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20 | 法操FOLLAW
《刺激1995》:受刑人為什麼應該享有「基本人權」?
在《刺激1995》中,負責監獄內圖書館的獄友布魯克斯,是一直受到大家尊敬的老人家,突然拿著刀架在獄友脖子上想要殺了,大家認為布魯克斯瘋了,但同樣已經待在獄中很久的瑞德卻語重心長地說道,布魯克斯沒有發瘋,他只是被體制化。
2018/09/09 | 精選書摘
台灣監獄見聞:入獄是吃免錢飯?
一個毫無經驗、又沒錢聘請律師的人,初來乍到監獄,恐怕連要在這裡活下去都不知道該怎麼做。台灣人常說入獄是吃免錢飯,其實正好相反,沒錢才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坐牢,光是要湊足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就讓人十分頭大。
2016/04/04 | 林兆彬
《S-最後的警官》:犯罪者也有人權嗎?
每次發生這類隨機砍殺的事件,都是對社會文明程度的考驗。犯罪者的基本人權受損,是對文明社會的一種恥辱。2014年的冬季日劇《S-最後的警官》,故事十分有意思,能讓觀眾反思犯罪者的人權。
我們真有準備讓受刑人回歸社會嗎?獄卒畫家筆下的真實監獄風景(下)
監獄超收,直接導致獄卒現在的工作量是以前的三倍,而且勞動環境差勁。這一連串的結構問題,來自於社會認為做錯事的人就該被關、被懲罰─不管你是偷竊、濫用毒品還是殺人。從而讓政府也輕易地順從民意,以監禁或嚴懲來解決問題,漠視真正的問題根源。
我們真有準備讓受刑人回歸社會嗎?獄卒畫家筆下的真實監獄風景(上)
台灣目前的監獄管理制度依然沿用著白色恐怖時期,以思想禁錮、半軍事化及「恐懼管理」的方式。無論是獄卒對受刑人,還是長官對獄卒,都是以高壓方式讓人臣服。而長官利用絕對權力在監獄呼風喚雨,更與整個社會默許應報主義不無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