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瑞典一家網絡服務供應商被下令封鎖兩個網站,為表抗議,該公司同時「封鎖」了提出申請者——學術出版商愛思唯爾——的網站。
2018/09/18 | Kayue
鋼琴家FB上載奏巴哈樂曲影片 卻被指侵犯Sony音樂版權
在Facebook上傳自己彈琴的影片,都會被指侵犯版權?一位英國鋼琴家最近的經歷,顯示網絡平台上檢查侵權的系統如何影響用戶。
2018/09/08 | 智由博集
【專訪】老王樂隊:多花三五年讀智慧財產,反正我還年輕
老王樂隊的吉他手偉碩認為串流音樂會加大音樂人之間的「貧富差距」:紅的更紅,也得到大部分的利益。導致新人很難作廣告行銷,很難被聽見,最後被淹沒在洪流之中。想想串流平台的推薦歌曲上是否都還是當紅流行歌手,獨立音樂仍占少數。
專訪台灣Midi教父周志華:從泡麵廣告配樂到Netflix首部台灣原創影集
翻開他的經歷也如同一部配樂產業史,30年前台灣廣告、商用音樂產業方起步,直到現在產業逐漸向外開拓、跨界合作的同時,周志華始終沒有停下腳步,持續在產業中精進,今年更參與Netflix首部台灣原創影集《雙城故事》配樂製作。
2018/05/23 | 精選書摘
《好音樂的科學II》:流傳百年的〈生日快樂歌〉還有版權嗎?
如果你想抓出抄襲的音樂,就會發現到處都有跡可循。但要想堅持每首曲子都必須是百分之百原創的話,不但毫無意義,而且也會處處受限。正因新樂曲和新類型乃是衍生自以往風格,音樂才得以不斷演進。
2018/05/08 | 資訊人權貴
為甚麼Oracle可以拿九列程式碼的著作權,到處濫收「保護費 」?
我在通識課裡每個學期都會考這個概念,因為這就像是每一位公民需要知道詐騙集團的手法或毒品的危害一樣重要。
2018/05/04 | 資訊人權貴
為甚麼Oracle可以拿九列程式碼的著作權,到處濫收「保護費 」?
我在通識課裡每個學期都會考這個概念,因為這就像是每一位公民需要知道詐騙集團的手法或毒品的危害一樣重要。
2018/01/03 | 讀者投書
《與神同行》線上看?從搜尋關鍵字,談台灣人對盜版電影的價值觀
記得2016年轟動全台的日韓電影嗎?《屍速列車》在上映最轟動的時候盜版資源流出,結果熱潮維持不到一個月就幾乎斷掉;《你的名字》在台灣更慘,打從上映前盜版就在網路上瘋傳,一部能破3億的動畫電影就這樣OVER了。
2017/11/14 | 智由博集
使用網路圖片前,務必先看清楚授權範圍
不是每張你能夠找到的圖片,都可以使用。使用者付費,是商業活動、公平交易的基本原則。通常一般的著作權人如果不希望自己的圖片被無授權的利用,他們可能會在上面打上浮水印或者提示。但是沒有這樣做的著作權人,不代表他們免費提供自己的著作供他人使用。
2017/11/14 | 智由博集
使用網路圖片前,務必先看清楚授權範圍
不是每張你能夠找到的圖片,都可以使用。使用者付費,是商業活動、公平交易的基本原則。通常一般的著作權人如果不希望自己的圖片被無授權的利用,他們可能會在上面打上浮水印或者提示。但是沒有這樣做的著作權人,不代表他們免費提供自己的著作供他人使用。
2017/08/23 | Kayue
Google與Shutterstock的「水印大戰」
利用人工智能,Google的研究員發現迅速移除大量水印的方法——也想到對付的策略。
2017/08/22 | 讀者投書
小野洋子成為〈Imagine〉共同作者:是著作權聲張,還是商業利益考量?
藉由增列共同作者的方式延續這首歌所能獲致的財產資源的獨佔或寡占,將這首歌曲的公共運用價值往後推遲數十年,對應歌詞所描述的那種無爭、無利的大同世界,著實令人覺得些許諷刺。
想朝南走,你需要懂狀況的人:譚光磊、阮文馨、王道明談泰國與越南的出版市場
相對台灣已經過度飽和的市場,泰越兩國的書市仍相當有發展空間。王道明舉例,泰國有六千萬人口,才三、四百家出版社,台灣不過兩千三百萬人口,就有上千家出版商。閱讀風氣較差的越南更不用說,某一次書展,泰國出版商占了九百個攤位,而越南才五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