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8 | 精選書摘
林懷民《跟雲門去流浪》:「狂草」在倫敦演出只得「三顆星」,首演場我也看得要生病
2005年編舞時頭腦想著張旭、懷素,一路往「狂」走。空間的留白照顧了。時間的留白琢磨得不夠。首演以來一直在大戲院演,舞台精力經過空間過濾,到了觀眾席有張力、無過分的壓力。像沙德勒之井的狀況沒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