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發大財之後,就一定能民主化嗎?
習近平打擊政敵與控制社會的力道都在加強;在國際,中國輸出與「華盛頓模式」相反的「中國模式」,在政治上推廣並拉攏其他威權統治者,可見其統治者不會輕易地接受民主化。
2019/06/19 | 區家麟
活學活用《論暴政》抵抗強權的7個心法
每一位珍重法治與自由的香港人,請身體力行,防止暴政坐大。抗爭只是剛起步,本文例出的方法只是最基本。
2019/05/06 | 蕪菁雜誌
大獨裁者的萌芽:韓國瑜的毛澤東式修辭學
潛在的獨裁者很會主動攪起社會不安,他讓你以為獨裁者是亂世的解藥,但事實上,他本身正是亂世的源頭之一。而擅於操縱群眾心理的韓國瑜,在崛起過程中便善用了這四個人性弱點,製造出強勁的「韓流」。
2019/04/29 | TIME
法西斯主義復興:誰令法西斯成功?它的時代結束了嗎?
「因為有納粹主義,大家原先都不太了解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有多具影響力,後來,美國、瑞士、法國、西班牙都有法西斯運動,甚至連阿根廷都有,這是一個跨國的運動,這是法西斯主義如何在1945年後存活的方式。」
2019/04/26 | 精選書摘
《真實世界的倫理課》:為何史太林比希特拉相對「可以接受」?
如果史達林的道德紀錄有任何「含糊」,或許是因為共產主義吸引了我們某些人的高貴本能,尋求眾人平等與終結貧窮。納粹主義就沒有這種普世的渴望,即使在表面上,它也不在乎什麼對全體人民最好,而是什麼對一個假設的族群最好,動機顯然是對其他族群的仇恨與蔑視。
2019/04/25 | TIME
法西斯主義復興:誰造成了法西斯的成功?它的時代結束了嗎?
班-吉特指出,「因為有納粹主義,大家原先都不太了解義大利的法西斯主義有多具影響力,後來,美國、瑞士、法國、西班牙都有法西斯運動,甚至連阿根廷都有,這是一個跨國的運動,這是法西斯主義如何在1945年後存活的方式。」
2019/04/24 | 精選書摘
《真實世界的倫理課》:為何史達林比希特勒相對「可以接受」呢?
如果史達林的道德紀錄有任何「含糊」,或許是因為共產主義吸引了我們某些人的高貴本能,尋求眾人平等與終結貧窮。納粹主義就沒有這種普世的渴望,即使在表面上,它也不在乎什麼對全體人民最好,而是什麼對一個假設的族群最好,動機顯然是對其他族群的仇恨與蔑視。
《獨裁者手冊》:為何領導者的「壞行為」,竟成為造福民眾的「好政治」?
不同的政治制度決定了你只要取得「哪種人」以及「多少人」的支持,就可以安然在位,有時候,如果一個領導者把資源分給跟自己安然在位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人,就只是一種徒然讓你的政治競爭對手得利的自殺的行為而已。
2019/04/03 | 李秉芳
十幾萬人抗議、軍方逼宮 掌權20年的阿爾及利亞總統被迫請辭
隨著布特弗利卡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大權越來越掌握在他背後的「權力集團」之手,權力集團希望布特弗利卡繼續執政,就算病重也一樣,這樣他們才能在幕後操控一切。
2019/04/03 | 李秉芳
十幾萬人抗議、軍方逼宮,掌權20年的阿爾及利亞總統被迫請辭
隨著包特夫里卡的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大權越來越掌握在他背後的「權力集團」之手,權力集團希望包特夫里卡繼續執政,就算病重也一樣,這樣他們才能在幕後操控一切。
2019/01/15 | 羅元祺
加彭6小時流產政變:中風總統病床治國,為何反對黨鴉雀無聲?
加彭政變流產不代表民眾支持政府,而是這股怨氣已經到達臨界點,卻沒有用正確的方式宣洩出來;在邦戈家族全面掌握國家機器的狀況下都還會出現政變,可見不滿情緒有多高。
「首都變戰場、掌權者像吃甜點一樣吃著稅」泰國饒舌歌曲批軍政府,警方喊告
泰國饒舌團體Rap Against Dictatorship的新歌《我的國家有什麼》(Prathet Ku Mee)歌詞被認為針對軍政府,警方將展開調查,連分享的網友也可能受到起訴,且面臨和上傳歌曲者同樣的罰則。
2018/08/16 | 劉晃銘
我在高溫40度的巴拉圭,看見象徵台巴友誼的「中正路」
到位在亞松森的大使館及東方市的總領事館,甚至是巴拉圭外交部的正中間,都高掛著我們國旗,市區還有大大的101(大使館為了慶祝兩國建交60週年所建),心裡總是充滿感動!
《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為什麼要寫帝王將相的歷史?
以數十年檔案整理與蘇聯政治專題研究的功力,與對俄羅斯境內外相關研究的廣博知識為基礎,賀列夫紐克的《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Stalin: New Biography of a Dictator),從標題來看是史達林的傳記,內容其實是結合精細的檔案研究和近二十餘年學界的研究成果,以政治為主軸的蘇聯前半歷史。
2018/06/29 | 讀者投書
【遊記】挺進北韓:尋找真實之旅
我想很多人都會質疑,到北韓看到的事物是真的嗎?坦白說,直到旅程結束,我依然無法分辨所見所聞的真偽。
2018/06/29 | 讀者投書
挺進北韓(一):尋找真實之旅
我想很多人都會質疑,到北韓看到的事物是真的嗎?坦白說,直到旅程結束,我依然無法分辨所見所聞的真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