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1/26 | Shih Yuan
獄卒筆繪監獄見聞推改革 反遭獄方記申誡懲處
林文蔚質疑,自己寫繪的目的是進行獄政改革,若獄政改革如官方宣稱的這麼有成效,為何高監挾持事件、彰少輔曬豬肉事件、桃少輔買生致死案、北監林姓收容人死亡疑雲會發生?
我們真有準備讓受刑人回歸社會嗎?獄卒畫家筆下的真實監獄風景(上)
台灣目前的監獄管理制度依然沿用著白色恐怖時期,以思想禁錮、半軍事化及「恐懼管理」的方式。無論是獄卒對受刑人,還是長官對獄卒,都是以高壓方式讓人臣服。而長官利用絕對權力在監獄呼風喚雨,更與整個社會默許應報主義不無關係。
我們真有準備讓受刑人回歸社會嗎?獄卒畫家筆下的真實監獄風景(下)
監獄超收,直接導致獄卒現在的工作量是以前的三倍,而且勞動環境差勁。這一連串的結構問題,來自於社會認為做錯事的人就該被關、被懲罰─不管你是偷竊、濫用毒品還是殺人。從而讓政府也輕易地順從民意,以監禁或嚴懲來解決問題,漠視真正的問題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