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16 | 精選書摘
《不當媽會怎樣?》:妳成為「非媽」是出於選擇還是偶然?
研究指出,不生並非一項單獨的重大決定,而是許多小抉擇的結果。許多人不是明確地選擇不生小孩,只是沒有明確地選擇生小孩而已。
2020/06/16 | 精選書摘
《不當媽會怎樣?》書評:好死,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無後的人們能怎麼辦?
如果沒有生小孩,誰會是你的家人?「當妳決定不生,或妳發現自己不能生,從那一天起,妳就開始學著擔起照顧自己的責任。」理解到「無後」這件事情,或許才能說是真正成人。
2020/05/26 | 讀者投書
少子化與高齡化是兩件事:關於人口危機,日本《未來年表》教會台灣的事
日本常被戲稱為「課題先進國」,因為比起其他國家,日本總更早面對各種未來議題。如今,台灣幾年蟬聯世界生育率最低國家,老年人口也在2017年正式多過幼年人口。少子與高齡問題,正以急起直追的態勢,重蹈日本的覆轍。
韓國瑜爭議一抱,讓人發現台灣是個當貓比當小孩幸福的地方
很多人說生育率低是國安問題,說沒結婚的人怎麼懂得父母的心,但看他們實際的作為,常覺得他們根本沒有把小孩真正的需要放在心上,只認為小孩是父母的附屬物。
2019/11/26 | 李秉芳
【圖表】韓國瑜、蔡英文的「0-6歲國家養」比一比,誰發的錢比較多?
婦女新知指出,預算直接用在托育的供給上,會比直接發錢給民眾來得有用。發錢是最簡單的,提供價格合理品質好的托育系統才是最困難的事。
2019/07/06 | 讀者投書
「孩子國家養」不用靠郭董散盡家財,甚至也不需要加稅
想要取得「孩子國家養」的經費,其實可以從最「最不壞的」地價稅切入,此外,也可解決「地下經濟」讓政府少收的八千億問題,不必依靠北歐稅率,更不用靠誰散盡家產。
2019/07/02 | 讀者投書
照顧者與工作者的兩難:職業婦女永不停歇的「第二輪班」
文化期待的理想照顧者與職場希望的理想工作者,成為壓垮現代婚育女性的重擔。走到一半的性別革命,若沒有政策的繼續推動,恐會停滯不前,照顧赤字將會持續擴大。
少子化並非立即的危機,老年化和自動化才是接下來無比重大的考驗
不管2020年總統大選的結果,在未來十年內,老年化將帶來嚴重的社會跟財政問題;自動化也將引爆危機跟轉機,都是接下來無比重大的考驗。想坐「大位」?假如腦子不夠大,很可能變成皮開肉綻的「荊棘王座」。
2019/02/25 | Project Syndicate
生育率下降造成人口收縮,反而為人類帶來福祉
生育率加速下降將為這些國家帶來巨大的利益,同時也有助於降低全球可持續發展的現實難度。幸運的是,實現這樣的下降並不需要中國一胎化政策那樣令人無法接受的脅迫。
2019/02/11 | 李修慧
匈牙利鼓勵生育:生4胎終生免交稅,買車、買樓有補貼
匈牙利的催生政策還包括,40歲以下,初次結婚的女性能申請約新台幣108萬元的無息貸款,生2個小孩後,就能免除三分之一的貸款,生3個小孩,貸款可以全額免還。
2019/02/11 | 李修慧
匈牙利超狂催生政策:生第4胎終生免繳所得稅,政府還補助你買車、買房
匈牙利的催生政策還包括,40歲以下,初次結婚的女性能申請約新台幣108萬元的無息貸款,生2個小孩後,就能免除三分之一的貸款,生3個小孩,貸款可以全額免還。
2019/01/25 | 盧勁軒
如何利用職能治療RTI早期預防,改善台灣兒虐現象?
今天我們的中央政府說,針對虐兒案要增加預算好能派出更多的基層社工進行探視,但這只是種捨本逐末的提案,最後的成效必定有限,甚至是不夠有效率的,畢竟全台灣兩千三百萬的人口,基層社工就算跑斷腿的行遍全台角落,也不一定能挽救絕大多數的受虐兒少。
2018/11/07 | 區家麟
援助之困惑:子女成群,如何扶貧?
坦桑尼亞的婦女生6、7個孩子是等閒事,在當地做扶貧工作的樂施會很多發展項目皆針對婦女,讓她們有點經濟實力、鼓勵她們自己爭取權益;世界各地的經驗證明,婦女「充權」後,例如學業時間較長,掌握較多經濟工具,生育孩子就自然較少。
2018/08/24 | 黎蝸藤
中國計畫生育是「壞」政策帶來「好」的副作用,取消後會如何?
強制性計劃生育若真要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這當然是大好事。但還是把人民天然享有的權利,變成「國家賦予給人民的權利」,這種做法也令人極厭惡。
2018/08/24 | 黎蝸藤
中國計畫生育是「壞」政策帶來四點「好」的副作用,取消後會如何?
強制性計劃生育若真要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這當然是大好事。惟其背後的邏輯還是把人民天然享有的權利,變成「國家賦予給人民的權利」,這種做法也令人極厭惡。
為什麼可以大喊黃金單身漢,卻不能接受優秀單身女?
「剩女」一詞最先是由全國婦聯(共產黨成立的國家女權部門)於2007年發明,隨後中國教育部便將「剩女」一詞納入官方辭典。從此,中國官媒從便開始大肆宣傳、建構悲慘的剩女形象,甚至把他們塑造成一種社會危機。
為什麼可以大喊黃金單身漢,卻不能接受優秀單身女?
「剩女」一詞最先是由全國婦聯(共產黨成立的國家女權部門)於2007年發明,隨後中國教育部便將「剩女」一詞納入官方辭典。從此,中國官媒從便開始大肆宣傳、建構悲慘的剩女形象,甚至把他們塑造成一種社會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