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05 | 謝子涵
台灣「地方創生元年」之後:看日本政府如何設定發展KPI
台灣經歷過很多元年,從足球元年、電子支付元年到地方創生元年,但卻常面臨雷聲大雨點小的狀況,看看地方創生的佼佼者日本,KPI如何設定、PDCA怎麼評估,可以給我們許多的啟發與反思。
2018/07/01 | 精選轉載
【插畫】打電動八小時太超過,上班八小時好棒棒
部分人士總愛用名稱判斷一件事的價值,休閒無用,加班可嘉,卻不探討真正的內容是什麼。
2018/04/22 | 精選書摘
「超工業時代」的關鍵挑戰:如何吸引並留住遊牧型工作?
一旦當「轉移成本」──意即損失在當地互動中累積之連結關係的代價──變得夠高,這種我稱之為「黏性」的生態系統便能促使企業從此生根。在這個國與國之間吸引企業落腳之一般條件(稅租、勞動權、商業環境、司法保障等)競爭殘暴的年代裡,發展這種具黏性(轉移成本高)的生態系統因此成為一優先事項。
2018/02/12 | 新公民議會
台灣摘完最低的果子後,卻忘了怎麼爬樹
隨著二戰後資本主義制度的發展,人們的過度消費到現在成了消費萎縮,沒有消費餵養,資本主義根本活不下去,但我們卻遲遲無法跳脫出「賺錢=降低成本」的公式。
2018/02/08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下):讓高雄的城市記憶不只是工業和港口
高雄在上個階段的發展中,基礎建設已經逐漸完善,下一步應該由公權力運作引導,進行二三級產業的提升,把高雄的在地文化和技術,和國際連結,在促進環境永續的同時進行產業升級,讓未來的高雄人,不只有「幸福」而已。
2018/02/08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上):效法美英德,高雄的轉型不是天方夜譚
很多說高雄是「幸福之都」的人都帶有一些蔑意,由於產業久未轉型,長期的低薪問題導致留不住人才,市政府不應該只想靠大型建設帶動經濟,而是參考歐美國家「繡帶」的經驗,並建立會合產官學的窗口,由根本加速城市的轉型。
2017/11/16 | 新公民議會
困局中的台灣產業與萎縮的勞權
勞力並非唯一的生產要素,透過產業升級、技術開發等創新產業發展,企業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從而勞工待遇可以獲得提升。但為何近年來勞工權利的修法都不斷的朝著限縮勞權的方向前進?問題就出在,台灣的產業已經快要步入末路-由於企業們已經無法再降低其他生產要件的成本,因此才不斷磨刀霍霍的朝勞工們的薪資與待遇下手。
2017/11/10 | Lo
台灣「缺工」逾23萬,賴清德:上市櫃、外商公司起薪30K太低了
賴清德希望企業落實利潤分享員工,特別是上市櫃公司與國際級公司,希望起薪高一點,這對員工是很大激勵,「上市櫃公司與國際級企業起薪3萬以下都太低了」。
2017/11/03 | Lo
《產創條例》三讀:投資新創最多可抵稅300萬,比新加坡還優惠
此次《產業創新條例》修法,投資者估計,台灣的創新產業未來三年可望吸引100億元資金,這樣台灣的經濟就有救了。
2017/07/15 | 精選書摘
專輯賣不動?那就放上網路讓人免費收聽——Lil Wayne就這樣爆紅了
20世紀可能是專輯唱片的黃金時期,而它是如何盛極而衰的?在21世紀初的音樂產業內發生了甚麼事?這篇宛如小說劇情般的段落,將從饒舌歌手小韋恩(Lil Wayne)和他的唱片公司開始說起。
【影片】為什麼陰屍路第二季會整個「歪掉」?你有所不知的美劇生態系
總是被美劇的獨特題材與性格角色吸引?這是因為各式各樣的影集背後,自有一套美國獨特的產業生態。
【影片】織路(二):上下游互不相認的台灣時尚業,出路在哪裡?
台灣紡織業這麼厲害,所謂肥水不落外人田,台灣的時尚設計師應該也能夠利用這些布料,設計出風靡全球的服飾吧?但是,你說的出幾個全球知名的台灣服飾品牌?
2016/08/29 | 大人學
選一個產業,不如選一個環境
一個你能認可的環境,將能透過環境的正向影響讓你跟著提升自己的思考層級;而一個你能發光發熱的環境,也讓自己較容易被看到,並進而產生價值。
2016/05/03 | 羊正鈺
台大校長:應該讓老師開公司,大學存亡交給「市場機制」
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則擔憂,大學發展衍生企業,長期下來會影響學校和教師只重視「研究有無利潤可圖」,基礎研究恐被邊緣化。
2016/04/13 | 精選轉載
小英「拼經濟的迷思」:教育不是為了經濟服務,但最終會造就經濟
「只靠提名幾位關注公共領域的好立委是不夠的。施政者的思維若經濟掛帥,很容易掩蓋個別立委要求公共化的聲音...」
2016/03/03 | Kenzo
面對紅色供應鏈威脅 蔡英文盼產業整合「組成台灣隊」
蔡英文強調,台灣不大,但完全有本事,可以成為新產品開發、創新應用的全球第一站。她深信,台灣的經濟要走向轉型,會在半導體產業裡面找到關鍵答案。
2016/02/22 | 新公民議會
碩博士的美麗與哀愁:高等教育不是職業訓練所,為何學校要配合產業訓練學生?
高等教育不是職業訓練所,配合企業訓練學生根本不是大學教育的本旨,這種提問與回答蒙蔽了我們對真正問題的理解,更是倒果為因的理解學界與產業界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