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生活,廣義上講是人類活著的期間所做的一切行為的總稱。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3/20 | Right Plus 多多益善

腦性麻痺者「厭世少女」:參與社會運動後,我決定將推廣障礙者權益作為人生志業

身為障礙者的厭世少女從小就罹患先天性腦性麻痺,導致剛出生就註定無法與正常人一般跑跳,父母擔心她無法自力更生因此緊盯課業,但這份擔心也成為厭世少女的壓力來源。

2022/02/21 | 方格子vocus

買房之前為什麼還要請「專業驗屋」?新成屋、中古屋都要驗嗎?

一兩萬的驗屋費比起上千萬的購屋費用,根本九牛一毛,而且可以讓你住的心安理得,實在何樂而不為!

2022/01/06 | 問8

你最近吃多、喝多、尿多嗎?注意身體變化帶來的「糖尿病」警訊

糖尿病會使我們的身體如同整個泡在糖水中,但這樣到底會對我們的身體造成什麼樣的危害呢?

2021/12/24 | 台北畫刊

魚夫:燒餅油條與豆漿,台灣南北大不相同

阜杭豆漿的創辦人是因戰亂逃到台灣的,徐老闆的故鄉就是蘇州阜寧,又因住在杭州路上,所以落腳台灣之後,便將店招取名為「阜杭」,他那缸燒爐就是如今製作厚餅,也就是古早時代叫朝牌餅的重要法寶。

2021/10/09 | every little d

在萬物熟睡的悲情城市,展開一場被時間遺忘的「山中夢遊」

回想過去到訪九份的經驗,我們總是從便利商店旁的老街口長驅直入,穿過兩側林立的店家攤商,一路爬到位在最高處的阿柑姨芋圓,點碗冰品慢慢地吃,接著,又要趕在夕陽落山前離開此地,急忙返回山下的台北。但是,今天不一樣,我們想在無人的山城,好好地待上一個晚上。

2021/10/01 | 林慶順教授

科學闢謠:美國每天新增15萬例卻若無其事,是因為體內已有「免疫記憶」?

就個人的防疫能力而言,關鍵並不在於是否帶有長命的骨髓漿細胞來防止二度感染COVID-19,而是在於是否帶有有什麼東西來防止嚴重的首度感染。只可惜,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是不知道這個「什麼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只能怪罪基因或命運吧)?

2021/09/15 | 廣編企劃

打造你的幸福理財儀式感,經營品味生活!

9/23 20:00 永豐銀行攜手關鍵評論網舉行「DAWHO之夜」直播活動,由吳怡霈主持,邀請樂居網創辦人李奕農、理財專家大俠武林,一起線上教你如何打造品味生活!

2021/06/12 | 鏡花先生

【動畫】《刮掉鬍子的我與撿到的女高中生》:以「疑似家族」想像共同生活與教養的可能性

所謂「疑似家族」,概括而言就是描述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基於某種原因而共居於同一屋簷下,並建立如同家族一般的親密關係。這一類故事通常投射了擺脫血緣束縛以後,人能否建立更為理想的親密共同體的叩問與想像。

2021/06/09 | 方格子vocus

吃巧也吃飽,在地人的第二個胃要留給甜湯──綿綿鬆鬆花生湯(上)

甜湯,是老一輩人看戲、電影散場後的小點心。這次我們以甜湯作為主角,在風城裡找尋在地人也愛不釋口的甜湯。

2021/06/06 | 方格子vocus

感官的歷史:為什麼200年前的歐洲人對於「敲鐘」異常狂熱?

「敲鐘」在幾百年前是非常講究的事情,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早期的法國村民對鐘如此癡情、如此狂愛?

2021/05/19 | 精選書摘

《日本設計大師研究室》:無印良品藝術總監原研哉,以「不被發現的設計」讓顧客買單

設計源於生活,當我們陷入日常生活的假象時,原研哉先生以其謙虛而又尖銳的目光,尋找日常生活中常見而又未被深掘的設計空間,不斷拓寬設計的視野和範疇。

2021/03/29 | 肆一

珍惜自己的好,願你我都不會變成那個自己所討厭的大人模樣

就像是晴天的雷響、午後的一場大雨,日子不總是好,但相信會有好的一天。我們只能為自己堅強。

2020/12/07 | 精選書摘

《書上設計展2020》:想要就是改變最好的藉口,開始行動不用等

如果把「想的事」除以「做的事」數量換算一下,大部分人應該得到的都是大於1的假分數,想很重要,但如果所有想的,都只在腦海裡翻騰,那現實如常。要有不同,行動是唯一的解方。

2020/12/07 | 精選書摘

《書上設計展2020》:走出自己的哲學,用行動為變動解套

2020年,一場無預警的疫情,打亂了每個人的步調,那怕眼前百廢待舉,但許多可能也正在萌生;當還無解時,與其無謂的煩憂,不如先好好練兵吧!

2020/12/04 | 拾藏:臺灣文學物語

從娛樂商品到青年文化,「搖滾樂」現在是一件值得談論的事了

獨立樂團唱出當代年輕人的心聲,但你知道什麼是獨立音樂嗎?如果一時說不出來,看看1972年的左翼青年李雙澤怎麼定義搖滾樂,或許會得到一點啟發。

2020/09/25 | 精選書摘

《我只是好好生活,工作竟然變順了》:世界並不會因為你「下班後不想工作」而毀滅

我們當中有許多人,以取悅所有人、超越別人對我們的要求(或需求),把自己、甚至是自己最基本的需求擺在最後,以此來尋求成功。這不僅對你、也對你身邊的人有害,包括和你一起工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