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9 | 精選書摘

《關係物化》:我們擁有的究竟是愛,或是已經物化的愛?

人際連結需求不僅是人類最渴望的基本需求,也是生存不可或缺的要件。在人際上獲得滿足,包括被肯定、被接納所獲得的歸屬感所帶來的心理愉悅,後續引發的生理效應,等同於實質的藥物、食物對身體造成的正面影響。

2019/08/18 | 精選轉載

【插畫】剩女、恨嫁、女明星

王子公主的婚姻總是難免受到矚目,但完美的人生樣貌絕對不只一種,當有人遇到很好的對象覺得自己是「嫁給愛情」時,為什麼不能保持禮貌,單就這件事為她開心就好呢?

2019/08/07 | 精選書摘

《我不漂亮》:「你好漂亮」就跟毒品一樣,越想聽到就會越在意外表

你很漂亮=毒藥。稱讚外表並不是稱讚。我們該看的是對方有什麼能力,能完成什麼事,並且為他的可能性鼓掌。不,其實也不必刻意為此稱讚他,只要相信他、關注他,這樣就夠了。

2019/01/02 | 吳馨恩(壞情感)

為何女性主義者反對乳房上「打格仔」?  

假設電視台播放一段歧視黑人的廣告,難道把黑人的皮膚跟捲髮等特徵都打上馬賽克,會看起來比較種族平等嗎?如果不會,那把女性乳房打上馬賽克,難道就能解決物化女性問題?這個標準是不言自明地荒謬。  

2019/01/02 | 吳馨恩(壞情感)

為何女性主義者反對乳房打上馬賽克?  

假設電視台播放一段歧視黑人的廣告,難道把黑人的皮膚跟捲髮等特徵都打上馬賽克,會看起來比較種族平等嗎?如果不會,那把女性乳房打上馬賽克,難道就能解決物化女性問題?這個標準是不言自明地荒謬。  

2018/08/09 | 女性主義有事嗎

破解童仲彥對「女權自助餐」的三大迷思

前幾天童仲彥一篇「冰的啦!推翻女權自助餐」,列舉了女權迫害男性的諸多罪狀,其實根本是當代性別問題現形記,堪比PTT之精華、該有的一次滿足。有事嗎這次將帶你坐上時光機、回顧幾篇我們曾寫過的文章,順帶破解幾個常見迷思。

2017/12/18 | TIME

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

2017/12/18 | TIME

我們的總統一直貶低女人——而我們竟如此放縱他

他不適合當總統(即使現在是了),不只是因為他粗俗和性別歧視的態度,而是因為他成了一面醜陋的鏡子,反映出我們一直以來都在推動厭女社會行為,允許這一切的存在,只是範圍愈擴愈大了。

2017/11/09 | TIME

不,花花公子海夫納並不愛女人

他建立一個男性慾望的帝國,但似乎從未真正滿足自己。他以自己為典範,利用新的方式來販售男性的渴望。但卻是他所愛的女人來承受絕大部分的痛苦。

2017/09/20 | 拉裘立蓓爾

【插畫】是真男人還是「真煩人」?

你有沒有認識一種人,有事沒事就要問「是不是男人啊?」,社會刻版印象總覺得男性就得表現出「陽剛」、「堅毅」的一面,女性就該「嬌柔」、「被保護」,是不是「真男人」,真的很重要嗎?

2016/06/22 | 讀者投書

評《她非它》:「物化」不是香港女性最貼身的問題

一套有意做社會倡導、有運動色彩的紀錄片應該要帶出新角度和看法,而非呈現一些社會已經常討論的論述。

2016/04/20 | 掌櫃誌

A片不該專屬男人,以酷兒與女性情慾為主的「女性主義A片」是什麼樣?

「女性主義A片」(feminist porn)不再是個矛盾的產物,強調性自主與性愉悅的女性主義者早已投入以酷兒及女性視角為主的A片生產,致力於製作不再被「陰道抽插」或「男性射精」這類結局缺乏多樣性的色情片。

2016/04/20 | 掌櫃誌

A片不該專屬男人,以酷兒與女性情慾為主的「女性主義A片」是什麼樣?

「女性主義A片」(feminist porn)不再是個矛盾的產物,強調性自主與性愉悅的女性主義者早已投入以酷兒及女性視角為主的A片生產,致力於製作不再被「陰道抽插」或「男性射精」這類結局缺乏多樣性的色情片。

2016/03/07 | 影音精選轉載

【影片】獲獎無數的動畫短片《螺絲人生》:資本主義下,我們都活成什麼樣?

你是否也覺得自己是大機器裡的一枚小螺絲?阿根廷動畫短片用簡單荒誕的黑色手法,犀利提問:資本主義下的人們到底活成了什麼樣?

2016/03/07 | 影音精選轉載

【影片】獲獎無數的動畫短片《螺絲人生》:資本主義下,我們都活成什麼樣?

你是否也覺得自己是大機器裡的一枚小螺絲?阿根廷動畫短片用簡單荒誕的黑色手法,犀利提問:資本主義下的人們到底活成了什麼樣?

2015/08/27 | 珮姬

悠遊卡風波:追求「女神」封號的女孩們,是妳們自己交出了審判的權柄

18禁的AV女優進不了普級,髒話裸模上不了講堂,不是因為這些人沒有做這些事的權利,而是因為她們挑戰了維繫體制的權力(威)結構。

2015/08/20 | 李牧宜

「空姐胖成這樣也太不敬業了吧...」但從何時起,空服員的專業變成是賣弄性感了?

試問:「當真的不幸遇到飛安事故時,您要相信經驗老道的資深『空服大嬸』,還是選擇把生命安全交給身材性感到引人遐想、衣服緊到行動不便的『天降辣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