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1/05/20 | 李秉芳

總統府特赦布農族獵人王光祿,律師:僅個案免刑,非常上訴爭取「獵人無罪」

原民團體認為,釋憲案的當事人連同王光祿就有好幾位,卻只有王光祿被特赦,不希望「特赦一個王光祿、還有千千萬萬個王光祿被抓」。

2021/05/07 | TNL 編輯

王光祿狩獵釋憲案出爐,大法官:原住民仍只能採用「自製獵槍」且不得狩獵保育類動物

這次釋憲的結果仍是規範原住民狩獵只可使用「自製獵槍」以及不得狩獵保育類動物。但在「自製獵槍」的定義上,要求有關機關須檢討現行標準。另外有關「非定期性」狩獵的申請期限規定,以及申請書應載明「獵捕動物之種類、數量」的規定被宣告違憲。

2021/03/19 | 李秉芳

動保團體為「原住民狩獵釋憲案」向大法官陳情:傷害任何生命都不該是任何人的「權利」

朱增宏表示,《野生動物保育法》已經保障原住民族基於文化、傳統祭儀等用途,可以捕獵一般類野生動物及部分保育類動物。動保團體集結起來,是為了替釋憲案中「最弱勢」的動物族群發聲,向大法官提出呼籲,授獵行為不該是特定族群及個人的權益,大法官應平等保障族群文化與台灣生態環境。

2017/03/16 | 巷仔口社會學

從三個原住民文化權益的提問,看見「相對主義」思考「公共性」的四個謬誤

我們要如何從討論當中找到以公共性為基礎的解法,也許可以從以相對主義思考時常見的謬誤來看。從相對主義出發,我們同時需要看看「反」相對主義的思考是如何被相對化,同時更需要以「反」「反相對主義」的思考來破除迷障。

2016/04/14 | Kenzo

《野保法》 鬆綁找回獵人尊嚴 將開放原住民「非營利自用」狩獵

原住民大多認為,平地人誤解原民狩獵意涵,原民獵人王光祿說:「反對者不了解原民狩獵方式,我們不是趕盡殺絕,家裡需要用到才會去捕獵,而且通常都是只打一隻、兩隻,不會拿去賣的。」

2015/10/02 | Zou Chi

屬於他們的正義在哪裡?太魯閣族感恩祭前 遭「國家公園法」剝奪狩獵權

從歷史脈絡來看,日本政府將太魯閣族人自傳統領域驅逐至花蓮,如今的政府又依國家行政法令限制族人於傳統領域進行祭典…忽略他們的人權與族群文化傳承,難道是已簽署人權兩公約的台灣該有的行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