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6 | 羊正鈺
1人翹課到全球100萬學生集體罷課:16歲的瑞典自閉症女孩做了什麼?
「有人說我應該待在學校,也有人勸我好好念書,當個氣候科學家來『解決氣候危機』。但是,當沒有人行動搶救未來時,我為什麼要為一個即將不復存在的未來而上學?」
2019/02/14 | 瑞典劉先生
瑞典人極度理性的感情觀,和完善的國家社會福利脫不了關係
愛情的美好是與那份愛有關,愛本來就不是情侶之間專有,而瑞典人相愛的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也有不是那麼主流的看法。
2019/02/12 | 瑞典劉先生
同舟共濟的維京精神,讓瑞典勞資兩方都有非常強勁的工會力量
除了長期社會主義薰陶和沿襲了傳統維京人同舟共濟的精神,造就瑞典人普遍平等博愛的個性外,瑞典強大的工會往往在罷工的最後手段前,就能和資方協商成功。工會之所以強大是來自於廣大會員人數和會員的支持,瑞典勞工加入工會的比例有七成。
2019/02/09 | 瑞典劉先生
瑞典罷工教我的事:就是因為愛自己的工作,才要爭取應有的保障
我們可以愛工作,但不見得一定要愛公司;就是因為你愛你的工作,所以才要替它爭取應有的保障,讓你能繼續安心地愛著它。你愛它,公司才會更好。
假新聞衝擊下的瑞典政局,能給台灣帶來什麼啟示?
牛津網路研究中心發布了一份《Twitter與瑞典二○一八年選舉》研究報告。報告顯示所有在Twitter分享的選舉訊息裡,共有高達3分之1是假新聞;報告更明確警告,Twitter在瑞典不但成為假新聞氾濫的通道,更是歐洲各國選舉中,災情最為慘重的國家。    
2018/12/18 | 讀者投書
教授派傭兵從「伊斯蘭國」救回學生,要翻拍成電影嗎?
博士生祖瑪與特納的故事的確值得翻拍成電影,不過比起好萊塢的戰爭片,更希望是亞茲迪人自己創作的電影、希望是能夠協助募資並協助重建辛賈爾山區家園的電影啊。
2018/12/15 | 李秉芳
「可能無法完成論文了」博士生受困伊斯蘭佔領區,教授派傭兵救援成功
被救援的學生祖瑪是「亞茲迪人」,因為信仰習俗經常被視為異端,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的穆拉德也是,穆拉德被伊斯蘭國綁架並成為性奴。
2018/10/04 | 瑞典劉先生
瑞典職場教我的性平課:八個講者裡只有兩個女性是很危險的事
我們需要刻意地去鼓勵女孩子學習編程,去追求高階職位嗎?我們當然不用,但我們應該要創造一個沒有性別差異的學習與工作環境。
2018/10/03 | 精選書摘
《寫作第一課》:吳媛媛〈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嗎?〉
當我知道在瑞典沒有法定最低薪資的時候,感到很訝異。為什麼在這個沒有法律規定最低薪資的國家,基本薪資能維持得這麼高呢?
2018/09/24 | 羊正鈺
【影音】瑞典脫口秀嘲諷陸客,中國「氣炸」要求道歉的背後不單純
而這些事件發生的更大背景,則是《瑞典通訊社》9月上旬發表「達賴喇嘛即將到訪」一文。此外,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敏海1月與2名瑞典外交官一起搭火車前往北京時被捕。
2018/09/22 | 黎蝸藤
「社會主義巨嬰」大鬧瑞典,中國外交部的臉皮該有多厚?
如果是駐瑞典大使自己弱就罷了,就連中國外交部也配合裝傻扮懵。這說明,整件事根本就是中國外交部有意策劃,於是找上《環球時報》胡總編。這實際是官方背書的假新聞。
2018/09/16 | 李秉芳
「歐洲屬於歐洲人,難民終究要重建自己的國家」達賴喇嘛瑞典發言惹議
2016年達賴喇嘛在接受《法蘭克福匯報》採訪時就曾說,「歐洲國家,例如德國,不能成為一個阿拉伯國家。德國就是德國。但難民數量太多,因此很難實踐。」
2018/09/10 | 李秉芳
瑞典大選極右政黨抬頭,「難民」如何成為左右政治的關鍵?
在2015年,瑞典便收容16.3萬名來自敘利亞和阿富汗等地的難民,佔約瑞典人口的1.6%,以人均負擔計算,是歐盟成員國之中最高。
2018/08/21 | 瑞典劉先生
瑞典老公會不會幫妻子剝蝦殼?
一個為老婆剝蝦的老公,和被酸的老婆。她得到了多少,也一定給了對方什麼。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也永遠不需要拿他們的權力消長,去套用在我們的感情乃至婚姻上。
2018/08/13 | Han Way
【國際大風吹】北半球今夏熱浪不斷,地球以後只會越來越熱嗎?
今年5-8月,熱浪橫掃北半球各國。學者預期2018成為2016、2015、2017之後,氣象史上第四熱的一年。
2018/07/09 | 精選書摘
《只是不想回家》:我在瑞典的深夜,搭上來自馬其頓穆斯林的便車
黑人被扭曲的負面印象已深植人心,想必遭到言語、行為、眼神霸凌的事件必定時常充斥在他們的生活之間。我雖然清楚知道不可對各色人種或宗教信仰有任何偏見,但是「反射性歧視」仍是很自然的顯露出來。
2018/07/06 | 男性解放
誣告時代來臨?六個Q&A釐清你對「積極同意」的誤解
瑞典通過積極同意,從此被告有舉證責任?我就沒有和對方上床啊!要我怎麼證明?女性主義者是要逼死男人嗎?我們剛好也在勵馨基金會「性別暴力防治與實踐國際研討會」的現場,聽了瑞典法官Hannell對於該國進行積極同意模式的簡報,提出了六組Q&A釐清大家的疑惑。
2018/07/04 | Abby Huang
如果你不確定,那就克制一下:在瑞典,沒有說「好」的性行為就算「性侵」
為了因應新法,當地也有開發商推出了多款app應用程式,讓準備進行性交的雙方事前先簽定同意書,以避免日後的爭吵甚至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