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8 | 智由博集
【專訪】老王樂隊:多花三五年讀智慧財產,反正我還年輕
老王樂隊的吉他手偉碩認為串流音樂會加大音樂人之間的「貧富差距」:紅的更紅,也得到大部分的利益。導致新人很難作廣告行銷,很難被聽見,最後被淹沒在洪流之中。想想串流平台的推薦歌曲上是否都還是當紅流行歌手,獨立音樂仍占少數。
從音樂祭角度淺談台灣音樂創作場景
未來的我們必須想得更大,我們的音樂不再只是做給台灣人聽的,還是要做給外國人聽的,我們的音樂祭、演唱會,不只是做給台灣人看的,而是做給外國人也願意花錢買機票來台灣朝聖。
2018/02/04 | 讀者投書
疼痛與躁動的靈魂:Tizzy Bac的虐心之聲
大學時期聽獨立音樂是一種的姿態,可以全然的掩飾青春期的自卑與敏感。當同學問起可以聽什麼的時候,Tizzy bac的CD拿出去不太會得到兩極化的評價⋯⋯2017年Tizzy Bac回來了,但貝斯手哲毓宣告了身體的狀況,他說:「抱歉我不會透露任何我的病情和身體狀況,也不需任何的募資捐助。」
2017/12/15 | Giloo紀實影音
《再見地下布魯克林》:選擇DIY、選擇經營Live House、選擇地下……選擇說再見?
羅悅全(Jeph)於2000年出版的《秘密基地:台北的音樂版圖》是現在回望90年代台北音樂地景的重要出發點。2010年,他與鄭慧華在台北公館成立「立方計劃空間」,同樣成為認識台灣當代藝術與聲響文化重要的入口。Giloo紀實影音特邀Jeph撰文,聊聊「地下」二字。對Jeph而言,我們該做的不是去感嘆「地下」在歷史循環中的煙消雲散,而是要去追問「地下」,到底能為我們的生命、地方與歷史留下什麼?
2017/11/13 | KKBOX
值得討論,但不宜冷眼旁觀——第八屆金音獎回顧
我敢說,入圍金音獎的作品,單論創作,完全不輸給任何一個市場對手。台灣出產的明星不得不去對岸賺錢,就當是無奈吧,然而真正的實力,蘊含在金音獎裡面。
2017/09/20 | 陳玠安
靈魂發聲:2017水星音樂大獎得主Sampha何以勝出?
Sampha示範了一種典範,在水星音樂獎的歷史上,也少有在一張專輯,能服務多樣音樂愛好者。不管你喜歡靈魂,R&B,具有電子音色的流暢歌曲,貼於塵世但談吐不凡的民謠,或者是新型態融合音樂,Sampha可能也會是你完美的Pop。
2017/07/03 | 讀者投書
金曲獎的時代包袱
當頒發此獎時,主持人黃子佼在台上說:「我們看看入圍名單有那麼多……破了世界紀錄了!」這個世界紀錄,恐怕不是好的那一種。
2017/04/06 | KKBOX
藏在韓劇原聲帶中的超棒韓國獨立音樂
韓劇是韓國文化產業中的重中之重,韓劇一檔約兩個月,加上後續引發的效應,往往一紅就是大半年。比起K-pop或是商業鉅片,韓劇的影響力既深且長。
2017/02/27 | Beyonder Times
匯聚各方樂迷與饕客,日籍複合式餐廳老闆搭起台日獨立音樂橋樑
寺尾先生說:「台灣的獨立音樂就像台灣的天氣,是雨的聲音,適合下雨的時候聽。」
2016/08/18 | 傅紀鋼
20歲之後我沒有開心過──唱出台灣青年集體挫敗感的「傷心欲絕」
傷心欲絕的歌詞,直接連結到每一個青年世代的生命體驗。在那些去政治化的喃喃自語中,卻以特立獨行的姿態,反抗一切的世俗枷鎖,展現強烈的憤怒力量。而每個事件與觀點呈現的心情,不僅是一種面對個人生命的方式,同時也是對所有政治抗爭背後的不滿,是青年批判世界的原點。
2016/08/04 | 傅紀鋼
在令人昏沉的酷暑中覺醒 ── 嘉義Wake Up音樂祭紀實
Wake Up音樂祭,不過是每年南北都有的大型音樂的其中一個。它的價值,大概就在於當下的此時此刻,發生在這裡的一些記憶,有時只是一個畫面,一首歌曲,一個微笑,一個爭執,就足以令它特別。
2016/07/21 | 新公民議會
讓強者越強、弱者越弱,文化部補助大型唱片公司與知名藝人的原因何在?
補助大型唱片娛樂公司與知名藝人開演唱會、開展覽,只不過是拿錢補貼了本來就有很高機率賺錢的商業投資,相反的,那些中小型唱片娛樂公司與較為弱勢的藝人歌手,他們開演唱會、展覽則是很高機率的賠錢,而強者受到補助有了更強的能力,便更壓縮了弱者們的生存空間。
2016/07/20 | 林勝韋
拆解「台灣本土文化」的「底層」想像:談「金光舞台車 閃閃嘉年華」的觀看模式
這種「去脈絡」的觀看模式,讓我們無法好好地認識符咒或廟會文化背後深刻的內涵,只停留在淺薄的表層。即使再怎樣的包裝與推崇,都更像是以一種「鄉野獵奇」的眼光來看待庶民文化,因而無助於我們更加了解「傳統文化」,也無法讓參與者(觀看者)與表演者(被觀看者)之間的脈絡更加靠近。
2016/05/27 | 馬棋朵娛樂
大叔DJ看本屆金曲:世代交替的尷尬期,主流與獨立音樂大亂鬥
這絕對是最好、也是最壞的時代。綜觀去年的華語市場,除了主流與獨立界線日漸模糊外,新世代歌手團體藉由社群網路快速竄起,速度快到難以想像的地步,傳統的宣傳與銷售模式開始動搖,「搭劇」與「口水情歌」兩個特效藥失靈,市場漸漸厭倦不痛不癢的悲情,講述社會底層心聲的「魯蛇文化」順勢崛起,膠著混屯多年的市場終於出現一線曙光。
2016/04/18 | 精選轉載
【獨ZINE世代 ● 台日韓】韓國硬地放送:從韓劇原聲帶認識K-Indie
講到韓國不外乎會想到韓劇、K-Pop。從2000年開始,韓流襲遍亞洲,也因為K-Pop的來勢洶洶,往往讓人忽略了韓國其他的音樂型態,也就是韓國獨立音樂(Korean Indie Music,K-Indie)
2016/04/16 | 精選轉載
【獨ZINE世代 ● 台日韓】日本獨立音樂如何與社運場景互動?專訪音樂人宮入恭平
對於宮入恭平來說,歌詞與音樂同等重要。個人且纖細的歌詞,展現宮入的生活經驗以及對於社會的看法,這或許也與宮入恭平同時也是法政大學兼任講師相關。
從齊豫、梁靜茹到張懸,都唱著他寫的歌──世界人太多,音樂人「狗毛」回來了
看似簡單的人生,裡頭似乎也藏著許多不簡單。這位風趣的大叔級音樂人,將煩惱拋諸腦後,精煉出最真實的音樂呈現給樂迷們。如此輕鬆自在的音樂中,卻蘊含著許多人生道理,也只有走過大半輩子的人,才有辦法做到如此層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