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7 | 李秉芳
​​​​​​​他逃學又逃家,卻逃不開「衣服」的束縛
他從很小就意識到自己「不喜歡穿衣服」這件事,當初只是單純覺得穿衣服不舒服,後來他漸漸認知到在這個「不允許裸體」的社會文化中,背後更多的是對不同價值觀的壓迫限制,以及對性的污名化。
2018/08/18 | 傅紀鋼
蔡明亮《青少年哪吒》:成功拍出90年代台灣青少年的茫然感
那是個權威被打倒,全球化網路資訊又還未興起的時代。青少年的茫然感,或許是台灣史上最強烈。早一代的五年級生可以反抗教官和威權,晚一點的世代有更發達的動漫文化與流行文化可以認同,因而誕生出無數宅男腐女。但六年級生呢?
2018/08/10 | 亞瑟蘭
生了女兒的同志爸爸,在巴基斯坦鄉間婚禮跳出「女腔」舞姿
「所以,大家都知道費瑟是同性戀了?」老公以一種意味深長的無奈點頭,「大家都知道了。但他也結婚了,生一個女兒了,而且是love marriage。」
2018/06/01 | 讀者投書
三個男人間的糾葛愛意,《大叔的愛》會如何收尾?
《大叔的愛》除了在網路上沸騰、演員們的演技備受肯定,連角色的同款上衣和托特包都賣到缺貨,這不但反映了BL商機的蓬勃,還有社會對同志態度的改善。然而浪漫愛劇本以及對男同志陽光印象的形塑,指出了社會中價值選擇的偏好,收視率的落差也再次呈現了同志所面臨的困境了。
酷兒地理學:同志夜店裡的Asia Pop和C妹文化
Asia Pop令第一次到G Star的我感到相當驚奇,因為台上的夜店客們個個對舞步相當熟稔,且彼此動作整齊劃一、默契十足。但在某些夜店客眼中,C妹之所以是不可慾望的(undesirable),其實是性別(gender)與性(sex)的評價共同交織的結果。
2018/04/14 | 精選書摘
《台北故事》:弟弟抱著母親遺照,求我別愛上男人
他眼眶發紅,極度不安,好像只要我一點頭說是,他就能直接崩潰。這搞得我們倆的角色彷彿是對調過來的,好像今天被發現同性戀的那個人,是程耀青不是我一樣。
2018/04/14 | 精選書摘
《台北故事》:我怕自己是同性戀,但眼前的他是為我特調的一盤好菜
我漸漸察覺到自己在一個最不該不正常的方面產生了異常。我相當恐慌。在發育抽高的時期裡,數不清幾個深夜,我一邊抽筋,一邊又幻想這個祕密在未來某天被發現的場景而失眠。
2018/04/03 | Hornet
揭開G片產業的神秘面紗,日本導演Saki來台分享拍片秘辛
這個春天,PINKeLAB粉紅經濟研究所找來日本最大G片商COAT Corporation的資深導演Saki,來台分享日本G片產業發展現況與趨勢,同時也談到G片分潤制度、台灣在G片產業的角色與機會,以及鹹濕的現場拍片秘辛。
2018/03/14 | 潘寬
無知比疾病更可怕:破解在愛滋議題上對同志的三大誤解
社會的不友善和污名、社會事件在過去媒體聳動地報導,再加上以訛傳訛的謠言,讓不少人將愛滋與同志族群做了錯誤的連結,然而,透過科學邏輯和醫學觀點,我們得以一一將之破解。
2018/03/13 | Abby Huang
衛福部有條件納男同志和曾吸毒者「捐血」,60天後無異議就通過
衛福部食藥署將修訂「捐血者健康標準」,接軌國際,解除男男性行為者「終生不得捐血」的規定,新制最快5月上路。
2018/03/10 | Hornet
蔡健雅演唱會秘密計畫:向交往10年的男友求婚
在蔡健雅(Tanya)今年一月份演唱會上策畫這場高調求婚的主角小銘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如何與主辦單位交涉,讓Tanya在演唱會中為他穿插這浪漫橋段,以及他和男友小玄10年的愛情長跑究竟是如何維繫的。於是,我們決定找他們兩人聊聊。
2018/01/24 | 潘柏翰
「污毒之血」:男同志捐血禁令背後的效益主義思維
面對無法達成政策目的,又持續造成男同志社群污名多年的捐血禁令,政府若無法端出合理的說法來支持維持現狀的必要性,不如及早思考該如何在反同團體的壓力下,逐步鬆綁或是取消此禁令吧。
2017/12/21 | 男性解放
男男性騷擾最常見?這已經不是標題殺人了,連內文都令人吐血
風向新聞在一則報導機構性侵的新聞中提及「最常見的性騷擾發生在男性對男性之間」,讓我們非常好奇。於是我們找了一下研究全文,讀完後對照新聞內容差點吐血。
2017/12/01 | 潘柏翰
在同志社群內談愛滋,打造一個「HIV+OK」的社會——專訪同志諮詢熱線
一個老牌的同志運動組織,在近幾年婚姻平權運動沸沸揚揚之際,選擇在同志遊行的隊伍亮出與愛滋相關的訴求,還為「HIV+OK」舉辦了徵文活動,不禁令人有些好奇:為什麼這個組織如此關注愛滋議題,他們又從這過程中看見了什麼?
2017/10/12 | 馮一凡
對愛滋的仇恨言論似乎在蔓延,網友在想什麼?
歧視與仇恨言論,不僅只是沒有減緩或終結愛滋疫情的效果,反而更不斷地加深這些現象的範圍與規模。有許多愛滋工作者,深怕這些歧視、污名甚至仇恨言論,會大大打擊愛滋防治工作的推展。
2017/09/28 | 江河清
賴清德的言論爭議不在統計數據,而是複製了愛滋與同志的污名鎖鍊
同志團體對於賴清德的批評,不是統計數字上的辯論,或是否認同志HIV感染者的存在,而是要求政治人物、公衛政策不該帶頭延續對於同志與感染者偏見。
2017/04/09 | 楊之瑜
龐貝城「2個少女」翻盤成「少男」,但他們是同志?無法定論
考古學技術日新月異,龐貝古城的「兩位少女」隨著新證據的現身,頓時變成「兩位少男」,因此衍伸出「他們可能是同志戀人」的討論。
2017/03/24 | 精選書摘
六十年後終獲赦免!電腦科學之父艾倫圖靈為何因性傾向被定罪?
這項罪行事實上是「違反一八八五年刑法修正案第十一條的嚴重猥褻罪」。這項罪行純粹以男性身體部位的觀點來界定,而且一體適用,不考慮年齡、經濟優勢,或者行為發生在公共或私人空間等因素。