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父親是玉荷包果農,對他來說「缺工」比氣候惡劣更嚴峻
記得以前每到了收成季,家中總是人聲鼎沸,六七個工人再加上奶奶、爸爸、媽媽、姊姊,全家老小通通擠在不甚大的迴廊,全天候的修剪、分裝、打包,儼然小型加工廠。但隨著年紀漸長,記憶中擁擠的迴廊居然能夠毫無阻礙的通行,只因為再也找不到跟當年一樣多的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