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20 | 精選書摘
姚謙《我們都是有歌的人》:林夕〈打錯了〉——令人未知無措的愛情
林夕的歌詞與劉以鬯的小說都像電影,從一個微型的篇幅裡架構出各種視角精采的心理劇場。我想也只有在香港這樣的環境,才會產生這種既靠近又疏離的人際關係。
2018/12/19 | 精選書摘
姚謙《我們都是有歌的人》:林夕〈打錯了〉——令人未知無措的愛情
林夕的歌詞與劉以鬯的小說都像電影,從一個微型的篇幅裡架構出各種視角精采的心理劇場。我想也只有在香港這樣的環境,才會產生這種既靠近又疏離的人際關係。
王菲〈半途而廢〉:大膽嘲弄愛情永恆的絕情歌
〈半途而廢〉的詞曲作者潘協慶說:「我用王菲特有的口吻,為世間男女在情感波瀾中提醒了一件事:猶豫不決,遲早半途而廢。」在講究皆大歡喜、朗朗上口的流行歌裡說教,委實罕見。「剛好當時王菲向我邀歌,她正是能表達出我想說的話的最佳人選。」
王菲〈半途而廢〉:一首大膽嘲弄愛情永恆的絕情歌
〈半途而廢〉的詞曲作者潘協慶說:「我用王菲特有的口吻,為世間男女在情感波瀾中提醒了一件事:猶豫不決,遲早半途而廢。」在講究皆大歡喜、朗朗上口的流行歌裡說教,委實罕見。「剛好當時王菲向我邀歌,她正是能表達出我想說的話的最佳人選。」
2018/02/23 | 精選書摘
「心花怒放,卻開到荼蘼」——古詩詞中的荼蘼
荼蘼,其實和薔薇、玫瑰、月季一樣,都是屬於薔薇科的一種植物,在我們今天,似乎不大提這個名字,但在古詩詞中,倒是屢屢可見荼蘼的影子。
2018/01/25 | 陳娉婷
小紅莓主音Dolores外,影響王菲曲風與唱腔的三個人
93﹣96年,王菲靠翻唱4位外國歌手/樂隊的歌來奠定自己的曲風,隨後發展出慵懶、隨性、空靈、迷幻的混合風格。
2018/01/22 | Harper's BAZAAR
她的歌聲,從此只在記憶裡播放:小紅莓靈魂主唱桃樂絲
Dolores O'Riordan超凡的唱腔曾經影響如王菲、范曉萱、蕾哈娜等歌手。當他突如的殞落使世界失去一位出色藝術家,就讓我們回頭欣賞他留下的音樂印記,緬懷回憶中無可取替的好聲音。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梁朝偉一席話,造就了作詞人之成功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原唱是黃仲崑,創作背景為1993年,王菲以王靖雯為藝名出片、在紅磡體育館舉辦第一場個人演唱會時,擔任特別嘉賓的梁朝偉以〈一天一點愛戀〉,開啟了演藝事業的另一段新里程。他告訴何厚華:「一個人一輩子可以紅一次,八零年代結束,沒想到我又有了第二次,從此以後,我會更懂得珍惜。」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梁朝偉一席話,給了作詞人一桶金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原唱是黃仲崑,創作背景為1993年,王菲以王靖雯為藝名出片、在紅磡體育館舉辦第一場個人演唱會時,擔任特別嘉賓的梁朝偉以〈一天一點愛戀〉,開啟了演藝事業的另一段新里程。他告訴何厚華:「一個人一輩子可以紅一次,八零年代結束,沒想到我又有了第二次,從此以後,我會更懂得珍惜。」
2017/01/12 | 破土 New Bloom
「可是歌迷,我們再也買不起演唱會門票了」:幻樂一場的王菲年代
王菲的演唱會,可以說是名利場,是中國社會金字塔尖端的階級派對。從拿不拿得到這場演唱會的門票,便能測試「你是不是中國重要的人物」。
2017/01/12 | 破土 New Bloom
「可是歌迷,我們再也買不起演唱會門票了」:幻樂一場的王菲年代
王菲的演唱會,可以說是名利場,是中國社會金字塔尖端的階級派對。從拿不拿得到這場演唱會的門票,便能測試「你是不是中國重要的人物」。
竇靖童:「王菲和竇唯的女兒」是身上的標記,但絕非定義她世界的關鍵字
「我只要有時間就會戴上耳機,去找各種音樂,大量的聽,能聽多少聽多少,我覺得多聽比學什麼給你帶來的都多,才能把聽過的東西用到自己的作品裡面,再加上自己的想法。」
王菲的經典歌曲〈棋子〉,其實是從作詞人筆記本中的一句話發展而成
〈棋子〉最早,就只是她筆記本中的一句話,某個時分的心靈感觸。「我平常個性很愛搞笑,但是一寫起歌來就變得比較沉重。」潘麗玉笑稱,這樣的反差,或許也導致她很少寫快樂的歌曲。
〈天空〉原本只是一個實驗,但王菲空靈清澈的詮釋讓這首歌成為經典
儘管後來王菲在音樂路上不斷求新求變、突破自我,許多人還是最懷念《天空》時期最空靈清澈的王菲。
2015/08/06 | 馬棋朵娛樂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林夕」:這10大詞神近期作品,哪首最得你心?
林夕崛起於香港明星大量輸出的80年代,本名梁偉文,是香港樂壇創作量最大的填詞人。這個藝名來自於紅樓夢的簡體「夢(梦)」字,上林下夕。他的詞總像是嘗盡了人生愛恨情仇般,清晰描繪出世間的各種情愛糾葛。
2015/08/06 | 馬棋朵娛樂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林夕」:這10大詞神近期作品,哪首最得你心?
林夕崛起於香港明星大量輸出的80年代,本名梁偉文,是香港樂壇創作量最大的填詞人。這個藝名來自於紅樓夢的簡體「夢(梦)」字,上林下夕。他的詞總像是嘗盡了人生愛恨情仇般,清晰描繪出世間的各種情愛糾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