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4 | 精選書摘
阿德勒《個體心理學講座》:孩童難以管教,因為他們的生命從疼痛與困難中開始
難以管教的孩童經常失去執行任務的勇氣,可以說是缺乏勇氣贏回他在有用生活那一面曾有的特殊地位。他會試圖找到一種比較容易、讓他自覺夠強壯而且不需要勇氣的方式。
2020/07/12 | 法操FOLLAW
法國電影《懸案判決》:至今仍未解的真實案件,檢方只憑「感覺」就認定殺人兇手嗎?
檢方認為,維格爾的諸多行為相當可疑,例如他在妻子失蹤後十日才報案、案發後將妻子的床墊丟棄等,再加上維格爾知情妻子出軌,準備和她協議離婚,種種跡象讓檢方一口咬定維格爾是預謀殺人。
嫌疑時人人喊打、無罪時乏人問津──什麼是「不起訴處分」 ?
「無罪判決」跟「不起訴處分」對於當事人來說都算是「沉冤得雪」,但一般人在生活中通常不會碰到刑事案件,對於新聞裡常出現的「起訴」或「不起訴」總是模模糊糊?到底不起訴處分是什麼?
2020/06/20 | 法操FOLLAW
《捍衛雅各》:人一旦被貼上「殺人犯」的標籤之後,就很難撕掉
當人一旦被貼上「殺人犯」的標籤之後就很難撕掉,如同書中的台詞:「你笑,他們說你沒把審判當回事;生氣,他說你脾氣暴躁、毫無悔意;你哭,他們說你在裝可憐」。許多冤案不就是這樣形成的嗎?
2020/05/23 | Lo
【圖輯】人滿為患的宏都拉斯監獄:與130名男子同擠一個房間,這才是地獄的開始
典獄長希拉圖表示,拉埃斯佩蘭薩監獄人滿為患的根源,其實也是整個拉丁美洲的共同問題:對輕罪採行嚴厲判決、缺乏適當調查,許多被拘留者還沒被起訴就持續關押,而且往往達數年之久。
2020/05/02 | 一起讀判決
法律小教室:火車刺警案為什麼判無罪?
一位鐵路警察被男子持刀刺死,法院經過精神鑑定後,認定男子行為時已經處於欠缺辨識行為違法與否的能力,判決無罪,但要施以監護五年。此判決結果是根據《刑法》的哪些規定所做出的?
2020/05/01 | 讀者投書
《壞教育》:卸下英雄包袱,休傑克曼最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壞教育》中我們多半看見的是休傑克曼巧妙的表情,足以包裝起自己偽善的偏執,犧牲拋棄老同事要得把事情壓下來的公關能力。但他終於敵不過的卻是兩個年輕的生命。
2020/04/23 | 精選書摘
《解開死亡謎團的206塊拼圖》:如果遺體只剩骨頭,還有可能判斷出性別嗎?
從骨頭判斷死者生理性別時,兩性異形愈顯著,法醫人類學家的鑑定結果就愈準確。但法醫人類學分析仰賴的骨頭特質,都會受到體內生化效應的時間與程度影響,不是證明個人生理或基因性別的絕對證據。
2020/04/23 | 精選書摘
《解開死亡謎團的206塊拼圖》:在死亡完成她的工作之後,我才能發揮自己的使命
我每天的工作都要與死亡相伴,讓我懂得尊敬她。死亡不曾讓我畏懼她的存在或職責。因為我選擇用直接、坦率且單純的語言和死亡溝通,所以我認為自己理解她。
2020/03/05 | 精選書摘
《絕地追凶》:如何確認嫌犯衣服的棕色汙漬,是木材著色劑還是血跡?
警方成功制止這位孩童殺手的原因,不是因為某位科學家正研究如何破案,而是因為某位科學家正研究如何拯救牛群。
犯罪現場的心理名片:能滿足罪犯心理需求的「簽名特徵」
犯罪現場中常見的證物,多屬於實體證物,但對於涉嫌者內心世界,實難以在有限跡證下全盤了解。因此需要有更多的統計、剖繪和分析等去推敲犯罪者的內心世界、篩選嫌犯,並作為各種偵訊策略擬定的參考。
2019/12/30 | 法操FOLLAW
《陪審員們》:若被告一半機率有罪,一半機率無罪,那是有罪還是無罪?
本片以韓國2008年第一次人民參審的案件為主軸,雖然片名叫《陪審員們》,但事實上,韓國這套制度兼及參審和陪審制,並不完全和英美法國家的陪審制度相同。
為了生日驚喜「綁架」朋友,會構成犯罪嗎?
為了慶生而擄人,雖未必會構成犯罪,但依照現行法規的規定,如果其間驚動警察或造成社會不安,警察機關其實能夠能視情形加以開罰。
2019/11/20 | 流傘
解散警隊,從何入手?——認真思考「第六訴求」的含義
當運動進入第六個月,很多抗爭者開始表達「第六項訴求」:解散香港警隊。此項訴求引發了不少人辯論解散警隊的真正含意:是重新訂憲及改革?還是否定社會必然需要警察的基進想像,即廢監主義?
2019/11/11 | 精選書摘
《判罪》:同事紛紛加入戰局,希望承接虐童案的「壞律師」能迷途知返
他們認為事務所不應該為了錢,什麼案件都接,像這種虐童案的傢伙,禽獸不如,事證明確,根本沒有辯護必要。我向他們說明:「感受到你們的善念,瞭解你們對孩子的同情。可是,我也有話要說。」
2019/11/11 | 精選書摘
《判罪》:也許贖罪後我就是自由之身,不用再帶著內疚活下去
「被告接受懲罰,贖罪完後,不再是帶罪之身,他改過自新,應該重新生活。律師這時候扮演的角色,是協助被告如何贖罪,及受到公平審判。」
2019/10/20 | 法操FOLLAW
《七號房的禮物》:公設辯護律師為何重要?嚴刑逼供下的死刑冤案
《七號房的禮物》講述的是一個智能障礙者被羅織罪名,最後遭死刑處決的故事。從電影中也能探討,為什麼律師要幫「壞人」辯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