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7 | 讀者投書
《玩笑》:玩了什麼,又笑了什麼?
《玩笑》不一定好笑,電影本身卻極有可看之處:導演基羅米爾吉瑞斯為捷克新浪潮重要人物之一,不若原著米蘭昆德拉的小說以回憶敘事,電影把過去跟現在放置在一起、交叉剪輯,纏繞般的、攻擊般的,如幽靈般遊蕩在主角家鄉小鎮的每一條街道巷弄。
2016/09/22 | Jack Huang
「你膚色好黑好像泰國人喔」不經意的玩笑,驚覺已根深蒂固的優越感
每個人,可以因為他的能力,財富,社會地位,行為與發言而被評價,然而作為「人種」,實在不應該有優秀與高下的分別。
2016/09/22 | Jack Huang
「你膚色好黑好像泰國人喔」不經意的玩笑,驚覺已根深蒂固的優越感
每個人,可以因為他的能力,財富,社會地位,行為與發言而被評價,然而作為「人種」,實在不應該有優秀與高下的分別。
2016/09/21 | Jack Huang
「你是膚色好黑好像泰國人喔」不經意出口的玩笑,更讓人驚覺已根深蒂固的優越感
每個人,可以因為他的能力,財富,社會地位,行為與發言而被評價,然而作為「人種」,實在不應該有優秀與高下的分別。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景森心裡樂,景森還是說了
你憑什麼認定王家曾選擇了一個釘子戶的身份就只是為了錢呢?當你低俗至心中只有金錢此一價值而毫無其他價值,你居然就沾沾自喜地認定其他人都與你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