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3 | 李秉芳
小燈泡命案二審維持「免死」但多了一條,這次法官如何告誡他
審判長謝靜慧宣判後,花了30分鐘說明判決理由,王景玉處在自己妄想的「非現實國度」,與現實生活脫節,「殺人時不是完全基於自由意志,是思覺失調症的半個俘虜」。
2018/06/05 | 李秉芳
小燈泡父親首次表態:希望判「兇手」死刑、國家讓他「看不到未來」
審理過程中,看見被告失去家庭的協助、缺少朋友支持、無法與社會連結,一次次錯失接住一個人,使其走向極端的可能;但同時也看見現行社會狀況、國家政策與機制中,幾乎沒有矯治、防止再犯的可能。
2018/04/17 | 李修慧
高等法院抱怨她「開庭都不來」,小燈泡媽媽為何不願出庭?
16日小燈泡案件召開延押庭,但小燈泡媽媽說,她看到新聞才知道審理進度,重話批評司法改革如果沒有尊重被害人,「講再多都是屁」。
2017/05/12 | Abby Huang
【影音】小燈泡命案一審:尊重精神障礙者人權,不判死刑
法院認為,王嫌毫無同理心及罪惡感之表現,而且排斥用藥及住院治療,病識感低,擔心他在服刑完畢後,仍值壯年,恐怕會再犯,也不足以對社會暴力犯罪有儆懲之效,最後科處法定之最高刑度「無期徒刑」,以昭炯戒。
2017/04/13 | 李修慧
小燈泡媽媽:我不是反對死刑,而是反對大眾「除之而後快」的心理
小燈泡的媽媽與律師發表聲明表示,如果法院的判決也能夠仔細討論犯罪心理的構成、犯罪行為的成因、生命史和人格史中其他社會角色的影響,並藉此引起更多改善社會關係的行動,那麼小燈泡的犧牲,就能在絕地裡找到價值。
2016/09/22 | Kenzo
小燈泡父母:在悲慟中思辨,想走出一條「修復式司法」的道路
小燈泡父母指出,他們一直支持著更多元地納入證人、專家證人與專業鑑定,其理由是為了尋求解開無差別殺人案謎團的可能,掌握並開創修復式司法的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