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


  • 確認
  • .
台灣人支持民主嗎?再探台灣民眾的政治態度
台灣民眾對於政治的態度,轉向了哪裡呢?是選擇「在有些情況下,獨裁的政治體制比民主政治好」,還是「對我而言,任何一種政治體制都一樣」?
2018/05/08 | 林勉一
什麼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歐威爾式胡言亂語」很容易令人聯想到《1984》裡面的「新語」,就是獨裁的黨中央規定全國人民使用的言語,那是因應黨的意識形態和政治需要不斷修改的,目的是透過控制言語來控制人民思想。
「獨裁」在南美洲不是大事:某個程度上,民主無法解決人們的問題
一旦你理解了棄權的邏輯之後,你就會明白要從整個政治體系裡全然地放棄權利是件難事;某些人的「不參與」就會將機會讓給他人。
2018/03/14 | 精選轉載
從歷史來看,把任期改成終身制的獨裁者,通常不是絕對腐敗的那個
所謂的「成功」的領導者,也都只是將問題敷衍粉飾,拖延時間而已。當交班時間到來,繼任者——通常是被權力所腐化的那一個——就成了那隻被壓垮的駱駝。
2018/03/12 | 精選轉載
習帝登基成功,投反對修憲那兩票應該就是習近平和王岐山
2958 票贊成、2票反對,有人覺得兩張反對票就是習近平和王岐山,屬於表明賢君謙讓的一種態度,畢竟100%和99.986%其實一點差別也沒有,這是中國儒家文化的極致表現:「假到最高點,自己也欺騙」。
2018/03/10 | 精選轉載
中共隔代接班制度已被破壞,大象旁的小螞蟻怎能不謹慎?
台灣就像在中美兩隻大象旁邊的小螞蟻,大象打架的時候,小螞蟻會遭殃,大象溫存的時候,小螞蟻可能也會遭殃,其中一隻,最近甚至還稱了帝......
進擊的民主:經濟學如何看待民主化?
每個國家民主化的過程,各有一番血淚辛酸,但其中是否有什麼雷同之處呢?經濟學家喜歡挖掘各個案例的共通性,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民主化的呢?而「機會成本」這個概念便和「選擇」、「民主化」有些關聯。
2018/02/26 | Project Syndicate
標榜「捍衛自由」的歐盟官僚,正在犧牲脆弱的「民主」
社會被兩股政治裂痕所割裂:將少數人和種族、宗教或意識形態多數人分開的身份裂痕;以及將富人和其他人分開的財富差距。
2018/01/26 | 讀者投書
拒絕成為沉默大多數,才能看見「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韓國電影《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中有一個角色,她從不認為這世界會因為勇敢站出來變得更加美好,但在她的舅舅被政府逮捕入獄之後,也跟著走上街頭成為抗議者的行列——威權統治者有著下不了台的包袱,只有眾人的力量,才能推翻獨裁。
蔣經國造就了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懷念蔣經國」現象的社會與心理機制
學者吳乃德的一篇論文部分解釋了「懷念蔣經國」現象的幾個原因:蔣經國的統治期間正是臺灣經濟最繁榮、成長最迅速的時期。然而,經濟繁榮、成長迅速其實是美援和世界資本主義體系分工的結果。另一個因素則是:壓迫性愈強的獨裁者、愈能受到人民愛戴,其主要原因是「所有不利於獨裁者和其施政的負面訊息都禁止公開傳播」。第三個原因則是:曾經受蔣經國提攜的政治人物,如今都仍活躍於政壇。
2017/10/15 | 法操FOLLAW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在動盪時,看見媒體自由的可貴
男主角是首爾的計程車司機,當時首爾時不時就有學生抗議,導致交通大亂。而金萬燮對於這些抗議的第一個反應是「他們上大學就是為了抗議嗎?」但對於抗爭的想法,在陪同德國記者拍攝的過程中逐漸改變。從當初的置身事外,安於現狀,至為了自保,想要逃離,最後正視現況,返回光州協助將真相帶出光州。
2017/08/20 | TIME
委內瑞拉馬杜洛政權「氣數已盡」的五個原因
馬杜洛為了把持軍權煞費苦心。他親自晉升了委國超過兩千名將軍中的數百位並給予他們特權,包括允諾未來的政治生涯。不幸的是,委內瑞拉可沒有這麼多職位讓馬杜洛來確保他的政治生涯。
2017/08/06 | Abby Huang
委內瑞拉邁向全面獨裁第一步:檢察總長辦公室「被包圍」將被調查
就在委內瑞拉檢察總長奧蒂嘉表示,將調查上週末制憲議會選舉的投票結果,委內瑞拉的最高發院發出聲明,表示奧蒂嘉將為她「嚴重瀆職」受到調查,新成立的制憲議會6日也一致通過表決,將她革職。
2017/08/02 | 精選轉載
敦克爾克停止趁勝追擊的原因:希特勒樹立領袖權威?
「領袖、主義、責任、國家、榮譽」就是獨裁專制國家的重要順序,其實這個順序也是假的,「領袖、領袖、領袖、領袖、領袖」才是真的。希望領袖的手指永遠不要抽筋,不然隨便亂指就慘了。
2017/04/26 | Abby Huang
全球新聞自由排行出爐!台灣亞洲第一,美國退步,中國仍墊底
無國界記者指出,這是一個攻擊媒體已成為司空見慣的世界,我們已經來到了一個忽視真相,只見政令宣導和壓制自由的世界 ─ 特別是在民主國家。
2017/04/20 | 精選轉載
在德國享受民主果實卻支持土耳其獨裁的移民們,他們的原因聽起來很耳熟?
現在這樣公投的結果,德國心中難免產生更大的疑問。這些土耳其人在德國生活在一個封閉的社會,看土耳其的報紙和電視,通常也只跟土耳其人通婚。他們享受德國民主和經濟的果實,卻不了解《基本法》的意義,和德國立國強盛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