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越是民主的國家,越容易遭受金融風暴的襲擊?
民主真的百利而無一害嗎?答案可能沒有我們想像的美好,在一篇最新出爐的研究論文裡,在史丹佛大學政治系任教的Lipscy教授指出,與非民主國家相比,金融危機比較容易發生在民主國家,
2018/10/04 | 讀者投書
讓中共「七不講」的公民社會,成為對抗極權的逆潮力量
凡能打破國家公權力與壟斷價值判斷的一元力量,皆是公民社會創造有別於政府行政公權力的空間,鞏固與擴大公民社會,便是對抗對岸反民主的威權專制政體最有效與最有意義的努力。
中國公共領域的生與死:進化的獨裁者已馴化了資訊科技
儘管政權大力扶植了「網路評論員」,但是佔據網路發言核心位置的仍是屬於自由派的人士。中國公共領域的前途仍是未明朗化,儘管有來自於政權由上而下的打壓,但是仍沒有完全喪失其積極的能動性。
2018/08/21 | 精選轉載
人多必有白痴,跟白痴共同做決定,民主投票好在哪?
花那麼多力氣投下一票,感覺又不能改變什麼,好像不是多理性的行為,但只要可以持續保留民主有投票的機會,不管個體支持藍綠白紅黃,只要可以定期讓全民檢視這套價值觀,就沒有什麼東西是可怕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討厭中國,強調自己是民主自由的台灣。
2018/08/20 | 林艾德
我們總是喜歡「比拳頭大」,就如同柯文哲被蔣經國及中國吸引一樣
對權威人格者而言,這世界只有兩種人:有權者跟無權者。這種對權力的執迷是不分藍綠、無關統獨的,當檯面上有一個如同柯文哲這種崇尚威權且手段強硬,總是喜歡「比拳頭大」的政治人物時,權威人格者就會很自然地被吸引。
2018/08/13 | 鍾喬
【2018臺灣國際人權影展】《共犯者們》:獨裁發展下的媒體解放
發生於南韓戒嚴時期的報界醜聞,也許令人感到驚訝,按理說歷經民主化的洗禮,不應該再出現粗暴的媒體干預。然而,這卻實際存在於2008年至2016年的南韓政壇,且掀起媒體界的驚滔駭浪。
2018/07/25 | 精選書摘
《被誤讀的哲學家》:霍布斯真的崇尚專制獨裁嗎?
霍布斯經歷了英國內戰和歐洲的宗教戰爭。是不是這些可怕的事件促使霍布斯提出一種比疾病更糟的治療方式呢?狄德羅寫道,霍布斯把當時危險的情況誤認為世界的普遍現象,對人性產生太灰暗的看法,而提出過於激烈的解決之道。但事實不僅止於此。
2018/07/07 | TIME
艾爾多安真能如願成為「土耳其獨裁者」?
為了能夠享受被賦予的新權力,艾爾多安需要另一場選戰的勝利來達成目的,也就是今年的總統大選。艾爾多安現在可以依法發布新法律,並且在法庭中任命忠誠於他的法官。
2018/06/22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那些年,跟美國總統握過手的獨裁者們
川金會「世紀之握」引爆全球關注,但在歷史上,美國總統其實常常跟獨裁者握手,而這些人的結局也不盡相同。
2018/06/19 | chenglap
假設台灣從民主逆反回專制,會怎樣?
覺得民主沒救、專制好的人,也大可以希特勒或萊因哈德一樣,自己組支軍閥發動軍事政變終結這腐敗的民主,但希特勒絕不是那種看著蘇聯專制,說專制比德國威瑪共和好,就期望著德國成為蘇聯一部份,自己可以因此當官的傢伙吧?
一個斷交兩個極端,布吉納法索為我們帶來什麼教訓?
台灣傳統外交體系,擅長於跟獨裁者打交道,雖然過去因此開創了外交機會,每當政權更迭,邦交也就岌岌可危,民主化終究是全球大勢所趨,台灣不能再只會招待獨裁者,必須要培養能在民主國家爭取邦誼的能力。
2018/06/02 | 精選書摘
蔣介石那自古相傳的討價還價技藝,沒有人能與他匹敵
這個個人政府中,最荒誕、最奇異的成分,或許就是蔣介石對自己職務的評價。他是真心地相信自己在引領中國走向民主之道。被人稱為獨裁者不免使他動怒。
2018/06/02 | 精選書摘
勝利來臨了,戰爭過去了,但等著中國的是長期的流血與鬥爭
勝利來臨了,戰爭過去了。次日早晨,重慶城恢復寧靜,狂歡消逝得很快。和平雖然到來,但陳腐的政府、由來已久的苦難和恐懼全都還在。中國並沒有比從前更接近改革,一點也沒,反而是離國內的和平更遠了一些。
2018/05/28 | 橫議拉美
我是查維茲,我們都是查維茲:南美洲民選的獨裁政權
「一個經由民主方式掌權的政府逐步侵蝕民主制度以保持其本身永久掌權。」尼加拉瓜的奧蒂嘉,靠推翻蘇慕薩獨裁政權邁入政壇,如今卻建立了另一個獨裁政權。
台灣人支持民主嗎?再探台灣民眾的政治態度
台灣民眾對於政治的態度,轉向了哪裡呢?是選擇「在有些情況下,獨裁的政治體制比民主政治好」,還是「對我而言,任何一種政治體制都一樣」?
2018/05/08 | 林勉一
什麼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歐威爾式胡言亂語」很容易令人聯想到《1984》裡面的「新語」,就是獨裁的黨中央規定全國人民使用的言語,那是因應黨的意識形態和政治需要不斷修改的,目的是透過控制言語來控制人民思想。
「獨裁」在南美洲不是大事:某個程度上,民主無法解決人們的問題
一旦你理解了棄權的邏輯之後,你就會明白要從整個政治體系裡全然地放棄權利是件難事;某些人的「不參與」就會將機會讓給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