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01 | 李修慧
香港零時清場:佔領立法會3小時,防暴警察已完全清場
7/1是香港主權轉移22週年,香港民眾不滿「反送中大遊行」後許多訴求沒有得到香港政府正面回應,當日下午撞破立法會玻璃門,晚間正式佔領立法會。
2019/05/28 | 林彥邦
林鄭向德國領事抗議,被「官腔廢話」回應是自取其辱
特首林鄭月娥向德國領事「抗議」黃台仰、李東昇獲難民資格一事,被對方以「官腔廢話」回應,林鄭理應非常熟悉。
2019/05/23 | 爵爵&貓叔
【插畫】為什麼香港《逃犯條例》也會影響台灣人?
如果《逃犯條例》立法成功,只要你曾在網路上對中共政權或習近平發表負面評論,聲援各樣的民主運動等等,入進香港時都可依法逮捕,引渡到中國受審,如果你覺得沒有那麼嚴重的話,請想想那位兩年前的李明哲。
2019/07/01 | 李修慧
林鄭稱聆聽年輕人心聲 夏慤道留守者:你出嚟咪傾到
今天是香港主權轉移22週年,香港民眾不滿6月間的「反送中大遊行」後許多訴求沒有得到香港政府正面回應,今日香港民眾佔據升旗典禮附近道路,並與戒備的警方發生衝突。
2019/03/28 | nagee
【插畫】市長拚經濟為什麼要去「中聯辦」?
一個由89萬民意背書選出來的市長,效忠的對象不是自己的選民,居然貼上敵對國家的搖控子機關,而台灣大部分民眾居然對此事無感,甚至感到欽佩。
2019/08/06 | 李敏剛
一個城市的起義︰從恐懼到爭取尊嚴
反送中運動及隨後的警察濫權施暴,令香港出現一場史無前例的起義,但上述問題都是近因,這是一場由恐懼到爭尊嚴的社會運動:由對修例被「送中」的恐懼,因著和政府的對抗,喚醒了自2014年,乃至自1997年以來,種種的不被聆聽和被強行代表。
特首會見警察代表的畫面中 三個令人不安之處
林鄭月娥的政治宣傳團隊煞有介事地告知社會,她將自己隱匿多時後的首次公開會面安排予警察。這充分反映她已經放棄疏理各界爭議、平衡不同立場的責任,而選擇在炙熱的民憤中完全倒向警隊,並決意將管治威信完全押注在紀律部隊群體的支持之上。
2019/06/15 | 林勉一
林鄭月娥必須下台的五個理由
有傳香港政府將暫緩極具爭議、民間大量反對的《逃犯條例》修訂,然而特首林鄭月娥仍然必須為提出修訂期間的各種錯誤下台。
2019/10/23 | 林彥邦
林鄭月娥最錯的不是「玩電話」,而是嚴厲回應
林鄭月娥本身已經弱勢而且缺乏認受性,面對公眾的嘲弄,還嚴辭煞有介事出來「闢謠」、「澄清」、「譴責」,唯一得到的結果是顯示其器量淺窄,坐實「年年考第一樣樣唔輸得」的定性。
2019/06/14 | 區家麟
警察的武器是橡膠子彈和催淚彈,林鄭的武器是TVB
林鄭早已預料《逃犯條例》修訂立法會恢復二讀爭議巨大,計算好要在關鍵時刻在TVB發話。林鄭選擇TVB因為其「入屋」,有點標榜「中立」的公信力,一家大細食飯一齊睇,心戰效果最強,講到父母關懷,入心入肺入腦。
2019/11/19 | 區家麟
圖窮匕現,北京「法律武器」對付司法獨立
專制政府以《緊急法》制訂《禁蒙面法》之目的,圖窮匕現,它開通了法律軍火生產線,直接對付司法獨立的最後堡壘,給警隊提供源源不絕的大殺傷力武器。
2019/09/01 | Madeleine
和外國朋友討論「香港反送中」時,可以用到的英文
香港反送中事件延伸的後續抗爭,使許多年輕人都站在最前線,即便父母擔心,他們還是風雨無阻地走上街頭,在這個歷史的十字路口,我們可以瞭解這些和香港有關的英文。
2019/10/04 | 本土研究社
《緊急法》的惡法之路
林鄭月娥政府已奪得無上權力,利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這殖民惡法「收拾」這個由她一手搞出來的災難。她在今天的記者會甚至聲稱「無理由將這些法例『備而不用』」,顯示必定有權用盡。
2019/07/08 | Y.t.Chan
林鄭月娥政府靠警察支持「吊命」
特首林鄭月娥可謂去到眾叛親離的地步,就像那些快倒台的獨裁者一樣,靠軍方支持來吊命。作為香港特首,無法隨便出動解放軍,唯有倚重警隊來對付be water的示威群眾。
處於「收成期」的特首,無法理解示威者為自由民主的付出
一家持外國護照、在香港一個物業都沒有的林鄭月娥,把我們的家弄得一塌糊塗後不會自食其果。但抗爭者中的年青人,就只有一個家,他們的將來就押注在今次的最後一戰。
2019/08/05 | 區家麟
仇恨螺旋升級,現在是林鄭月娥最後的贖罪機會
林鄭政府繼續無人駕駛,以為發聲明發射催淚彈就能夠令民意逆轉,已經證實一敗塗地,正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要面子的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一定是很倔強很要面子,才不願有任何一個自己提出的草案失敗,尤其是她多次提到修例是特區政府自行推動,更把這條草案的通過與否和自己的個人榮辱掛鈎,才會如此一意孤行。
2019/06/24 | 區家麟
林鄭月娥這種人,總有一個喺左近
像林鄭這種人,能在特區時代升上高位,是香港特區的風土病。特區時代的森林規律,物競天擇,服從者生存;想活得好,最緊要聽命,最避忌行差踏錯踩過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