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09 | David Tang
「特赦違反法治」,那基本法也違反法治
如果特赦本身就是「違反法治」的話,那地球上沒有任何法治國家了。
2019/07/16 | 李秉芳
曾因同性戀遭迫害,電腦之父「圖靈」登上英國50英鎊新鈔
2013年,英國女王赦免圖靈,但圖靈家人在2015年持50萬人請願書希望赦免與圖靈同樣因同性戀獲罪的4萬9000人,2017年圖靈法案生效,這4萬9000人也獲得赦免。
2019/07/16 | 李秉芳
曾因同志身份遭迫害,「電腦之父」圖靈登上英國50英鎊新鈔
2013年,英國女王赦免圖靈。圖靈家人在2015年持50萬人請願書希望赦免與圖靈同樣因同性戀獲罪的4萬9000人,2017年圖靈法案生效,這4萬9000人也獲得赦免。
2019/06/21 | 法夢
行政長官是否有權承諾撤銷對示威者的控罪?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民間一大訴求是撤銷對6月12日被捕示威者的檢控。根據《基本法》及《警隊條例》,特首林鄭月娥有權命令警務處處長不再調查有關案件。
2018/10/10 | 陳娉婷
死囚獲特赦的二次人生:殺人罪疚伴終生,願死者家屬聽到「對不起」
文錦棠21歲犯下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因誠心悔改和表現良好,他獲彭定康二度特赦,由終身監禁變有期徒刑,再在回歸前獲即時假釋。文錦棠出獄後教育下一代不要步其後塵,惟這永遠不能贖罪,只願死者家屬能聽到一句衷心的「對不起」。
杜特蒂逮捕頭號政敵遭批政治迫害,人權觀察:將帶來寒蟬效應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頭號政敵、參議員特立尼斯25日下午被警方逮捕,稍後獲准交保。人權觀察(HRW)組織痛批拘捕事件是杜特蒂讓反對者噤聲的作法。
2018/09/05 | 李秉芳
10年來首次「受訪」登日媒頭版,陳水扁主張「公投抗中國」有違規嗎?
雖然陳水扁主張「公投」抗中國,但去年通過的《公投法》修正案,關於全國性公投適用項目,排除修憲及領土變更案等敏感議題,回歸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處理。
讓蘇炳坤入獄的《懲治盜匪條例》,原本就是一場鬧劇
《懲治盜匪條例》在1944年制定時定位成「限時法」,主要為了因應中日戰爭,後來在條例失效之後又下令展限,甚至直接把年限去除,然而2002年立法院廢止該條例時,政府卻也不曾檢討過去被此條例所判刑的個案。
2018/08/08 | Abby Huang
警方刑求逼供讓他蒙冤32年:蘇炳坤「特赦」後聲請再審,今判無罪
蘇炳坤的辯護律師尤伯祥日前表示,在當時這種警察以刑求為家常便飯、檢察官也有意或無意默認刑求的司法環境下,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只要被捲進去,都是被害人。
2018/05/11 | 楊之瑜
馬哈迪宣誓就任首相後的隔日,他說了又做了什麼?
前一天晚間10點才宣誓就任馬來西亞第7屆首相的馬哈迪,隔天一早10點就現身吉隆坡的布卡立基金會與希望聯盟其他4黨代表開會,會後舉行記者會宣布了一連串的措施。對於他誓言交出首相職位的公正黨實質領袖安華,他表示最高元首的確表達特赦之意,但要成為首相時間「可能會長」。
馬國迎來首次「政權轉移」,但馬哈迪如何讓位安華仍充滿變數
由於大馬法律規定,出獄後5年內不得參與選舉,這意味著安華必須先獲得特赦,抑或成為上議院議員,才有可能重返政壇進入內閣,或接任首相。
2018/02/12 | 李修慧
法務部長:廢死是台灣目標,「看狀況」決定要不要執行死刑
目前全國監所超收約5,000至6,000人,受刑人中也有4萬人睡地板,要達成一人一床目標,首先要緩解超收問題,但要蓋新監獄,但每個地區的居民都反對。
2017/09/11 | 黎蝸藤
拿救災錢來建牆?颶風中的政治拉鋸戰
在班農退出政府後,白宮內全球派當權,美國對氣候變遷與《巴黎條約》的態度本來就存在變化的可能性。這次風災的嚴重後果將大大加大了轉變的可能。緊接而來吹襲佛羅里達與波多黎各的「史上最強勁颶風」艾瑪(Irma),肯定進一步增加「暖化派」的影響力。
2017/09/11 | 黎蝸藤
拿救災錢來建牆?颶風中的政治拉鋸戰
在班農退出政府後,白宮內全球派當權,美國對氣候變遷與《巴黎條約》的態度本來就存在變化的可能性。這次風災的嚴重後果將大大加大了轉變的可能。緊接而來吹襲佛羅里達與波多黎各的「史上最強勁颶風」艾瑪(Irma),肯定進一步增加「暖化派」的影響力。
2017/08/28 | Abby Huang
17年前獲得總統特赦,蘇炳坤為何還要向高院申請再審?
檢方表示,基於個人感情,他同情蘇炳坤,但是檢察官為公益代表人,依法蘇炳坤已被總統特赦罪刑, 是連同「罪」與「刑」都免除,如何對不存在的「罪」聲請再審?
2017/08/10 | 財訊
小英特赦否?解決扁案爭議,還有第三條路可走
「特赦」這件事,或許不是小英現在立刻能做的;但是國務機要費除罪化, 可能是處理扁案三個方法中,成本最低、爭議最小的一條路。
2017/04/18 | 辨法論政
特赦=大和解?
想用特赦去達到良好管治的願景必須建基於真相和承認錯誤之上,而不是一種和稀泥式,「今次我地就打和啦,SUPER!」般幼稚幻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