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大屠殺

納粹大屠殺(德語:Holocaust;希伯來語:השואה‬‎,Shoah;意第緒語:חורבן‎,Hurban)又稱猶太人大屠殺,指的是納粹德國及其協作國對近600萬猶太人進行的種族滅絕行動。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9/12/24 | 譚蕙芸

猶太人大屠殺歷史專家:「非人化」貶稱危險,「曱甴」和「狗」有程度之別

近月示威現場上,不少警員指罵市民為「曱甴」,亦有人稱警察做「狗」。研究大屠殺的歷史學家Prof. Timmermans指出,雖然「曱甴」和「狗」也是具貶意的稱呼,但有不同程度之分。

2019/07/07 | 精選書摘

《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我不認得「猶太人大屠殺」這個詞,全班當我是怪胎

我始終知道父親信仰的是不一樣的上帝。從小我就發現,雖然我們和鎮上的人去同樣的教會,我們的信仰卻不一樣。他們相信要端莊,我們親身力踐。他們相信上帝醫治的能力,我們將傷病交給上帝裁決。他們相信要迎接「耶穌再臨」,我們準備就緒。

2019/06/13 | 精選書摘

《垃圾場長大的自學人生》:我不認得「猶太人大屠殺」這個詞,全班當我是怪胎

我始終知道父親信仰的是不一樣的上帝。從小我就發現,雖然我們和鎮上的人去同樣的教會,我們的信仰卻不一樣。他們相信要端莊,我們親身力踐。他們相信上帝醫治的能力,我們將傷病交給上帝裁決。他們相信要迎接「耶穌再臨」,我們準備就緒。

2019/04/18 | 劉威良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歷史

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2019/04/18 | 劉威良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的黑暗歷史

來到這個公園,一個靜謐的地方,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2019/04/03 | 精選書摘

《偽造者》:二戰偽造專家製假證件 讓各地猶太人免於被捕

我們這個位在巴黎的偽造證件實驗室,能夠大量製造假證件並迅速傳遍整個北歐,以協助當地猶太人提早逃離納粹的逮捕。我們的偽裝身份是畫家,實驗室位於一個狹窄閣樓,內部被我們改裝成畫家工作室。

2019/04/02 | 精選書摘

《偽造者》:二戰時的偽造專家,用假證件讓各地猶太人免於被捕

我們這個位在巴黎的偽造證件實驗室,能夠大量製造假證件並迅速傳遍整個北歐,以協助當地猶太人提早逃離納粹的逮捕。我們的偽裝身份是畫家,實驗室位於一個狹窄閣樓,內部被我們改裝成畫家工作室。

2017/08/30 | Alvin

指希特拉「動機正確也是不行」 麻生捱轟收回言論:「動機也是錯的」

麻生在2013年亦曾發表涉及納粹的言論,提出要效法納粹當年不知不覺從魏瑪憲法變成納粹憲法,「怎麼我們不可以從中學到些技巧?」

2017/03/02 | 精選轉載

沒有加害人的二二八歴史,要如何和解共生?

島嶼天色已經漸漸光,「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 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 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此外,我們要更加積極地公開史料、還原歷史,進行轉型正義。

2017/03/02 | 讀者投書

誰需要為納粹的罪行道歉?談轉型正義的轉型正義

正義的追求要求普遍性,任何具備良知與理性的個體,先天具有追求正義的資格與傾向。一個個體是否具備良知與理性,跟這個個體屬於什麼類別幾乎沒有關係。

2016/12/28 | 空心二胡

我曾是極端納粹愛好者:別輕忽現實無力感以及獨裁者崇拜之間隱形的關聯

但是更關鍵的地方是,納粹背後的意義,他帶給多少人多少毀滅性的災難。它會讓人類文明發展若干年的理性和邏輯,因為人的情緒而毀滅於一旦。你覺得你不會被群體的情緒所禍害,但事實上這樣的禍害從來不是過去式。

2016/12/27 | 李律鋒

恨也許能殺掉一個人,但集體的冷漠、無知與怯懦,可以造成一場大屠殺

對歷史傷痛的無知、對他人痛苦的無感、對自身責任的無視、對獨立思考的無能、對是非善惡的無謂、對芸芸眾生的無情,構成了最基本單位的平庸的罪惡。

2016/12/26 | 李律鋒

邪惡從何而來?恨也許可以殺掉一個人;但集體的冷漠、無知與怯懦,可以造成一場大屠殺

對歷史傷痛的無知、對他人痛苦的無感、對自身責任的無視、對獨立思考的無能、對是非善惡的無謂、對芸芸眾生的無情,構成了最基本單位的平庸的罪惡。

2016/12/26 | 空心二胡

我曾是極端納粹愛好者:別輕忽現實無力感以及獨裁者崇拜之間隱形的關聯

但是更關鍵的地方是,納粹背後的意義,他帶給多少人多少毀滅性的災難。它會讓人類文明發展若干年的理性和邏輯,因為人的情緒而毀滅於一旦。你覺得你不會被群體的情緒所禍害,但事實上這樣的禍害從來不是過去式。

2015/04/22 | Zou Chi

93歲前納粹軍官自願受審 「我在道德上有罪」求倖存者寬恕

前奧斯維辛集中營軍官葛洛寧1947年返回德國後,曾將身為納粹的過去埋葬。但他發現有人否認猶太人大屠殺的存在,於是決定將自己的經歷公諸於世。如今他將面臨至少15年的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