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

現代主義新詩是新詩的一個類型,即中文白話文的現代主義詩歌。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TNL+ 2022/05/07 | 李修慧

【近期推薦詩集】《夜的大赦》隨便一首詩都美得嚇人;《小敘事》腦洞開出詩的趣味與美感

《夜的大赦》涵融了作者的思考,配上馭博獨到的技巧與美學,相信每個人都能在其中,找到得以共鳴的片刻。《小敘事》收錄了作者皓瑋從17歲到27歲10年間的作品,因此整本詩集沒有統一的調性,讀起來文字不那麼穩健,但好處就是,你可以在同一本詩集中嚐到多變的風格。

2022/03/19 | 方格子vocus

詩人是詩的盡頭:蘇家立《詩人大擺爛》與蘇紹連《曠遠迷茫:詩的生與死》對讀

不同於「論詩詩」或概念相近的「後設詩」或「元詩」,這兩本詩集關注的主題是更為宏大的「詩學活動」。以文學社會學的觀點而言,詩歌創作既作為一種社會活動,必然會有語言藝術以外的因素與其相互影響。

2022/03/06 | 李修慧

【書評】近期推薦詩集:《時間畢竟》充滿反差萌的詞彙系統、《我和我私奔》體現現代詩最終極的追求

《時間畢竟》這部作品,不只主題多元,在同一首詩上,也透過多元的詞彙系統,讓人感受到反差的魅力,也體現了詩多元、廣闊的可能性。陳怡安《我和我斯本》不僅延續她本來的輕盈、靈巧,這次詩作的餘韻、內涵又比上一本詩集更為深遠。

2022/02/06 | 李修慧

【書評】《偽神的密林》:難以輕易滑過的小刺讓你停頓、揣想時,詩的美感就由此而生

在《偽神的密林》中,每一句話都直白,句式也都非常簡單,我們可以輕易的從一句一句讀下去,當閱讀如此迅速,而詩句的邏輯卻令人忍不住停頓、駐足時,往往能有最具張力的效果。

2021/12/18 | 方格子vocus

【專訪】栩栩:身體是認識世界的原點

她極其重視任何感覺經驗、身體經驗、物質經驗的可能——畢竟在精神性之外,人跟物質之間的羈絆是非常獨特的。「當你把感覺爬梳成語言時,它會有另外一種詞語之間的關係;不同的詞彙就能營造出另外一種狀態,我覺得那個是很有趣的實驗。」

2021/12/16 | 德尼思化

閱讀陳李才:鬼魂潛伏角落,那些世界忽視的幽靈

詩人陳李才揭露了露宿者、麥難民、街友,活著如幽靈,我們看見他們,無視他們,還不如老鼠。唯獨此際,連homeless也要申請證明,無法出行安心,剝奪最後的尊嚴與自由。

2021/11/29 | 方格子vocus

【專訪】詩人崔舜華:以筆描繪物質的神性

將自己定義為「雜食性」的讀者,崔舜華從詩、散文、小說,到攝影集、繪本乃至圖鑑都不排斥閱讀,而這種廣泛涉獵文本的習慣,也使得她在嘗試散文的書寫時,能夠更快熟練。

2021/11/17 | 方格子vocus

【專訪】鄭琬融:神的殘酷,人的祝福

「我覺得這個暴力是有意為之,」鄭琬融將自己書寫的暴力分為兩類:「一個是面對自己感到的自卑、不滿;一個是面對世界的憤恨不平。」在她筆下的暴力包含了與自己共處的憂鬱和祝福,如何不讓這些內在的情緒掩蓋真正想要說的事情,是她目前想著重討論的重點。

2021/11/14 | 李修慧

【書評】《愛人蒸他的睡眠》:愛讓人成為魯夫,變形的身體可以超越極限

顥仁對房內空間靜物般想像,或許脫胎自他建築系的背景,也可能他就是個幸福的宅男,很會做飯也很能捕捉房內空間變化的美滿與空虛。但無論是變形的身體,或是食物與房間的合體,以及整本詩集那種輕靈的日常感,讀起來都非常舒適。

2021/10/17 | 精選書摘

【詩集】《偽神的密林》推薦序:這是一本敘述之詩,對世界而言也許已經非常足夠

楊智傑:敘述中有神嗎?還是神即敘述?如果敘述的功能是提供理解,那麼敘述的反面是什麼?《偽神的密林》作為詩集名稱,似乎直指詩人所擁有,只是有限的創造和詮釋權,距離詩的意義非常遙遠。

2021/10/10 | 洪啟軒

【書評】《我與我的幽靈共處一室》:詩人無畏光與暗,讓自己活成了一首最自由的詩

這或許就是鄭琬融從不畏懼死亡或幽靈意象的緣故,若要真的獲得安寧,就要學會如何與它們共處一室。比如她在〈河繞著我們開了花〉寫下有草腥、狗臭的陰暗河邊,結尾卻是令人屏息的美麗。

2021/09/24 | 精選書摘

《愛人蒸他的睡眠》推薦序:依照他獨特的建築心法,打造一個愛的詩意空間

陳顥仁的整本詩集裡,愛佔有一個絕對的位置,像是金字塔的頂端,如同前述的燈泡,居高臨下、發著光,然而顥仁在燈下卻照射出自己的陰影;在愛裡他的抒情主體似乎處於被動、劣勢。

2021/09/05 | 李修慧

【書評】韓祺疇《誤認晨曦》:緊扣城市氛圍的地景詩,整本書就是一座微縮的香港城

《誤認晨曦》則擁有鋼筋水泥般的理性、冷調、也不過份耽溺個人想像或私我的情緒,或許正因如此,他的作品得以撐起整個城市的氛圍,也能訴說依傍香港地景、歷史蔓生而出的家族故事。

2021/05/28 | 精選書摘

《玫瑰是沒有理由的開放》:管管的詩是挺狂的,反觀香港有幾個能如此?

詩評家黃粱給管管下過一句斷語,我覺得非常棒,他說管管是經常在戲謔和冷嘲中發咒語。這個「咒語」很妙,咒語應該是狠毒的,應該是非常激烈的,但是管管的咒語卻非常天真,甚至曼妙,但在這天真曼妙之中,他帶著一些刺。

2021/05/23 | 潘柏翰

【專訪】《你是我最艱難的信仰》詩人凌性傑:有話想說的狀態,其實是一名作家的資產

十年之間,凌性傑的心境也歷經轉換,變得比較溫和、也沒有那麼多的稜角。最重要的是,他提及現在較有辦法從容地看待過去寫下的作品,「即使現在的我覺得當初真的寫得不好,盡量選擇自己喜歡的內容保留下來。」

2021/05/19 | 精選書摘

《玫瑰是沒有理由的開放》:一切閃耀的都不會熄滅——香港家書

因為大家總是在說,一個城市總會有盛衰,就算你是東方之珠也難以避免。但是盛衰也好,變遷也好,總有一些東西是不會熄滅的。這些不會熄滅的東西,才是這個城市最寶貴的東西。

2021/05/04 | 精選書摘

凌性傑談《你是我最艱難的信仰》:〈螢火蟲之夢〉是寫詩歷程中,最接近神祕體驗的時候

約莫三十歲左右,「我開始重新閱讀古典詩。」凌性傑學術教養的養成,原就和古典親近,不再勉強自己生產論文後,「可以更輕鬆去讀古典,回到古老的旋律跟節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