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5 | 紀金慶
讀蘇珊桑塔格《論攝影》(上):存在感被嚴重剝奪的現代人,成為最熱情的影像擁戴者
一切都會流逝,唯獨留下來的照片永存不朽。因此,存在感被嚴重剝奪的現代人,成了最熱情的影像擁戴者。人們甚至可以為了製作更多證明自己活過的檔案,而放下當下更多無以名之鮮活的感受。
防疫共同體的生命政治:台灣的社會團結建立在怎樣的排他性之上?
台灣群眾在這種防禦(國境的與個人身體的)冠狀病毒時,也同時捍衛著種族主義所需的生物性斷裂:感染的與未感染的、汙染的與純淨的、我族的與他者的、防疫成功的與疫情失控的。
2020/02/10 | 李長潔
疾病媒介化的死亡恐懼,讓「保護身體」成為最狂熱癡迷的事情
在疾病的媒介化過程中,大眾得以進行健康的確保,但疫情資訊裡的大量情感卻又會很容易地將我們帶進一種弔詭矛盾的抉擇裡:我們想要同化別人,又想要維持彼此的差異,想要獲得自身的安全,又想要保證行動的自由。
2018/12/23 | 精選書摘
包曼《液態現代性》導讀:一位思想家與社會學家的承先啟後
對我來說,這不僅僅是時代的變化,也標誌著Bauman自身思想的躍進。後者意味了Bauman並不滿足於沿用現代或後現代的概念,故自成一家之言,並以後續的十幾年來發揮與延伸他在2000年這本書中所提出的「液態現代性」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