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31 | 謝宇棻
一場婚禮,一些回應:異族/異教通婚,是猶太民族的「危機」?
原則上,多數人也許會願意在口頭上承認,對跨國、異族或異教通婚感到排斥,是傳統且不夠進步的想法;可是當這樣的現實發生在自己的子女、家人或國族身上,我們心底真實覺得舒適的程度,很可能違背我們口裡認可的大原則。
2019/10/31 | TIME
從猶太人到非裔美國人,「Ghetto」這個詞彙並未失去動搖人心的能力
「族裔聚集區(ghetto)」被賦予新的黑膚色含義是到了1960年代才真正吸引社會大眾的注意,在1960年代中期隨著城市種族暴動的興起使得隔離地區躍升於報紙頭版以及全國、甚至全球的電視螢幕上。
2019/10/30 | 彭成毅
少數中的關鍵少數:新加坡的猶太、亞美尼亞和帕西商人移民史
新加坡自1819年開埠以來,是全世界商人的匯集之地,除中文世界讀者較關注的華商之外,其實伴隨著英國殖民者到來的,還有許多扮演關鍵少數的族裔,如猶太人、亞美尼亞人和帕西人。
2019/10/19 | 精選書摘
《刺青師的美麗人生》:明天開始你將是我的助手,這可能會救你的命
他目睹過貪污和不信任的後果。這裡大部份的人認為,如果人少了,每人就可以多分一點食物。食物就是錢財,有它就可以生存,就有精力幹活,就可以多活一天。
2019/10/19 | Kristin
《刺青師的美麗人生》書評:我們得活著出去,血肉模糊的歷史仰賴人們傳唱
此書相較於其他類似主題作品是相對收斂的,似乎刻意避免著墨太多於集中營中的史實部分與殘酷真實面向,猶如冰山一角般多數選擇點到為止,化作從奧斯維辛穹蒼上飄落的漫天灰燼,紀錄著作者眼裡這趟勒利親身走過、掙扎過、絕望過的世間罕有之人性考驗。
2019/10/17 | 謝宇棻
你的屠殺,我的傷疤:為何以色列人會主動為敘利亞庫德族發聲?
從各個族群的歷史與記憶深入探究,往往可以發現類似大屠殺的集體過往,由於某些人害怕歷史重演在自己的族群身上,就會成為排他及沙文主義的根源。但這顯然不是這些歷史悲劇下的必然,因為群體也可以將欲避免這些悲劇的心力,推己及人。
2019/09/27 | TIME
以裔美籍作家:川普未來對猶太人的傷害,將比大多數人認知的更多
當你把這些與白人至上主義中明顯的反猶太主義,還有波威猶太教堂槍擊事件結合起來,(川普總統的言論)就會把美國變成一個非常不一樣的地方:這裏對猶太人來說不再那麼熱情且安全。
2019/09/10 | 精選書摘
《猶太教四千年》:希伯來聖經說女巫很危險,但猶太巫術是從男性而來
會有驅邪的行為,就表示這世界蘊含著看不見的邪惡力量,會使人類的利益受損,除非上帝出手干預。希伯來聖經對魔鬼和邪靈的本質沒說什麼,但在西元前三世紀晚期,《以諾一書》裡的「看守者之書」認為,邪靈源自墮天使和人類女子之間禁忌的性行為。
2019/09/06 | 精選書摘
《天堂來的糖果》:讓姑婆無法原諒上帝的親家母
逾越節逐漸逼近,舒迪雅姑婆和亞隆(Aron)姑丈公在賴阿南納的農莊彷彿蒙上了一層陰影。舒迪雅姑婆的心情越來越差,她開始想像瑪格麗特、有斑點的五個外孫女和痔瘡在餐桌旁坐下來,準備吃逾越節晚餐。
2019/08/27 | 謝宇棻
男女授受不親:以色列歌手為何「男女混席就拒唱」?
在崇尚多元文化主義的同時,有時會產生一個弔詭的情形:即當某個次群體的某些信仰或價值觀,與自由、平等的理念相衝突,社會中的其它群體是否有權介入。
2019/08/15 | Lo's Psychology
猶太人為何沒反抗?溫水煮蛙式政策:登門檻效應
當大家都認為香港作為繁華都會,應享有國際盛名的自由與法治時,原來準則可以一直後退。當一個政權在國家另一端做著與納粹相若的事情,在國家這一端的我們還渴望能苟且偷生嗎?
2019/07/25 | 讀者投書
《使女的故事》第三季:平凡與邪惡,無人得以評斷的道德抉擇
《使女的故事》正是真實人生的翻版小說。沒有人能評斷一個人在道德方面的抉擇,因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個人做出決定時的處境為何?不是只有完全受納粹迫害的犧牲者才能被冠上聖人的名號。
2019/07/22 | 精選書摘
《以色列史》:耶穌的「傳道」,比較像是地方上批判時政的某些團體
〈路加福音〉第12章第9節:「在人面前不認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不認他。」這些經文都是一樣表現出,跟耶穌不同道的,他不僅不認同,還強調「不生在世上倒好」。對耶穌來說,外邦人、理念不同的人,一概要區隔開來。
2019/07/11 | 謝宇棻
猶太人的「反豬」情節:禁食豬的以色列,如何抵抗豬肉飲食文化的「入侵」?
在75%人口被歸類為猶太人的以色列,對豬肉產品或豬的排斥,首先源自於宗教經典將豬視為不潔淨之物。時至今日,豬在猶太文化中,仍是不潔淨的象徵,也難免引起一些爭端。
2019/06/27 | 謝宇棻
以色列「孤軍」殞落:國防軍服役的新住民與失親者
「孤軍」在以色列沒有直系血親,導致不少孤軍產生心理健康上的問題。
2019/06/27 | 謝宇棻
「孤軍」為何殞落?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的新住民與失親者
這些孤軍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他們在以色列沒有直系血親。這對才高中畢業、就進入軍旅生涯的許多士兵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孤軍們在心理上,往往缺乏類似的支持系統,導致不少孤軍產生心理健康上的問題。
2019/05/20 | TIME
反猶主義的猖獗,已讓猶太人開始懷疑是否能繼續在歐洲生存
2018年法國內政部的報告,稱法國「沒有一天是沒有反猶太主義活動的」。歐洲猶太人大會的主席坎特說,「這感覺像是每個有關於猶太人、猶太教、猶太生活的禁忌都已經被打破了。」
2019/05/15 | TIME
奧斯威辛集中營為何成為紀念大屠殺的重心?
在大屠殺的歷史教育中,奧斯威辛的重要意義在於,1942至1944年,奧斯威辛是規模最龐大的集中營。當時遣送至此的人估計有130萬,其中110萬為猶太人,而在這110萬猶太人當中,有100萬人在此遭到謀殺或因故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