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5 | 精選書摘
《久等了,韋伯先生!》:中國為何沒能發展出近代西方理性的資本主義?
雖然儒教和清教的共同點是理性主義,但是前者是由外部所制約的,強調「理性地適應世界」;後者則是由內部發生的,追求「理性地宰制世界」。從此衍生出兩種不同的人的概念:儒教認為君子理想是為人的目標,而清教徒認為人只是上帝的工具。
2019/03/21 | 精選書摘
《當代歷史學新趨勢》:為什麼情感史研究是當代史學「一個」新方向?
如果我們承認歷史是人所創造,那麼創造歷史這件事,是否也受到情感等非理性層面因素的影響?情感史研究的學者認為,答案絕對是肯定的,同時他們也認為,近代史學對這方面的關注,實在過於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