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5 | 精選書摘

《殺人犯的孩子》:媒體只求獵奇報導,無人理會犯罪者家屬所受的傷害

家屬普遍都不是對於家人走上犯罪之路,身為家屬的自己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而道歉,只能單純在形式上對於造成社會騷動與不安致歉而已。

2019/04/04 | 精選書摘

《殺人犯的孩子》:媒體將犯罪者奉為神,報導「獵奇」比事實更重要

家屬普遍都不是對於家人走上犯罪之路,身為家屬的自己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而道歉,只能單純在形式上對於造成社會騷動與不安致歉而已。

2017/10/17 | TIME

「為了保護自己……我殺了一個男人」:美監獄女囚絕大多數是性暴力受害者

這種狀況不只發生在密西西比州,現在美國南方各地都有這種情形發生。維拉司法研究機構的報告顯示,美國國內,絕大多數的女性囚犯是有色人種,且因非暴力案件入獄,在這些女囚中,86%曾是性暴力的的受害者。

2017/07/06 | Objection - 蕭奕辰

在深夜台北街頭,遇見必須靠犯罪養活自己的大哥

少一個人犯罪,就代表少一個人受害。少一個職業犯罪者,就代表可以「少很多人」受害。所以不是我們只在乎犯罪者人權,不,剛好相反,正是因為我們更在乎「被害者的人權」。

2017/07/04 | Objection - 蕭奕辰

比起階級世襲,更可怕的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的社會

最後,我必須要強調。「選擇」或「決定」是個很白痴的詞彙,因為對於廣大的基層,尤其是「黑數」而言,他們根本毫無任何選擇的機會可言,他們完全無法做任何決定。不要說從哪裡來了,就連要往哪裡去也是「上面的」說了算。

2016/05/14 | 麥志綱

如何讓「仍有教化可能」真正成為可能?

如果你希望任何型態的「教化」成為可能,那就應該投注更多精力在推動、或促成這些讓教化成為可能的條件。而那時起,我們就不需要為了該如何處理罪犯困擾,因為我們已能真正免於恐懼罪犯的仿效效應,或是因再犯而產生的社會不安。

2015/06/05 | eoiss

把罪犯消滅不代表解決犯罪,那我們討論了怎麼解決犯罪了嗎?

幫助這些人不要走向極端,還是提高警力的涵蓋力,在防止犯罪的層面上積極處理。不管是哪一種,我們都沒有在這次的事件中看到充足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