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04 | 精選書摘
《職人新經濟》:中產階級的孩子何以渴望勞動階級的工作?
在討論新經濟體系中什麼是「好」與「爛」工作中,「酷」工作占有相當獨特的地位。「酷」工作就算同時是份「爛」工作,也擁有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特殊光環,足以克服或掩蓋其本身的負面條件。
2019/09/04 | 精選書摘
《職人新經濟》:新經濟區隔化的產業、男子氣概與技藝
「享受工作、從中獲得意義」的想法,是後工業時代勞動的基礎。勞動變成通往快樂的途徑,不再是一種責任,也不單純僅是謀生方式。可以說,勞動應該要有樂趣,有意義。
從坐姿與品茗談起:文化,其實就住在你的身體裡
為了研究身體感與歷史文化的關係,余舜德從不同題材切入、也做了各種田野研究。像是從家具的設計流變,研究「舒適感」的歷史脈絡;或是深入雲南藏族部落,親自用身體去體會物質與文化上的身體感差異。而其中一個他最感興趣的題材,是「茶」。
2019/05/04 | TNL特稿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本書座談會精華整理:與觀眾一起走在尋找答案的路上
《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結局播出前一天,呂蒔媛出席在水牛書店舉辦的新書分享會,與書店主人劉昭儀、演員吳慷仁和施名帥深度座談,和大家近距離分享,關於這個劇本、這齣戲的背後,有哪些精采創作細節。
2019/03/29 | 精選書摘
《寂寞田野》:認識馬林諾夫斯基「陰暗面」,通向人類學的知識之道
人類學的奠基人之一馬林諾夫斯基在田野中面對著各種誘惑、軟弱和絕望,其他的人類學研究者也必然一樣——他們需要感到解脫,由此才可以放下道貌岸然的架子,以一種更為真實、謙和、樸實的心態面對被研究者和被教導者。
2019/03/28 | 精選書摘
《寂寞田野》:認識馬林諾夫斯基的「陰暗面」,通向人類學的知識之道
人類學的奠基人之一馬林諾夫斯基在田野中面對著各種誘惑、軟弱和絕望,其他的人類學研究者也必然一樣——他們需要感到解脫,由此才可以放下道貌岸然的架子,以一種更為真實、謙和、樸實的心態面對被研究者和被教導者。
2019/02/18 | 精選書摘
《田野的技藝》:我竟成了所羅門群島眼中的「白人」人類學家
雖然不再超級在意「白人」的稱呼,但那樣的刻板印象卻是我每天生活直接面對的。從進入村子的第一天開始,我是誰——當地人如何看我,而我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就是田野的實際課題。
噍吧哖事件:當活不下去成為事實,抗爭就是義務
噍吧哖事件先被日本殖民政府形界定為「土匪事件」神話,後來更被國民政府形塑成「抗日革命英雄」神話......究竟農民為何武裝抗爭,康豹發現,先前很少人真正去了解這些農民究竟是甚麼「原因」,才敢跟一個現代殖民政權對抗。
2018/07/31 | 精選書摘
《日本縣民性學問大》:所謂的「縣民性」是真實存在,還是刻板印象?
所謂的縣民性,應該多半都屬於刻板印象。不過觀察各種統計資料所顯示出的數據,以及全由特定地區的人所組成之群體後,往往還是會讓人覺得縣民性的的確確是存在的。
2018/07/31 | 精選書摘
《日本縣民性學問大》:該如何理解「偉大的鄉下」名古屋?
愛知縣和名古屋市到底該分開還是一起討論?首先我想試著釐清這點。也就是先讓我們來弄清楚,名古屋的市民性是否等同於愛知縣的縣民性?
人類學學者︰要代入印尼移工處境,才能理解同性關係對她們的意義
很多人會覺得這些在香港的印度女性是「假」的同性戀,但這種分類方法,其實並沒有真的代入到她們的處境、理解這段同性關係對於她們的意義何在。
2018/04/09 | 精選書摘
《浪漫台三線款款行》:旅人只要開口「相借問」,就是融入當地的門票
與當地人聊天,問他們動植物或物產的名稱,旅人會意外享受當地人的人文導覽。「這是在台三線旅行的可能,無比的美好,」陳板說。
2018/03/13 | 精選書摘
《廚房裡的人類學家》:幾乎沒什麼食物比當今的飼料雞更髒了!
前往屠宰場的路程中,十幾隻雞塞進一個小籠子,驚惶失措之餘;牠們互相啃啄,原本沒病的也染了病。最後上到市面的雞肉,依2006年當季的消費者調查,高達83%含沙門桿菌或唾液彎曲桿菌,不小心吃進肚子裡,輕則腹瀉,重可致命。
2017/09/05 | 芭樂人類學
越南北部田野調查的許可——從邀請函到介紹信
我從2014年至今年的越南調查經驗,讓我真正體會到研究許可的重要性。僅以此文提供有興趣赴越南研究的朋友參考,希望後進者可以少走一點彎路。
2017/09/04 | 芭樂人類學
越南北部田野調查的許可——從邀請函到介紹信
我從2014年至今年的越南調查經驗,讓我真正體會到研究許可的重要性。僅以此文提供有興趣赴越南研究的朋友參考,希望後進者可以少走一點彎路。
深入泰北金三角的人類學家:這裡燒給逝者的不是紙錢,而是「假護照」
從人類學這個觀點,也許能夠解釋為什麼在泰北金三角地區的雲南人們,經歷過往的紛紛擾擾,早已無法界定為中國人、台灣人、或泰國人,而對於這些雲南人而言,考量經濟與文化因素,也已發展出各自的身分認同。
深入泰北金三角的人類學家:這裡燒給逝者的不是紙錢,而是「假護照」
從人類學這個觀點,也許能夠解釋為什麼在泰北金三角地區的雲南人們,經歷過往的紛紛擾擾,早已無法界定為中國人、台灣人、或泰國人,而對於這些雲南人而言,考量經濟與文化因素,也已發展出各自的身分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